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 91 章

小说: 装A的反派是会被标记的 [娱乐圈] 作者: 西瓜炒肉 更新时间:2020-05-23 06:14:29 字数:7276 阅读进度:91/96

顾景明先是愣了一下。

他昨晚实在是太累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 似乎做了许多梦,醒来却又什么都不记得。

如今日光透过窗帘缓缓散射而入, 微尘浮动,静谧无声。

顾景明微微醒了醒神,这才从朦胧睡意中完完全全拔了出来。

“报警?”他皱眉。

“对, 应该是这两天刚报的。我……我也不想打扰你,但我觉得既然看到了, 还是提前和你说一下。”

李夏顿了顿,“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随时回来。”

顾景明咬了咬下唇, 微哑的嗓音随即响起:“谢谢你, ……我明白了。”

他详细询问了一下李夏他家门口的情况, 这才挂了电话。

周遭再度安静下来, 顾景明打算下床,可刚一动,周身便有些酸痛。

顾景明:“……”

昨晚的记忆终于在彻底清洗之后的现在浮现了出来。

原先只是例行的咬一口来作为临时标记而已。

可是昨晚他和段嵊各自的不安全感横亘在其中, 他心中无奈而又酸涩,看着段嵊的反应,这么多年无处落脚的安全感让他下意识想找个方式。

一个让段嵊安心的方式, 一个让他自己也安心的方式。

更何况,alpha和omega之间本就天生互相吸引, 在那种信息素已经全然外放的情况下, 还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没有人能保持理智。

可他和段嵊……

他和段嵊才在一起两天!

“……啊我真是, 居然主动……”顾景明揉了揉太阳穴,“……段嵊呢?”

顾景明这才反应过来。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原先定的早上起来去剧组的闹钟也没有想,他穿着睡衣,睡在自己的卧室里。

床上只坐着他一个人。

时间早就过了剧组的上工时间,却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进来,必然是有人帮他协调请假了。

身上的睡衣也和昨天不是一款。

段嵊是把他送回了房间,还把他收拾了一番吗?就和那天他们一起喝醉的时候一样……

正宗的临时标记都做了,居然还做这种单独把他送回房间的事情。

顾景明一边在卫生间里快速地洗漱着,一边脑海中忍不住猜想段嵊送他回来还帮他换衣服的画面。

他脸色蓦地一红。

待到洗漱完,顾景明本想马上了解一下关于秦宣的事情,门口骤然响起了敲门声。

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过木门传来:“是我。”

顾景明一怔。

他还以为段嵊回家了——毕竟他们的家就在对面,这人没必要待在这里。

他走上前看了门,只见段嵊穿着简洁明了的纯黑短袖,没有打上发蜡的短发利落清爽,窗外打向门前的光照在他的脸上,俊朗卓绝。

段嵊端着白瓷质地的雕花茶杯,对他笑了笑:“早。我帮你泡了杯茶,里头掺了蜂蜜,喝一点吧。”

说着,段嵊便端着茶杯走了进去,轻巧地放在了小茶几上。

顾景明想起自己还穿着睡衣,骤然脸色一红。

“昨天……”这人先开了口,可一转回头来看向他,骤然话音一顿,“剧组那边我帮你请假了,和殷导谈了一下,说我要和你梳理一下剧本,他立刻同意了,今天把一些没有我们两个人的镜头调到今天来拍。

“所以你不用担心,今天可以好好休息。先来喝一点吧,昨天我听你嗓子哑了。”

顾景明:“……你其实可以不要说出来。”

他走上前,坐在卧室的小木凳上,端起茶杯就缓缓喝了几口。

甜香入口,滋润着他有些干涩的喉咙。

是热的。

顾景明眼看段嵊在自己对面坐下,隔着蜂蜜绿茶冒出来的袅袅热气,望着这人的脸。

alpha体格天生比omega还要强壮,平日里打架打篮球他都不逊色,可昨天一番折腾下来,他浑身酸痛,段嵊此刻却看上去比他精神不少。

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明显是刚泡的茶,“我还以为你回去了。”

“没有。”段嵊说。

窗帘已经被彻底拉开,小茶几靠着墙,外侧便是窗外的晃晃树影。空调“嗡嗡嗡”地小声冒着冷气,日光正好。

他们沉默了片刻,顾景明抬眸间,正巧撞上段嵊的眼神。

“昨天……”

“昨天……”

他们异口同声,却又同时意识到了对方在开口,一齐停下。

顾景明其实知道段嵊想说什么。

不过就是克制突然突出了束缚,一下子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无所适从罢了。

说到底,还是他和段嵊各自的不安全感惹的祸。

眼看段嵊认真地看着他,是想让他先说,顾景明也没客气,又喝了几口蜂蜜茶润润嗓子,这才道:“昨天我其实没想太多,只是心情不好了一整天,突然想发泄一下。”

“心情不好?”

“你的心情就好了?”他挑眉。

段嵊果不其然顿了顿,“还行。”

“我们不用这样闷闷地说话,”他叹了口气,放下手中喝空了的茶杯,“你想什么我知道,我想什么,你应该也猜到了。段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什么模样都见过,我们不说清楚,以后你问我过去的时候我也总是想回答你‘秦宣’的事情,我和你交往的时候你也总是会想起当年‘秦宣’怎么样,这样对我们都不好。”

就好像段嵊问他打不打球,他只觉得段嵊提到的是和秦宣认识的时候。

而他随口说一声自己矮,段嵊也总是想起当年不明真相的时候对“秦宣”的取笑。

他笑了笑,“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喜欢你。”

段嵊骤然道。

顾景明一切的言语都被堵在了这句话上。

段嵊看着他,接着一字一句地说:“我想了解的是顾景明的过去,我喜欢的也是一个叫顾景明的人。”

顾景明无言。

昨晚刚在一起之后就这样疯狂,是因为段嵊害怕他转身就走——像秦宣之前那样突然了无音讯,也是因为他下意识将自己和秦宣做比较。

毕竟和段嵊认识了五年多的人是“秦宣”。

方才和李夏挂完电话,这个名字更是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想起。

尽管这是他扮演的角色,但说到底也是他的角色,并不是他。

或许段嵊只是这么多年过来,一朝发现过去的真相,几年前开始的感情再度萌发,这些年知晓他从未害过对方的真相也让段嵊愧疚,所以才让段嵊有了这些情感。

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甚至以段嵊的为人来说,可能性很大。

“那你分得清顾景明和秦宣吗?”他说,语气却好似十分随意,“段嵊,你动心是在三四年前,在你和秦宣还是好朋友的时候,可那个时候你并不认识我。”

段嵊眸光微动,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顾景明眨了眨眼。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段嵊有了亲密接触的原因,今天的段嵊明明只是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私服,发型清爽利落,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是赏心悦目。

片刻,段嵊轻笑了一声,这才接着道:“抱歉,我刚才走神了。”

“嗯?”

“我刚才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太过礼貌地等在外面,等你起床?按照昨晚来开……虽然你嘴里骂着我流氓,但其实——”

“段嵊!”

段嵊又轻笑了一声,“言归正传,你刚才问我,能不能分得清……”

外头似乎吹起了一阵风,吹的窗外高大挺拔的杨树枝桠晃动,摇晃的树影透过窗子投掷在段嵊的脸上,这人微微扬起下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

“景明——我可以这么叫你了吧。”

顾景明快速地眨了眨眼,低下头,轻“嗯”了一声。

可段嵊也没有再次喊他,“我其实一开始把房子买在这边的时候是很困惑的。”

顾景明猛然抬头。

他似乎隐隐约约知道段嵊要说什么了——那是从他换了个身份认识段嵊以来就有的疑惑。

“因为当初你陪我看房子的时候,真的很喜欢这里,甚至还和平常不一样,直接想建议我选这里。”

“疑惑我为什么喜欢这里?”顾景明问。

那确实是他做过不符合人设的事情之一。

“不是,”段嵊反驳了他,“我是困惑,你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表达出来。”

顾景明缓缓睁大了眼睛,淡茶色的双眸中浮现出震惊与迷茫。

震惊段嵊发现的那样早。

迷茫段嵊发现的那样早。

“我一直想问你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你做的一些反常的举动还有很多,比如你其实很喜欢去ktv和大家一起唱歌,看柯斯霸占着麦克风的时候就差伸手去抢了,可你还是一直坐着,什么也没说,连唱歌都不和我们一起唱,每次非要我逼着你来几句,你才能高高兴兴却还要装作勉为其难地唱首歌。

“还有,打游戏的时候,你对胜负比我还在乎,我有次还看到你在偷偷练习。但是赢的时候就非要冷着一张脸,高兴得要死,一句话都不说。”

段嵊似乎也有些别扭,他坐在茶几旁的小木凳上,修长的腿微微盘起,坐得十分拮据。

他双手交叠地放在膝盖上,交缠的指节微微用力。

“我那时候买下这里的时候,想着,以后万一我们成了呢?我一定要把这个房子送给你,然后好好把你这个明明想做却总是冷着一张脸不去做的毛病改过来。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自己办到了。”

顾景明张了张嘴,半晌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他在这一刻之前,还在想着,段嵊是不是曾经对秦宣的感情和现在的亏欠,才觉得喜欢他。

会不会其实他们的感情并不明了清晰。

可是这一刻,他刚才想说的话似乎都没用了。

半晌。

他耸了耸肩:“我还以为我演的很好。”

“是挺好的,”段嵊不假思索,“柯斯他们全都没有看出来,还天天怪我,说你不喜欢这么多人的场合,为什么我总要拽上你——我因为这个被他们批评过好多次。”

顾景明骤然鼻头有些发酸。

他嗓子本就哑了一些,此刻带着晦涩的语调,更显得酸甜苦辣尽在其中。

“是你演技太好了,”他说,“我一直都以为……没有人能看出来。”

“所以你还要问我能不能分得清吗?”

“不问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吗?”

自从段嵊知道他的身份之后,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问这个问题。

之前顾景明不提,段嵊也不问。

顾景明笑了笑:“可以。”

男人立刻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不过我们可能得先解决一件事,我估计这件事也会占用一些你的时间,”顾景明叹了口气,“刚才李夏告诉我,有人报警了。”

“报警?”

“对,报警秦宣失踪了。”

……

顾景明的猜测在当天傍晚就应验了。

今天既然段嵊都已经调出了档期,他本来想趁着空闲回那个市中心的小公寓看一眼,最终和段嵊商量了一番还是放弃了。

此时回去,倘若遇到一些人或者刚好碰上调查的警方,多半会弄巧成拙。

顾景明便让李夏也先回去,他们就当作不知道这件事。

其实他倒是不怕自己的身份出什么问题——这是超出《星途》书中世界的存在,世界意识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出现纰漏,早在离开之前就做好了秦宣失踪被发现的准备。

虽然顾景明不知道这个准备到底如何实现,但如果有人从秦宣的行踪上查下去,最终只能查到十分不好的结局。

他是不期望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所以才换了个身份之后对秦宣对事情置之不理。

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傍晚的时候,因为顾景明和秦宣有一些明面上的资产往来,还有段嵊之前和秦宣的关系,两人都被传唤去问了话。

包括李夏和秦应。

只是这注定问不出来什么。

尽管是段嵊,也是因为和他相处的时间太久,而且将顾景明和秦宣关联到了一起,猜测他们是同一个人,才找到的真相。

即使如此,段嵊从头到尾不过是猜测罢了。

更何况是其他完全不了解的人。

世界意识不可能会留下证据,即便哪里出了纰漏,这个世界的运行也会悄无声息地将逻辑缺漏的地方补上。

他们十分配合地走了程序,这才明白报警的原因。

——原来是当初帮助段曼凝在晚会后台妄图诬陷“秦宣”的工作人员,之前一直在李夏和顾景明的安排下保持联系,后来迫于形势,帮忙“秦宣”澄清后台强行标记omega未遂的谣言,这人却始终担心“秦宣”的秋后算账。

尤其是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他的“秦宣”没了声音,只是李夏来找,而李夏自己也声称再也没见过“秦宣”。

于是这人一个心慌,发现根本找不到人之后,担心是段曼凝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就这样报警了。

只是这件事情注定查不出什么。

顾景明在和段嵊一起提交了需要配合调查的最近行程等东西之后,也十分焦虑地等待着。

因为顾景明自己也不知道,世界意识当初留下的逻辑,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可他们没有等到结果,由于这件事情警方并没有实行保密,他们甚至需要别人提供一些秦宣的行踪信息,秦宣失踪这件事情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了。

柯斯演唱会前一天的晚上,“秦宣失踪”的相关话题和帖子就占据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热门,直接登顶第一,高居不下。

几个不稳定的平台甚至一度崩溃了。

那是秦宣。

是在几次跌宕起伏的诬陷和澄清中,回拢了一大堆粉丝的秦宣。

甚至在几天前,还有综艺节目组蹭了秦宣的热度,溜了一波粉丝,说秦宣会参加,都引起所有人的激动和期待。后来证实是个假料,那个节目组还被粉丝们群起而攻之。

可今天,许多人期待秦宣重新复出的时候,突然一个重磅消息就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甚至还有很多等着秦宣的粉丝们去段嵊和柯斯等人的微博底下求证,希望他们这些曾经的好友能够辟谣。

论坛上的帖子更是刷屏屠版。

【秦宣失踪的事情是真的吗?有没有专业人士给个安心啊!?】

1l:“楼主真的要疯了啊呜呜呜呜好不容易等到哥哥的事情澄清,我还美滋滋地攒钱,想等他复出了去探班,为什么失踪了??好好一个人为什么突然失踪了?几个月前乌翠拍摄《大导师》为他发声的时候,他不是还上线了吗?那之后就再也没消息了,我以为只是退圈了,居然是失踪了???我不信,我真的不信,我也不想相信。”

2l:“我已经哭过了,警方目前给出来的消息是所有联系渠道都找不到人,和秦宣有一些关系的人也都传唤了做了记录,目前根本找不到秦宣这几个月的活动痕迹。我一直在刷新新闻,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排查身份信息出入境之类的了,等消息。”

3l:“我已经睡不着了,这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吗?我不要啊呜呜呜呜!!!”

4l:“路人,我好唏嘘,也为之前我说出秦宣要为自己的复出洗白这样的话道歉,人都失踪了怎么可能还想着复出洗白。对不起,希望你能没事。”

5l:“希望警方能够给力一点,也希望秦宣能够没事。不论这些舆论方面的事情是什么,单从职业水平来看,秦宣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演员,他如果出事了,是演艺圈的损失。”

6l:“现在才发现失联几个月……要是出事早就出事了,人都凉了。恕我直言,在座的都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当初骂人的时候没想到可能给人带来的精神压力?要是我自己什么事情都没做,被人围着骂垃圾废物人渣,我肯定早就受不了了。”

7l:“道歉不值钱,我只希望人平安。”

8l:“不是我危言耸听,真的别抱太大希望……我是相关专业的,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嗯……”

9l:“我还想看他演戏,还想看他冷着脸却努力跟着主持人的要求做互动,还想看着他给我们签名。千万不要出事,看看我们的道歉吧。”

10l:“怎么说呢……我其实觉得,大部分人对秦宣的感情,是当初在网上肆意发泄情绪之后,为了让自己良心过得去的所谓忏悔。但这个对于已经造成的事情来说并没有用,你们也不在乎秦宣到底有没有事,你们只是在乎,是不是你们的行为让秦宣出事了。说到底,自私罢了。”

11l:“楼上嘲讽有意思吗?人都出事了不能安安静静希望人没事吗?我当初没有骂过秦宣,我现在也希望他没事,地图炮收一收行不行?”

12l:“怎么撕起来了?”

13l:“……”

顾景明今天下工以后,就和段嵊在门前的院子里,腿上抱着笔记本电脑正在看着。

小院的秋千旁亮着长灯,灯柱上挂着的驱蚊器发出轻微的响声,周遭草木里传来窸窣蝉鸣。

顾景明揉了揉眼睛,关掉一个帖子又打开了一个。

他刚准备开,站在秋千后的段嵊骤然推了推。

顾景明眼前一晃,赶忙盖上了电脑,“你干什么!我在看帖子呢。”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别看了,看来看去都是那些,我们等结果就行。”

这句话顾景明自己也重复了好多遍。

但他不知道世界意识抽离之前,到底是怎么处理这一处的逻辑,他和所有人一样,对结果一无所知。

“说是这么说,”他叹了口气,“但我真的不想看到现在这样。可能别人觉得我看到这些道歉一定会很欣慰,但我并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看着心里堵得慌。还有那些一直在等我的粉丝……等一个等不到的答案,比知道答案无法挽回来得好的多了。”

段嵊在后头,一手摇着秋千,晃荡中让他没法打开电脑继续看,一手戳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在意那么多干什么?其实你刚才看的一个评论有几句话说的不错,很多人愧疚,其实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但即使十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愧疚,是因为真的在担心秦宣,”顾景明叹了口气,“那我也——”

他余光扫过眼前远门外的大道,骤然在门口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段嵊晃着秋千的手也骤然一顿。

顾景明将电脑放在一旁,缓缓站起,眼看着人走到了他的面前:“……秦应?”

秦应目光深深地看着他。

昏暗夜色下,暖黄色的夜灯照在秦应的脸上,顾景明只瞧见了秦应微红的眼眶。

他们在警局配合调查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之后秦应也没什么消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你怎么了?”

秦应盯着他,语气沙哑:“我真的联系不上我哥,哪里都没有……他到底在哪!?你一定知道,李夏和你一点都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