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小说: 妖精食肆 作者: 子耽 更新时间:2020-03-22 18:36:31 字数:10905 阅读进度:21/70

距离就寝还有时间, 萧康康带着两个店员和一群孩子坐在一块, 教他们编最简单的简易中国结,也就是店里用来装点打包的那种。

简易中国结编法很简单, 是系统里藤编课程的入门水平。艾瑞克之前就已经学过, 纤长的手指翻弄几下, 一个简易中国结就出来了。

身材高大挺拔的罗德劳伦专注着手里的小小草绳。他似乎无论做什么态度都很认真严谨, 很快也学会了。

孩子们虽然也认真跟着学,但是有些兽人血统的孩子捕猎战斗时好用的带有野兽特征的手部, 在藤编时却并不太合适,要完成一些精细动作有些困难。

比如狼耳少年尽管将尖锐的指甲收回到了甲鞘里, 但手掌和指肚略有些粗糙的肉垫似的构造,具有更好的防御力, 但相应的敏锐度就没有那么高。而且他从来没有过做这种精细工作的经验。

他艰难地按照萧康康的演示,努力把小小的线头从绳叩里抽出来, 明明脑子知道该怎么做,可手似乎有他自己的想法, 令他不禁有些迷惑又气恼。

队伍中,几个平时主要的战斗力在编织这件新活计上表现平平, 而几个长得瘦小纤弱的孩子,此时却显露出了他们的长处。

一个平日里只能做些无关紧要的杂事、长期没什么存在感的孩子第一个做出了中国结。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 他的身材很是矮小瘦弱, 没有多少肉的小脸巴掌大,显得眼睛很大。这个孩子此时用小手托着一个小小的中国结给大家看,眼睛里像是有明亮的小星星。

萧康康毫不吝啬鼓励:“非常好, 你学得真快!”

听到来自于食肆老板的夸奖,极少得到表现机会和夸赞小少年显得很是兴奋,兴致勃勃地又接连编了好几个。

到了晚上快要休息的时间,大家已经编出的中国结已经把小篓子装了大半。

“好了,大家去休息吧。”萧康康对孩子们说,“你们今天学会了编绳结,以后可以帮我编绳结换食物。”食肆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客人来购买特产,打包用的绳结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大的。

孩子们有些不敢相信,这样安安全全地待在室内,把小绳打几下结,就能换取食物?放到以前这样的美差事简直想都不敢想,纷纷欣喜地应下。

“明天或许需要你们帮忙给霍尔师傅打打下手,那样的话你们还是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待他们进入到萧康康给他们临时安排的客房,躺在并排放着的不知是什么材质的软垫上时,幸福感达到了巅峰。

有孩子在坐在厚实的垫子上,用手按了几下垫子,惊叹:“好软!”

有的孩子仰躺在上头,全身是从未有过的放松,就连声音都放得很轻软,像是在美梦中幸福地呢喃。

“真舒服,一点都不会硌得慌……”

“而且一点都不冰凉,还有点温温的。”

他们就这样挨在一块躺了一会儿,上方天花板的吸顶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结实、不透风的墙壁让待在里面的人格外有安全感。

“刚刚老板说,睡觉前要关灯。”

“谁去关一下,我不想动。”

“我也不想动,实在是太舒服了我舍不得起来……”

最后睡在最外侧离得最近的孩子去关了灯,顺带把们也关上了。

关了灯之后,屋里也并不是一片漆黑。

窗外的雪已经下得很大,地面和树梢都落上了一层积雪,折映着冷白的月光,素白的光从窗口流淌进来,在地板上照出窗棱的模样。

另一头的墙角壁炉里几块木炭正徐徐闷烧着,偶尔在木炭表面晕染出一点明灭的橙红色微光。

“真好,我们今天不用轮番守夜了,也不用担心有野兽或是别的什么闯进来而不敢睡踏实。”

“而且好暖和,一点也不漏风!”

“耳边没有山洞外呼啸的风声了,我还有点不习惯呢哈哈,实在是太/安静了。”

“如果能一直住在食肆就好了。”

“食肆的店员真幸福,天天都吃那么好吃的东西吃到饱,还能住在这样安全又温暖的房子里。”

“我也想做这里的店员……”

————

次日吃完了早饭,萧康康就带着霍尔和孩子们开工了。首先要做的就是客房的床。

因为来中央森林的旅人都是成群结队的,所以萧康康接受了艾瑞克的建议,干脆弄大通铺,这样一个房间可以睡下更多的人,比较实用,要价也可以更高。

孩子们按照霍尔的指示帮他做些锯木头、打磨之类的没什么技术要求的力气活,萧康康主要负责监工和提出要求。

客房里就不用打衣柜了,用树枝做个衣架能简单挂几件衣服就行了,既省空间又省成本;床下可以放几个大藤筐让客人放置物品。客房里除了通铺,再打个小桌和几个凳子就行了。

萧康康拿着小本子一边想一边写写画画。

然后就是在员工宿舍打一排联排的储物柜,还有桌椅;之后给餐厅再打两张大桌、多打些凳子,柜台加一块板子改造成吧台,再打几个吧台椅……

最后再做她自己房间的衣柜、书桌椅什么的。

店里的生意主要是艾瑞克和罗德劳伦在忙,萧康康督促打家具的进度,有空也会去大厅看一眼;

孩子们跟着霍尔给他打打下手,做些诸如切割、打磨之类的不太需要技术的体力活,报酬就是干活期间可以留在食肆里一起吃饭。

头天夜里的大雪一直下到快中午才见小。森林里银装素裹,到处都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虽然很美,但是来中央森林里旅人们却没有闲情逸致欣赏。

一队行商掸着身上和行李上的落雪走进食肆,洁净干燥的地板被留下一排排潮湿的脚印。食肆的大门敞开,灌进一阵夹杂着雪花的冷风。

他们穿着厚厚的皮大衣和皮靴,里头的棉服把皮大衣撑得鼓囊囊的,戴着皮手套,大衣上连着厚实带着毛皮滚边的兜帽,只有小半张脸暴露在风雪中被凛冽的寒风吹得通红,眉毛胡子都结了冰碴;

脚下皮靴都被积雪浸成了深色,甚至因为地面的积雪太厚,裤脚一直到将近小腿都湿了。

一进入温暖的大厅,没有了刺骨的寒风刮得脸生疼,总算能长舒一口气。尽管冻僵的身体一时半会儿没办法立刻恢复,但在被壁炉烘得暖烘烘的大厅里仍然瞬间感觉活过来了。

“幸好你打听到了传闻中食肆的位置,要不然我们可就要再挨一晚上冻了,到时候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所以我总说消息灵通的重要性。”那人收起罗盘放进口袋里。

他们拉开凳子,把包袱推到桌子下头纷纷落座。

“有什么热乎的饭菜,赶紧上来些,再每人来一杯酒!娘的,冻死老子了。”一个彪悍的大汉大咧咧喊道。

艾瑞克:“好嘞!”

萧康康在楼上正督工,听到楼下的动静下来去厨房帮忙。路过大厅的时候,不少男人的视线都一路追随她过去。

艾瑞克端着一托盘的啤酒过来,貌似不经意地将她挡了挡。

艾瑞克放下啤酒跟着萧康康进厨房了之后,有人捣了捣身旁的同伴,揶揄道:“嘿,看直眼了?”

“说的你好像没看似的。啧啧,这漂亮的小脸蛋儿,奶白奶白的面皮,感觉比咱们上次见到的那个子爵家的小姐还嫩吧?”

“唉,咱们跑这趟生意都多久没碰过女人了,回去赚了这趟的钱,一定要去好好快活快活!”

“小点声,可别嘴上不把门惹麻烦,咱们好不容易有个落脚的地儿!

别看那老板娘长得年轻漂亮,都说她来历和能力都神秘莫测,可不是城镇里路边让你随便吹口哨出言调戏的漂亮小妞,不是好惹的。把你们满嘴骚话和露骨眼神都收一收!”

“知道知道,”他的同伴长叹一声,语气颇有几分苍凉的味道,“这不是憋太久了嘛。”

他们脱下湿冷的外套,扔进桌下专门供客人放衣服的藤筐里,有几个人还到壁炉边去烤烤火。

“哎,之前传闻里没说这家食肆还有二楼啊。”

艾瑞克端着招牌红烧牛肉面出来,闻言解释道:“本店新建了二楼客房,可以住宿。”

这些人本来只是打算支付点钱,晚上就借用食肆大厅休息,休整一下等天彻底放晴了再继续赶路,没想到还有了客房,这些有段日子没有沾过床,都只在野外火堆旁小睡的男人们有些惊喜。

“有几间房?能住下我们这些人吗?”

“目前空房有四个大房间,里头是通铺,每个房间大概能睡下五六个人吧。”

“那太好了,我们要三个房间,多少钱?”

萧康康定价的时候,依据前世旅店在旅游高峰期或者其他客流高峰期的情况会翻倍涨价的经验,以及和艾瑞克商量,确定了房间采取浮动价格——

平时大房间10银币,小房间3银币,冬季是露宿最难熬的时候,价格可以翻一倍;遇到大的风雪天,就三倍价格;如果是元素风暴这种极端天气现象,5倍价格起,因为房间有限,如果供不应求可以价高者得。

留宿在大堂的收费平时每个人50铜币,翻倍参考房间价格的倍数。

艾瑞克望了望窗外一片雪白的景色,“这段时间大房间一天30银币。”

“哇哦……”果然在这里不会便宜。但好在他们不缺钱,每一趟赚得都远远不止这个数,倒不成什么问题,但是还是试图讲讲价。

“你看我们这么多人,三个房间总价将近1个金币了,要是雪一直下下去再呆几天,到时候也太贵了,你看能不能便宜一些?咱们路子多,认识的人也多,回去帮着宣传宣传你们的店帮你们拉拉客源怎么样?”

艾瑞克故作为难,“我只是个店员做不了主,这样,我帮你问问我们老板吧。”

这会儿工夫,门口的风铃又一次携着呼啸的风雪响起,食肆迎来了今天的第二批风尘仆仆的客人。店里一下子更加热闹起来。

这回来的是回头客,一进门就熟门熟路地喊着,“老板,劳烦先给我们倒点热水!”

“好的!”

桌上有现成的干净杯子,倒扣在餐盘上。艾瑞克拎着水壶出来,帮他们倒上热水。

“这两天天气可不好,各位要不要住店?”

“哎?能住店了?我说的嘛店面变得更阔气了,要不是店牌上写着妖精食肆,我差点没敢认。”

“嗯,不过得说一下,现在楼上客房床铺还没做好,目前除了一个房间晚一些能做出来床,其他三间只能提供床垫麻烦客人们凑合一下了,不过价格可以低一点。”

他回头跟第一批客人说道:“刚刚老板说因为床铺的原因,没有床的房间可以给你们打七折。请问你们是要有床的还是没床的?”

没等第一批的行商回答,第二批来的冒险者着急了,“现在一共有几件空房?”

“四间大房,每间能住下四五个人,带卫生间和浴室,免费提供热水……”

没等他说完,冒险者队伍就急急抢道:“我们要两间!”

“嘿,我们先来的!”商队也顾不上讲价了,“我们就要没有床的那三间!”

“可你们还没定,是我们先说的!”

艾瑞克打圆场:“别吵别吵,的确是他们先来的,刚刚已经跟我订了三间房间,不过你们也别急,我们会给你们安排地方住的好吗?

剩一个有床的大房不打折一天30银币,得稍等一下上头的通铺快做好了,你们要吗?”

冒险者们没有犹豫多长时间,跟领队交换了一个眼神,就斩钉截铁道:“要要要!”

这下雪天但凡不缺钱的都不愿意露宿在冰天雪地里,万一一会儿又有别的客人来,此刻不定下来一会儿说不定连一间房间都没有了。

艾瑞克对冒险者队伍说道:“各位先吃饭,吃完饭上头应该做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我再带你们上去。”

他又转向商队,“你们要先把行李送上去吗?”

“好的。”其中几个人从桌底下拖出行李跟着他上楼,顺便去看看房间环境。

楼上霍尔手艺熟练,胸有成竹,加上帮忙的孩子们人数众多又勤快能干,帮着打下手、跑上跑下运材料,工作进度很快。

没到中午,其中一件客房的通铺就做好了,并且孩子们还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床垫”也铺好了。

艾瑞克逐一房间告知卫生间设施的用法和一些注意事项,物品用途在旁边也有文字标识。

这个世界还没有抽水马桶,客人们在惊叹新奇的同时,大概理解为某种传送魔法。不过就系统建筑系统的不科学来说,形容为魔法似乎也并不为过?

冒险者团队只订到一间房,就算打地铺两个人还是住不下,剩下四个人安排在大厅离壁炉比较近的位置凑合搭个铺,在餐厅营业时间后没有订房间留宿的话每人收取一银币50铜币。

虽然不如在房间里住着舒服自在,但好歹比冰天雪地里住睡袋好多了。

有了客房之后,一天之内光是住宿费就赚了约莫1金币,这让萧康康大受鼓舞。

因为天气实在不好,中午吃完饭休息一会儿萧康康就让孩子们回去了,明天再过来干活。

不过虽然下午不用他们干活了,但她还是把当天晚饭的份的面包也给了他们,还给他们拿了一小袋烧好的木炭晚上取暖。

孩子们道过谢,拿着面包裹紧兽皮,飞奔回距离不算远的山洞。

艾瑞克站在柜台旁边看着萧康康站在门口拉着一条门缝捂紧大衣领子,有些不放心地跟孩子们挥手道别。

他抱着手臂轻声道:“她可真是个善良的姑娘,不是吗?”

其他纯血统的人哪里会管区区混血种的死活?更别提为他们着想、担心了。

罗德劳伦“嗯”了一声。

萧康康关上门,搓着手手走回来。大厅里除了食肆的几人,就只有不得不留宿在大厅的四个客人,他们正铺着自己的床铺。其他客人都上楼在客房里休息了。

她带着两个店员去厨房做辣白菜。

萧康康一边和他们两个准备东西,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

“我想把那些孩子也签下来,让他们多参与一些我们店里的工作。以后客人会越来越多,只有我们三个肯定忙不过来,与其再找别人,不如雇佣这些知根知底的孩子。”

“可他们人那么多,都留下了似乎有点难?而且……你不会又要用契约卷轴吧?”

萧康康理所当然:“当然要用。”

反正雇用系统的卷轴又不花钱。

艾瑞克一副你有钱你说了算的服气表情,决定不再讨论这一话题。“那你要选择他们中的一部分雇佣吗?”

萧康康犹豫就犹豫在这,“只雇用一部分似乎不太好,把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留在食肆,相当于削弱了剩下的孩子们生存的力量。”

“的确是这样。”

“总之我们先统计一下能给孩子们安排什么岗位吧,艾瑞克、罗德劳伦,你们两个平时工作的时候,感觉哪里会让你们觉得忙不过来,需要人手帮忙的?”

艾瑞克把洗好的一颗白菜放进旁边的盆里,又拿起下一颗,“食肆的卫生方面吧,一旦客人多的时候,忙着招呼客人,就顾不上收拾卫生,尤其现在还多出来客房,客房的清扫更是需要人手。”

萧康康洗洗手,拿出本子记下来。

罗德劳伦:“厨房,帮佣。”加工速食食品他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但偶尔点餐人数较多的时候有客人点菜,需要有人处理食材的时候会有些仓促忙乱。

“哦哦,厨房帮佣……”萧康康继续在本子上记录。

“对了,现在有住宿的客人,食肆打烊后夜间也需要人值夜了,客人夜间如果要吃夜宵或者有什么事情,在柜台要有人值班。”

“嗯嗯……对了,还有做中国结和打包特产的需求量也很大!可以专门安排人做这个。”

“那干脆把出售特产这一块单独分出来?安排专门的人负责。”

“好主意!”

……

罗德劳伦默默给每一片白菜叶抹酱,偶尔应和几个字,大多都是萧康康和艾瑞克在说。

“总结一下,暂时需要厨房帮佣两人,客房清扫一人,大堂即时清扫一人,后院喂鸡喂狗以及打扫卫生一人,制作中国结和打包一人,出售特产一人,特产收款一人,餐厅及住店结算一人,服务生两人。

一共是11个人。可是孩子有十八个,还有七个没有工作岗位……”

罗德劳伦:“先跟,霍尔,做工。”

萧康康想了想:“也可以。如果需要倒班的话可以把这几个人加入到岗位上去,要是实在没有活给他们安排,还可以让他们学学藤编。

不过店里一下子多出这么多员工,大概暂时不会给他们签店员契约,先签学徒契约,只供一日三餐,不提供住宿也没有工钱。干得优秀的孩子找机会升职成正式店员,住进员工宿舍。

我看一楼员工宿舍大概能放四张单人床,都放上下铺的那种。艾瑞克,一会儿你和罗德劳伦直接把你的单人床搬到楼上单人间去吧,我给你换上下铺的。你们两个先来的,可以先自己选择想要的床位。”

艾瑞克保持着不多问、听安排的原则一口答应下来。

了结了一桩心事,萧康康干起手头的活来也更有劲了,心里思考着哪个孩子可能适合哪个岗位,按照这段时间对这群孩子的了解,心中也大概有了数。

把辣白菜放进缸里腌制,也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楼上的客人陆续下来吃饭或者点餐要求送到房间。三个人又是一阵忙碌,等饭点过了,他们才有时间坐下来吃一口饭。

萧康康饿得直往嘴里扒面条,“还真的很有必要增添人手啊,平时没感觉,客人一多真的忙不过来。”

“是啊。那今天要值夜班吗?”

“Emmmm,”萧康康迟疑地看着两个今天已经忙了一天的店员,“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你们两个轮一下班,明天孩子们上岗了之后给你们两个放一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

“好。”

“今天你们都累了,床改天再搬吧,现在还没入夜,你们赶紧去休息一会儿,我先在柜台看着,等我晚上回房间之前叫你们。这个月多亏你们俩了,给你们额外加工资!”

“谢谢老板啦!”

“谢谢。”

“不客气,应该的。”

萧康康坐到柜台前,艾瑞克在进宿舍房间前,忽然回头叫了她一声,她应声回头。

艾瑞克:“有事情就叫我。”

感受到他的关心,萧康康笑道:“好。”

艾瑞克和罗德劳伦回到房间之后,大厅里彻底安静下来。

偶尔能够听到壁炉里火苗短促的哔啵声,以及睡在大厅里的客人偶尔翻身被褥摩擦的悉悉索索声音。

大厅里的主灯已经关了,柜台后头的墙壁上还亮着柔和的壁灯,以及台面上一盏台灯。

萧康康坐在柜台前继续在笔记上写着计划安排。

在混血孩子里,一直出于领导地位的一把手狼爪和二把手雪在学徒中可以帮她管理其他孩子。

雪比较沉稳细心,可以负责特产专柜这一块,再找两个孩子跟着他帮忙。不过这些孩子应该都没有数学基础,也没有过接触钱的机会,一开始还得有人带着,抽空教教他们算数和练习找零。

狼爪做事认真,在孩子们当中也有威信,可以负责总体监督,比如检查清扫状况、后院的活有没有按时做完之类的。

上次教中国结的时候有个孩子编织很有天分,可以安排到后院做中国结和打包……

在橙黄色的灯光下,萧康康把自己的想法一一记录下来,总结成表格,又拿出一张大一些的纸来把最终稿工工整整地誊抄上去。

“打扰一下,可以点一份夜宵吗?”一位客人从楼上下来,绕过休息在大厅的几个人,走到柜台前轻声说道。

专注于手头工作的萧康康闻声从计划表中抬起头来,“夜间只提供现成的食品,不出售烹饪食物了。”

“现成的都有些什么?”

萧康康拿过菜单指给他看,菜单上的食物图画栩栩如生,“鸡肉或者牛肉火腿肠、大列巴面包、可乐、啤酒……”

“嗯……一个面包,四个牛肉火腿肠,两罐啤酒。”

“好的,请稍等”

萧康康收了钱,从柜台下抽出一个托盘,把客人点的东西都放上去。“齐了。”

“谢谢。”

“不客气。”

萧康康接着在柜台后头坐到后半夜两点左右,除了那个买夜宵的客人,就再没有其他事情了。

她感觉上下眼皮有些打架了,就去轻轻敲了敲休息室的房门。

“艾瑞克……”

屋里隔着木门传出闷闷的一声带着沙哑睡意的应答,没一会儿披着外套的艾瑞克就出来了,他轻手轻脚地带上了身后的房门。

艾瑞克领口最上头两粒扣子位置微敞,头发匆匆随意束在脑后,两鬓有些凌乱的碎发。

他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未褪去的睡意,看向萧康康的眼神却没有丝毫不耐,十分温和;刚起床微哑的嗓音在宁静的大厅里被压得更低,在这样安静的夜里更显得有一种别样的温柔。

“辛苦了老板,你去休息吧。”

“你值两个小时左右就去叫罗德劳伦换你吧。”

“嗯。”

“那我先上去啦。”

“嗯,晚安。”

“晚安。”

萧康康扶着木制楼梯扶手在壁灯微弱的灯光和窗口斜照进来的月光中往楼上走,无意间侧头看了楼下大厅一眼,艾瑞克正站在柜台外头,仰着头看着她走上楼。

直到楼上传来一声轻轻的关门声,艾瑞克才转身进到柜台后头坐下,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

第二天依然会很忙,萧康康睡到六点钟就在闹钟声里艰难地爬起来了。

餐厅的正常营业时间是早七点到晚七点。但因为很少会有客人一大早光顾食肆,就算是住店的客人早餐也一般都简单吃一口,加上萧康康也不想每天天还没亮就起来准备早餐售卖,所以需要加工的炒菜之类的从上午九点之后才会提供,其余时间只提供快餐。

混血孩子们这段时间不到七点就来食肆报到,萧康康早点起来跟他们说一下雇佣他们做食肆学徒的事情。

她洗漱收拾好下楼的时候,楼下大厅已经有稀稀拉拉级几个客人下楼吃早餐了。艾瑞克和罗德劳伦都在忙,孩子们也已经到了,正等在角落的位置,还有几个孩子主动去帮忙端茶送水。

“孩子们,过来一下。”

等那几个帮忙的孩子放下手里的东西过来,萧康康把他们带到比较僻静的休息室一侧的走廊上去说话。

“你们也看到了,现在我的食肆扩建还有了客房之后,只靠两三个人可忙不过来。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愿不愿意在食肆做学徒?”

“您的意思是……要雇佣我们全部人?”

“没错。”

“我们能每天都有工作了?”

“太好了!”

“那我们以后是不是都可以在食肆吃饭啦!”

“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食物了!”

……

少年们喜形于色,忍不住叽叽喳喳喧闹起来。

萧康康示意他们安静,“我跟你们说一下学徒的待遇,你们再决定——

学徒没有工钱,只提供一日三餐;你们也看到了,我这暂时没有多余的房间,所以需要你们白天过来,晚上回去住;

每天早上七点前到岗,天黑前回去。现在冬天傍晚五点多天就擦黑了,那么暂时你们四点左右就下班,早晚饭我每天发给你们带回去,这样就不用太过早出晚归,早上吃完了过来,晚上回去吃,中午的话在食肆换班吃饭。”

少年们都听得十分认真,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她。

萧康康:“一开始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有些事情我会慢慢教你们做,岗位安排也会在工作中视情况进行适当的调整。

如果有做得特别优秀的人我会酌情考虑将他晋升为正式店员,每个月有工钱可以领。你们觉得怎么样?如果觉得可以,我们就可以签订契约啦。”

孩子们脸上都写着急迫,恨不得立刻一口答应下来,但还保留着习惯目光灼灼地看向狼爪等他作出决定。

狼耳少年虽然竭力克制,但眼睛里仍然掩饰不住热切,一字一顿道:“我们相信您。”

两方利落地达成契约之后,萧康康就开始分配工作。

“你们两个跟着罗德劳伦在厨房做帮佣,除了打下手,也跟他学学加工快餐;你们两个跟着艾瑞克在大堂做服务生……”

她把自己的安排大概说了一下,着重嘱咐雪:“雪负责特产专柜,我会先带着你做,你熟悉一下收钱和找零,最开始我会带着你做。”

还好食肆升级之后有自动记账功能,否则她恐怕还得教出个账房来。

狼爪:“那我呢?”

“你暂时先熟悉一下所有人的工作流程,如果有什么问题及时反馈给我,人员安排需要调整的话也告诉我。”

她对剩下没有分配到岗位的几个孩子道:“你们几个这阵子还是跟着霍尔帮忙一起做家具,等忙完这件事我再看看给你们分配什么工作。”

萧康康扫视一圈,“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

“我们会努力工作的!”

……

“现在大家去吃早餐,你们两个跟我过来领面包和牛奶。吃完早餐我们就上工啦!”

然而孩子们第一天上工难免会生疏忙乱,不过还好大堂和后厨有艾瑞克和罗德劳伦两人统筹指导,特产专卖这边萧康康盯着,偶尔也在店里带着狼爪私下转转,了解、审视各个岗位的工作情况。

孩子们都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学得格外认真、干活也卖力,到了下午已经初步适应了自己的岗位,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

萧康康中午歇口气吃饭的时候,才想起来把给学徒们准备的统一样式的套装和围裙拿出来分给孩子们。

套装是从系统家居商店购买的价位比较低的基本款衣服,材质耐脏耐磨。衣服虽然不厚,但是在烧着壁炉的食肆里干活并不会冷。小学徒们穿上工作服、戴上系统订制的有食肆标志性中国结图案的围裙,显得更像样了。

穿戴统一之后,少年们更加切实地感受到自己已经成了食肆的一员,腰板都挺得更直了。他们很爱惜自己的工作服和围裙,下班摘下来之后都要整整齐齐叠好放在员工临时的储物箱里。

等过几天霍尔还会给他们做一个一格一格那种员工储物柜,暂时决定到时候放置在休息室旁边的走廊边上,学徒们就都有专门放置个人物品的地方了。

当天晚上,萧康康根据排班表留下了轮到值夜的一个孩子,其他孩子就拿着食物返回他们的山洞去了。

以后值夜的活就交给这些孩子们了,并且规定每次值夜之后可以休假一天。

因为夜间可能有人下楼来买东西,而这些少年们都没有学过算术也几乎没有进行买卖的经验,所以目前轮番值夜的就是特产专柜组跟萧康康学习收款的几名学徒,她因此还在这组多加了两个人。

白天的时候萧康康已经教了他们简单的收款找零,幸而柜台直接出售的商品就那么几样,而这组的成员都是她特地询问过狼爪和雪,挑选的脑子比较机灵的孩子,基本没什么问题。

再者萧康康还能查看系统自动录入的账目,如果出现问题随时能查出来,到时候再进行指正和教导。

她送走其他孩子,安排好了夜班,对艾瑞克和罗德劳伦说道:“这两天你们都累坏了吧,今天学徒们上岗第一天接受得还挺快,明天你们休息一天吧,补补觉,多睡会儿,活计都交给学徒们,我来看着就行。”

艾瑞克:“可是他们还不太熟练,如果我们不在不排除会出现一些小状况,你一个人看着会不会太辛苦了?”

罗德劳伦也认真地看着她,脸上带着询问的神色表达着同样的意思。

“放心吧,我不会逞强的,如果我真的应付不来,会请求你们帮助的。”

“好的。”

晚上孩子们四点钟左右离开食肆之后,餐厅除了一些还没吃完的客人,还有一些喝酒闲聊的人,大堂上依然十分热闹忙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萌萌 2个;糖果罐、千秋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公子渊、想吃咖喱饭 10瓶;2豆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