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小说: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作者: 糯糯啊 更新时间:2020-03-22 21:26:18 字数:8457 阅读进度:23/73

林冬坐在车窗边, 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撕开薯片包装。

“嗯,上车了。”

电话另外一头的声音有些苍老, 但精神很好, 是林冬爷爷算着他上车的时间给他打电话来了。

电话稍远一点的地方还传来一道女声,“是不是下午三点半到啊, 我把汤炖上去。”

林冬听了隔着电话就露出笑容来。

高铁车厢里面的乘客不多,林冬这排双人座旁边就没过来人。他吃了两口薯片看见手机上忽闪忽闪地冒光,左右一瞥周围没人,便飞快地嘬了一口手指, 将指尖上味道丰富的调料也尝了,这才在纸巾上面撇了撇手指, 跟着把手机给解锁了。

是蒋逍发过来的消息。

草莓蛋糕:找到座位了吗?

林冬用一个手指头在键盘上戳戳戳。

咚咚锵:找到啦。

蒋逍那边跟着发来一个捧着猪脑袋揉脸的表情包。

隔了大概也就五六分钟。

草莓蛋糕:在车上无聊吗,我陪你打游戏?

林冬刚在车上买了一盒水果,正往嘴巴里叉果块。

咚咚锵:王者本来就容易抽, 在高铁上打我不得卡得原地漂移么。

他拒绝了打游戏的提议以后,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这才几分钟啊, 蒋逍就说打游戏, 他开飞机也没这么快到家的啊

咚咚锵:你回家了吗?

草莓蛋糕:在停车场。

这完蛋孩子。

咚咚锵:还不快回家, 停车场闷死了你在那儿呆着干嘛。

林冬自己坐在空调车里头吃水果,身心舒畅,也不给弟弟挑刺了。

蒋逍坐在车里面看见这句话, 自动把它理解成了林冬对自己的关怀, 眼睛弯了弯。

草莓蛋糕:嗯, 听你的。

草莓蛋糕:等下车了和我说一声。

咚咚锵:恩呢。

毕竟是蒋逍把他送到高铁站的,到地方以后给人报个平安也没什么。

两个钟头的火车里头林冬身边只中途短暂地上来了一个阿姨,大部分时间里面他刷着新闻看着动漫,将带上来的一堆东西吃了个差不多干净。

到了车站林冬爷爷已经等着了。

林冬爷爷今年已经七十多了,但身体很不错,看上去精神头和六十多的也没有差别。

林冬先看见他,远远就叫了一声,“爷爷!”

林冬爷爷本来双手背后,听见这声爷爷以后立刻拿到身前来了,迎上来就想给林冬把书包接过去。

“不用,我自己背着。”

林冬爷爷就林冬爸一个孩子,林冬爸又早早意外没了,现在两个老人的寄托就全到林冬身上了。对林冬那是千依百顺又惯不够,乖孙说什么是什么。

林冬外公外婆那边也差不多,所以每年假期到两边的老人那边住的时候,林冬就像是进了猪栏等着养膘的猪崽子一样,除了吃和睡什么也不用他干。

晚上陪着两个老人吃了晚饭,林冬又给他奶奶带着一块儿去小区外面的小广场上面转悠。

林冬嘴甜,过去都叫爷爷奶奶,把他奶奶的一群老朋友也叫得笑容满面。

林冬晓得这个时候自己就是被他奶带过去炫耀显摆的,自然要把场面给他奶奶撑住了,嘴巴越是甜,他奶奶也越有面子。

等他奶秀完孙子,顺便跳了会儿舞,两人折返回家时已经是九点多。

林冬手机里头又好几条没看的微信。

有张元哲发过来的。

小胖:【图片】

图片里面是贝贝和宝宝一块儿在小区的草地上面跑。

小胖:贝贝就不像好狗,刚才旁边过路另外一条小母狗,它还想闻人家屁股,吃锅望盘臭不要脸。

林冬没管他对一只狗的攻击,只给人顺了顺毛。

咚咚锵:辛苦了辛苦了。

他回复的时候已经张元哲发消息过来后的十多分钟,张元哲再回复的时候发给林冬的已经是在室内的图片了。图片里面的桌子碗筷林冬都认识,是陈老爷子的。

小胖:陈爷爷做饭这么好吃!!!我愿意给他天天遛狗。

咚咚锵:【斜眼】看穿你了。

不过张元哲和陈老爷子那边把遛狗的事情交接地这么顺畅,林冬也放心了。

剩下的有几条他们班级群的通知,不需要林冬回复。

另外的两条消息里面其中一个让林冬比较意外的就是蒋琦发过来的。

蒋琦:你前几天和蒋逍一块儿吃饭了?怎么不喊我。

咚咚锵:我让蒋逍问你了啊,你不是说没空吗?

林冬奶奶敲门给林冬送进来半个插着勺子的西瓜。

林冬盘腿坐在地上吃西瓜,面上的表情却因为蒋琦的话而有些疑惑起来。

蒋琦那边回复得也快。

蒋琦:他没问过我啊。

林冬没想通,蒋琦那边已经自顾自给出了解答。

蒋琦:唉,估计是他故意的,最近在家里把我都当透明人。

蒋琦:算了不说这个了,我看你朋友圈发的是去你爷爷家了?那等你回来咱们再约个局吧。

林冬应下,心里却依旧没从蒋琦说的事情上完全过去。

所以蒋逍说蒋琦忙没空应约是骗他的。

林冬顺手戳到蒋逍刚给他发的消息里面。

草莓蛋糕:哥哥今天一起打游戏吗?

草莓蛋糕:【猪猪星星眼】

咚咚锵:我都知道了。

草莓蛋糕:嗯?

草莓蛋糕:什么。

咚咚锵:你骗我的事情。

草莓蛋糕:你指的是哪一件?

林冬一口大西瓜刚送进嘴里,眼睛看见蒋逍的这句回复就瞪了起来。

哪一件的意思是不知一件事?

林冬先没细究蒋逍话里面的仿佛刻意透露的漏洞,以他这两天的经验来说,蒋逍很多看似漏洞的话都跟故意为了臊他而放长线钓大鱼罢了。林冬短时间内就吸取教训,不准备掉坑里了。

咚咚锵:前面你哥和我说,你根本没有问过他出去吃饭的事情,你跟我说你问了。

草莓蛋糕:原来是这个。

草莓蛋糕:嗯,我承认。

因为蒋琦前面说过的话,让林冬对蒋逍为什么这么做也有了个先入为主的猜测。觉得是蒋逍为了膈应蒋琦,或者纯粹叛逆期作祟。

林冬有心想要问问蒋逍这个时候和蒋琦的关系是不是还很不好,但是又觉得蒋逍无论如何都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小孩儿,在这方面可能挺敏感,他说到底都是一个外人,再有同理心那也不是当事人。不知内情直接劝别人看开点大度点,这是很气人又自大的话。

他干脆就没说什么,而是在对话框里打字,“那就上游戏……”

这行字还没有打完,蒋逍那边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草莓蛋糕:你生气了吗?

草莓蛋糕:为了表示诚意,我愿意道歉。

林冬没生气,但他不介意听臭弟弟道歉。

咚咚锵:嗯,道吧。

他说着还发了个猪崽抱胸的高傲表情包。

蒋逍的对话框前的“对方正在输入”显示了好一会儿,林冬吃了三四口西瓜了都没看见那边有动静,以为蒋逍反悔了,蒋逍那边才忽然发过来一大框的字。

草莓蛋糕:我为自己的不诚实向冬冬哥道歉,我不该因为想要单独和冬冬哥吃饭看电影就故意捏造事实,下一次我想单独和冬冬哥吃饭看电影,我应该直接告诉冬冬哥。像冬冬哥这么宽宏大度的人,肯定会不计前嫌,既往不咎的。所以最后我再次为自己抱有私心而向冬冬哥表示歉意。

草莓蛋糕:这样可以吗?

什么想单独吃饭单独看电影,话不是什么过分的话,但从蒋逍嘴巴里面说出来的时候就不由让林冬感觉到一股捉弄与促狭的意思。

林冬隔空有点脸红,捏着西瓜勺,很想穿过屏幕朝着蒋逍的脑袋瓜子拍一下。千算万算林冬没想到这还有个坑等他。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发了一个猪崽拿刀的图片过去表明态度。

草莓蛋糕:所以打游戏吗,冬冬哥?

咚咚锵:我打得你稀巴烂。

咚咚锵:不打了。

这会儿要是和蒋逍打游戏,还得和他语音,林冬怕他又说一些奇奇怪怪有的没的。

只不过等林冬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看了眼十点不到的时间,又叹了一口气。

平时这个时间点他还没睡觉,大多是和蒋逍在王者峡谷里面厮杀,冷不丁不遛狗也不打游戏,晚上清闲下来还有点不适应。

算了,都说好了不打了。

林冬把灯按了躺下将被子拉过头顶,闭着眼睛开始睡觉。

但躺了也不过四五分钟他就烦恼地掀开被子又坐了起来,摸过手机打开灯一鼓作气地上了王者号。

不和蒋逍玩不代表他不能自己玩啊。

林冬抱着自立自强的决心,心想自己以前也都是单排上分,偶尔也需要回味一下从前么。

好友列表里面欧阳浩他们头像亮着,已经打了几分钟了,不过蒋逍的头像是黑的。

林冬莫名松了一口气,本来他还是担心自己被蒋逍抓到上线的。那样的话林冬觉得自己就太没面子了。

他这会儿是王者二十多星,犹豫了一会儿林冬还是把排位给打开了。

匹配等待时间很短,就是好久没有自己一个人打排位了,进入游戏的时候稍微还有点不习惯。

林冬在一楼,先选英雄。队友禁了英雄以后就该轮到林冬选了。

“冬冬啊,过来帮爷爷看看这个遥控器怎么回事啊。”林爷爷从外面看见林冬的房间还亮着灯,过来敲门道。

林冬二话不说从床上蹦了下去,过去帮爷爷把换台的事情给弄好了,结果回到房间里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因为他一直没有选英雄,所以系统已经帮他选定了。

林冬庆幸自己是在一楼,无论选什么队友还有商量补位的余地,要不然这局他就得背锅了。

唯一一点就是他最近因为玩瑶玩得多,这个时候系统给他选的就是瑶。

林冬拉开对话框,没看到队友说什么,感念队友没有嫌弃自己的同时又不免有些忐忑。不是自带野王的瑶在游戏里面可不一定和队友能有什么配合,也不一定能指望队友在意他的生死,那这游戏的难度对林冬来说不又增加了吗。

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他们这一局的打野不会带节奏,射手和法师又被对面疯狂抓。林冬动不动被人从队友脑袋上面打下来,在被动结束以后生生等死。有时候残血了想让队友等等自己,让他骑上去逃命,结果队友蹿得比耗子还要快,根本不管他在后面被揍得有多惨。

林冬都忍不住打字了。

咚咚锵:等等我啊,等我的话我上你脑袋,我不会死,你也更安全。

射手和打野正在激情互喷,林冬说的这句话很快被一堆屏蔽脏话的星星符号给掩盖了过去。

林冬叹了一口气,看着家里的三座高地都被推了个干净,心里生无可恋到了极点。

这第一局不过是打了十一分钟就惨烈结束,射手和打野两个人都被系统发送了禁言警告,林冬则是哐当掉了一颗星星。

由奢入俭难是个什么滋味林冬算是体会到了。这种逆风局对于从前的他来说也不过是排位日常,卑微小冬见得多了。然而在体会过无限顺风,全场节奏在自己这边,队友之间和谐友爱的局以后,这种逆风互喷局让林冬觉得心口疼。

林冬有心不打了,但想来想去又觉得心有不甘。他本来不想拿瑶的,毕竟不知道队友实力的局,拿瑶的确不是很稳。

他疏解了片刻的郁闷,随后又开了一局,没注意到在他点下开局的时候好友栏里面多了一个亮着的头像。

进入选择英雄的界面,队友中有两个双排的,开局就在打字聊天。

“把李白禁了,最近被李白打得烦死了。”

“我会啊别禁,我给你秀一把。”

两人这么聊着,队友就果真没有把李白ban了。

林冬吸取上一局的教训,这局没有选辅助而是选了射手虞姬。虞姬有个免疫物理伤害的二技能,在射手之中算是保命能力比较强的。

不过他们这边的队友并没有如愿选到想选的李白,因为对面一楼就直接抢了李白。

队友又开始叽叽喳喳。

“完了完了,对面抢这么快,肯定很会玩。”

“不一定,可能很菜呢。”

“还没打不要乌鸦嘴。”

林冬也觉得没必要多怕,反正他玩虞姬只要注意点省着二技能,并不是多容易被李白切死,再巧妙点说不定杀了李白都不难。

英雄选定,最后几秒钟倒计时完毕,游戏随即进入加载界面。

加载界面里头两边十个人选择的英雄都正对着。

林冬看了一眼,发现前面选英雄时候话很多的果然是一起双排的,不过并不是情侣而是基友。

他本来是随便看这么一眼,也不打算多注意什么,然而眼角的余光从上面一排敌人选定的英雄上面扫过时,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

林冬的视线不断聚焦,最后一直落到了对面李白的人物图像框上。

对面的李白穿的是凤求凰的皮肤,加上个V8标志显得更贵了,当然在王者里面李白这个游戏人物的帅是被公认的,也不是林冬这个时候关心的重点,吸引林冬视线,让他想狂说卧槽的是李白的名字。

草莓蛋糕,名字之前还顶着一个红色的爱心,和此时他玩的虞姬上的另一个红色爱心刚好凑成一对。

林冬此时还抱着一丝丝侥幸,伸手点了下李白的那个红色爱心,期盼着对方只是名字很像的路人,情侣标志也不过就是可能他CP那边隐藏了所以只有他一个人的显示了这样。

然而事实残酷。

等林冬的之间戳动了李白那边的小心心,李白那边立刻就跳出了一行提醒“咚咚锵的恋人”

林冬觉得一记闷棍都要把他给打晕了。

林冬不是没有想过可能被蒋逍看见自己说了不玩却又自己偷偷玩会有那么点尴尬,但完全没有想过在茫茫人海之中竟然能够匹配到蒋逍,而且还要死地排在他对面。

别人的李白玩得怎么样林冬不知道,但蒋逍的李白如果想要从人群之中取他虞姬的性命,估计他就算把虞姬的二技能按秃噜皮了,他也难逃一死。

林冬头一回希望游戏加载的时间能够长一点,长到让他相出一个对策来。

不过游戏加载时间总是有结束的一天,五个游戏人物一跃出现在泉水里面,林冬不得不操纵着虞姬往上路去了。

估计是两边队友都注意到蒋逍和林冬的情侣标志,此时一开局两边队友都哈哈哈了起来。

吃瓜群众一号(孙悟空):哈哈哈哈,虞姬??对面是你CP?

吃瓜群众二号(诸葛亮):哈哈哈虞姬,请问你CP游戏打得好嘛?让我对对面李白的实力水平有个心理准备。

林冬现在只想叹气。

对面的敌人则一直在笑,还开玩笑说这局打完他们这对CP非得掰了。

蒋逍倒是一直没说话。

林冬自己心虚,也没有主动说什么。

他这边对线的是鲁班,小东西挺嚣张,趁着一级有被动又躲过了林冬的一技能,清完兵线以后把林冬压在塔下打。

放在平时,林冬非得被他激起胜负欲和对方较量一下,可此时他还是决定走猥琐发育的路线。

好在两边的嘻嘻哈哈随着兵线的到来结束了,否则林冬还要一个头两个大。

第一波兵线过去以后,因为有了免疫伤害的二技能在,林冬就捶了鲁班几下。小东西这才知道痛,屁颠颠往回跑。

林冬正想要追上去再给鲁班来一下,就看到旁边草丛里面忽然闪出一个人影,白衣飘飘金光闪闪,不是李白是谁。

平时这个李白在林冬这边,是林冬嚣张与浪的资本,但现在情况不一样,林冬一激灵转头就跑。

李白没有走,反而在虞姬身边悠闲地开始打河蟹。

有了打野帮忙的鲁班也重新得瑟起来,迈着短腿嘚嘚嘚跑出来和李白一起打河蟹。

打完河蟹李白并没有直接走,而是转身用一技能直接朝着林冬这边来,林冬吓得直接开了二技能,却没想到李白不过是闪到了他面前,瞬息又退回了原地,然后用二技能躲了伤后悠悠闲闲地回了野区。

林冬搓了搓指尖上的汗水,觉得自己得保持十二分的注意力。

两边的节奏都在往前推,林冬他们射手这一路却分外平和,两边都是清理兵线和平发育。

但其他队友那边就没有林冬这么好命了,李白要是一技能飞过来可不会什么都不做就飞回去。

林冬眼见着自己队友这边一个人头都没开张,就听到系统声音里面传来李白超神的提醒。

林冬本来有条不紊清理兵线的手都要颤抖起来了。

六分钟超神,队友都被打得没脾气了。实力差距太明显,林冬这边的队友们连不服气的心都冒不出来了,看上去脾气好得很,还有空在死亡间隙里面和林冬搭话。

吃瓜群众一号(孙悟空):虞姬,你老公好强。

吃瓜群众二号(诸葛亮):虞姬啊,实在不行和咱哥认个错,咱回去躺不舒服吗。

咚咚锵(虞姬):。。

林冬决定沉默以对。

蒋逍除了前面吃河蟹的那一波并没有再往下路来,林冬也成了他们队伍里面唯一一个没有死过的人。就是三个零的战绩也并不多好看。

对面显然也是注意到了李白并不抓虞姬这点,开了全部说起话来。

吃瓜群众三号(鲁班七号):抓虞姬啊李白,你下不去手吗?

林冬看了一眼两边的经济差距,李白比自己整整多三千,加上蒋逍的操作,李白要是真的过来抓他,他估计有十个二技能也难逃一死。

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明着拒绝蒋逍一起打游戏的提议以后还自己偷摸上线打游戏才造成现在的局面,不是有句话说电子竞技菜是原罪么,所以林冬想这个时候就算蒋逍过来抓他几次,他也都认了。

鲁班七号的话似乎是说动了蒋逍,李白开始经常从红区冒出一个头来在林冬面前晃一圈,要么在河蟹身上刷一套大招,要么在兵线上面刷一套大招,并不对虞姬动手。

但不动手是一回事,给林冬造成的心理压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对面的其他人在推完其他的塔以后也将重心转移到了林冬这边,直接把他逼到了二塔下面。

一塔全掉,林冬这边的野区已经完全对对面敞开了,蒋逍刷野以后往林冬面前跑越发方便,乐此不疲地在林冬面前开大,开到林冬都条件反射地见到李白就放二技能了。

林冬实在受不了了,豁出去了在全部打字。

【全部】咚咚锵(虞姬):你再过来我要打死你了。

鉴于其实对面的其他人也常常往林冬这边跑,他说这话的指向性并不是很明显,对面很快就有人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全部】吃瓜群众三号(鲁班七号):你说我吗?

【全部】吃瓜群众四号(狂铁):或者你说的是我?

避免路人误会,林冬解释了一句。

【全部】咚咚锵(虞姬):不是说你们,我是说李白。

如果是实力相当的局面,林冬说这句话也不会如何。但是两边现在实力相差太大,李白的战绩已经是12-0-5,林冬一个0-2-1的射手说这样的话实在没有什么信服力。

【全部】吃瓜群众三号(鲁班七号):哈哈哈哈,你不看看你的经济杀我都够呛,别说梦话了。

鲁班的确是比林冬高了两千经济了,杀他有难度。

【全部】吃瓜群众四号(狂铁):我觉得你说的事情可能有点难。

林冬也觉得其实不可能,他自己的操作自己清楚。他前面说那个话就是为了表明态度,让蒋逍少到他面前晃悠。

但这话显然并不是很管用,因为林冬刚说完一会儿,对面还没哈哈哈完毕,李白就已经从野区跑到了他面前。

士可杀不可辱,林冬把心一横直接开大招晕了李白一下,然后怂得不行直接开了二技能准备跑路,却没想到李白在他面前一个技能都没放,只是停在原地站着。

网卡了?林冬心里抱着疑问,但刚才被逗得有点过头,加上他们这边逆风得厉害,况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林冬赶紧偷摸A上去。

虞姬的平A一下下打在李白身上,尽管经济有差距,但是李白本身脆皮属性没得说,等对面队友往这边靠拢过来的时候,系统已经跳出了一个击杀提醒。

“终结!”

林冬因为这个击杀直接拿了五百金币,把他都看愣了。

队友则激动地给他鼓掌。

吃瓜群众一号(孙悟空):牛逼啊!李白终于死了一次,我觉得这把又有希望了。

林冬跑回泉水加血,还有点没缓过来。

但事实证明孙悟空显然是高兴太早了,因为随后复活的李白很快在龙坑里面给他们来了一波爱的教育,连着又拿了个四杀。

虽然对面也死了三个,但鲁班和李白还活着,兵线又到他们高地门口了,这把眼见着没希望了。

林冬一个人来回跑清理兵线,累的恨不得多长几只手出来还是另外掉了一个高地塔。

鲁班拿着小炮已经突突突到了他们家门口,林冬的破军还差三百块,这局眼见着要没了。

谁知这个时候李白从野区跑了过来,一套简单的一一三连招其实是很容易能把残血的虞姬杀了的,但他到了虞姬面前以后又是一个技能没放,让林冬手忙脚乱地把他点死了。

再次一个系统提醒。

“终结!”

因为这个击杀得到的金币,林冬的最后一件装备破军就做出来了。

上一回林冬杀李白是两个人单独的情况下,两边的的队友都有自己的事情忙,没注意李白怎么死的。可这一波是一群死人外加一个鲁班看得清清楚楚的。

【全部】吃瓜群众三号(鲁班七号):?

而从开局就没有说话的蒋逍这个时候突然开了全部。

【全部】草莓蛋糕(李白):现在你的经济够杀鲁班了,去让他看看谁在做梦。

【全部】吃瓜群众三号(鲁班七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