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灭口

小说: 银鸦之主 作者: 南非巨头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2:09 字数:2320 阅读进度:404/410

正在继续跟踪那管家的亚戈,停下了脚步,一只乌鸦落在了他的头顶的屋檐上。

随即,亚戈退了几步,找了个隐蔽处。

那乌鸦也跟着飞了过来,随即,从那乌鸦的身躯之中,钻出了一道灵体。

一位妖艳的红裙女,出现在亚戈的视野之中。

默希丝。

“怎么了?默希丝?”

“银鸦阁下,菲利普斯街那边出现的人,大概是牧晨人和断裂齿轮小队的非凡者。”

被亚戈掌控的默希丝,无比恭敬地俯首低头,传述着自己看到的景象,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在您让我去监视后,我看到了牧晨人和断裂齿轮小队的非凡者出现了,菲利普斯街31号。”

默希丝略显虚幻的艳美面容上流露出些许紧张,将自己看到的事情流程说了出来。

听到这句话,亚戈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没有发生战斗吗?之前那批非凡者呢?”

“应该是被杀了,我看到警察从屋子里抬出了很多骨头,而后面来的非凡者,离开时是往黎明教堂和蒸汽教会的方向走的。”

在非凡者被鼠群拖入屋中之后才被亚戈召唤出,赶到时老者已经离开的默希丝,详尽地回答自己被赋予监视房屋任务时看到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

亚戈解除了骸棺,默希丝化作灵雾回到了看门人面具中。

亚戈也将那草偶乌鸦收入了怀中。

而这时,修格因的声音循着灵雾传入他脑海:

“你还要继续跟踪吗?”

“当然。”亚戈点了点头,“发生了状况,而那个管家现在也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怪盗感应配合概率之线虽然万能,但是能够进行的指引,也有距离限制的,而且是模糊的,需要加上非常多的限定语句。

面对他从来没有见过,没有印象的目标,像是只知道名字,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这种程度,通过怪盗感应,他能够得到的指引也是相当模糊的,也会得到相当多的感应目标。

比如以“盛装舞会”为怪盗感应的目标,就会指向多个正在举行假面舞会的场所。

就算他加上了限定语句,以“非凡者组织,盛装舞会的成员”为目标感应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盛装舞会”这并不是独特的、神秘侧的专有名词。

最终的结果只会指向有非凡者参与的舞会,然后怪盗感应会指向舞会中的所有参与者。

但当他见到过目标,确认过对方的样子,在脑海中观想对方的模样,再运用怪盗感应,指引的方向就会精确到这个人身上。

如果拿到对方的相关物,就会更好。

如果拿到了相关物,就能够让他在怪盗感应的距离限制之外,通过直接观察概率之线在靠近到能力范围后通过怪盗感应找到准确目标。

他也可以直接通过到处乱跑,通过感应概率之线的方式找到那个昨天差点把他们摁死的“人狼”,但是到处乱跑能够找到需要花时间,而且一个不小心直接撞上的话.....

黄昏途径非凡者能够追踪到概率草人的行动轨迹这一点,亚戈可是印象深刻的。

......

维尔安转头看了一眼:

“该死的灰鸽子,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了,之后得回去告诉老爷.....”

思索了片刻后,他转入了一间衣帽店,换了一身新衣服。

在他走出衣帽店之后,在街道的边角处,他几个堆叠的木框中,他看到了一只面部皮肤皱缩的怪鼠。

同样,在注意到他之后,怪鼠悉索地钻进了小巷。

维尔安思索了片刻,左右看了看,然后走向了那条小巷。

在街边排水口的位置旁边,他看到了几只怪鼠。

他连忙走了过去,走到了那几只怪鼠的前方。

但是......

就在这个时候,他敏锐的听觉,听到了身后斜上方传来了风声。

维尔安一惊,有些生疏地动用了自己的能力,试图闪躲,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前方传来了声音。

那几只怪鼠,向着他扑了过来。

“为——”

一只怪鼠咬在了他的喉咙上,啃下一块血肉来。

随即,一只又一只的怪鼠扑了出来,犹如浪潮一般淹没了维尔安的身躯。

......

循着概率之线,亚戈转入了小巷,但是.......

概率之线,指向了下水道的入口处。

看着这一幕,亚戈不由得有些愣神。

那个管家,是什么途径的非凡者?

虽然说是下水道入口,但是这个下水道入口不是给检修维护人员进入的那种大入口,而是排水口。

对方怎么下去的?

那个排水口虽然破碎了,但是大小上最多只能让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生物进去。

思索了一下,亚戈看向了手杖剑。

不用想,虽然修格因没有那么矫情,但是下水道这种屎尿污水堆积的地方,亚戈自己也是拒绝的。

思索了一下,亚戈动用骸棺,唤出了朗费罗。

对于这个差点杀掉自己然后被自己反杀的家伙,亚戈没有什么顾忌地使唤。

灵雾凝聚出朗费罗的身姿。

“去下面找个人,不要被发现。”

亚戈描述了那个管家的特征。

没有拒绝的能力,朗费罗点了点头,动用了“掠食者”的能力,暂时潜入了幻影界,借助幻影界为跳板,进入了下方的下水道。

不多时,朗费罗便再次出现在亚戈的面前:

“抱歉,阁下,没有发现人,只发现了尸骨.......”

当他再次出现时,却带回来了一堆骨头和一件沾着血污的精致成衣。

然而,看着这些骨头,亚戈愣住了。

他手中的纽扣所指向的,就是这堆骨头,指向了骨头下垫着的衣物,上面还有从排水口上剐蹭的污物。

死了?

几分钟前还活生生出现在他视野里的家伙,死了?

亚戈皱起了眉头。

不过,还有一个状况.......

在这些骨骼之上,延伸出了数量高达近百条的概率之线,向着排水口的位置蔓延.......

而且.....

没有半分灵雾留存。

“灭口。”

结合菲利普斯街发生的事情,亚戈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一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