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微机岛-自制鱼竿

小说: 星海天王 作者: 鬼鬼大王 更新时间:2020-02-28 11:00:38 字数:2212 阅读进度:112/378

找到好了块小铁件后,我便带回木屋前,升起火,和前几次一样,开始锻铁,虽然工艺简陋,最终还是做成了一个不怎么向样的铁质弯勾,因为弯勾造型简单,所以过程也不是那么难,只是有点费力,我需要一个好的铁匠可以为我工作,兴许我还能给他点食物作为报酬,这是我的临时的一个幻想,但我什么都没有,只有百号,但多数事还是主要我来操刀,百号作为辅助。

而我,也俨然成为一个木匠兼职铁匠,一个初级的拙劣的劳动员。

在这岛上,也至少得成为一个初级的捕猎能手,还有拙劣的医生,探险家,生存专家,地图绘制师,天气测绘员,虽然岛上的地图只是在我脑中形成罢了,早前,我就想过需要能找到笔墨,虽然我有龙鸟羽毛作为笔但缺少墨水,不过我可以利用海洋捕获到的乌贼作为制作成墨汁与食用,这些都是早前的想法。

但现在发现神奇的事就是早前的很多想法都在实现,这也让现在小岛困境中的我以鼓励,给与心灵的一些微微的满足与欣慰,但也有一些想法现在也没有或者还没实现,比如造船,找到突然消失的博士,找到我与百号的身世还有消失的记忆。

当然,岛上发生的事,闲时,或者不经意间便会不自觉再次想起。

冶炼制作好铁钩之后,那勾柄,我还特意制弯,但由于工作较为细腻,我只能将其固定成半弯状态,但这时已经可以合格地将钓鱼线与铁钩和木杆连接绑起来,但这时我又犹豫了,到哪里找线呢?而且必须要有一定韧性的线,这时我第一反应是帐篷布,但那已制作成床被单,而印有直立人的黄布也已制作成毛巾与浴巾,而以前的旧毛巾,一个制作成口罩,另外一个当做抹布,所以现在用布做钓鱼线就没有可行性,但是又没什么好材料,我陷入短暂沉思,然后想到,其实也只能靠这个藤条了,这藤条,像是万能一样,只要灵活运用,它可以涉及,帮助到方方面面,越是在岛上越多天就越明白,总之,我需要一根较为细小的藤条作为鱼线,而且藤条韧性极好,不容易断,甚至它可以制作成木筏,在浅水上游行,但估计它也有段保质期,虽没有防腐设备,用品,但也是可以保质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在这荒岛上,它就像生命的灵力一样,在风中飘摇,在雨中游荡,纤纤的躯体,却饱含韧性不屈的品格,在别的地方或许它是不起眼的存在,但它在这岛上却犹如黄金之条,总之,它帮到过我,我在心里感谢于它。

设想完便执行,我便去了龙鸟培植基地,找了棵较为年轻的滕树,采割了几条较为纤细的藤条,接下来,就要准备将其连接绑在一起了,待会,一件拙劣但可能有用的初级鱼竿就要诞生了。

之后,回到木屋前,我将那细藤条将其绑紧在了铁钩柄环中与鱼木杆顶部处,这时一个原始拙劣但又可行的初级鱼竿便制作完成了,但我并不急着试钓,这时我需要尽快先完成口罩的制作,因为明天清晨的行程,便是和百号同去第三地洞的探索。

初级钓鱼竿制作完成之后,百号也看了看,觉得我的创造发明不错,虽然它是拙劣的,但不管怎么说,我心里也是有一阵的小开心,那种微微的成就感,让我自得其乐,而我告诉百号,我即将要制作一副口罩,让明天早上我与她一同第三次进入地洞有更好的条件。

而百号经过休息之后也精神了一些,心里感到欣慰的同时,我也开始将另外一副毛巾拿起,将钓鱼竿放置在屋内角落,那毛巾,要制作一副口罩,这毛巾,需要将其裁剪成一半大小,然后需要一条细带子将两端绑上串联起来,虽然目前没有剪刀等工具,但我还是缓慢地将其制作完毕,用了那把匕首裁切,我需要一个实用的口罩,仅此而已,似乎在这个孤岛上,外表什么的,就不需要太多的装饰,它需要简洁实用,仅此而已。

制作完之后,天色也要渐渐黑了下来,天色一旦有点黑,我的思绪就变得比白天敏感很多,特别是这开口的地洞,就一直摆在这里,也尤其令我感到恐惧,但百号,美丽的百号,姑娘,在我身边,很多时候,这些恐惧,便消除很多,真的,很多时候,在我身边,她便向一个天使,守护着我,岛上这一段日子,心里也是很感激她的陪伴,要是没有她,甚至我会很郁郁寡欢,十分孤独,而且让我敏感的黑夜显得恐惧受怕,这岛上,身旁若是一个人也没有,真的会是一件特别让人恐惧,又有点绝望的事情,仿如隔绝于世,莫名其妙地死去,或是生存已久自然地死去,似乎可能一直下去都不会让人察觉,想想都让人感觉悲观。而死去,还不能安心被生前的人入葬,更是让人悲观。

这口罩制作完后我还试用了一番,觉得还算过得去,明天早上,沾点水,带上之后,就可以减少糜香对于百号的过敏性侵烛,而下午制作的钓鱼竿和口罩我也觉得满意,还有不久抓捕来的新鲜龙鸟,我与百号,我们的生活,轨迹充实踏实,目前为止对比之前。

天色渐渐黑了起来,我们一如常往升火烤起肉来,我想到了明天,准备挖点蚯蚓,捕捉海类,最向往的就是含有维生素的海鱼,我渐渐觉得我莫名的缺乏一些营养物质,为了更健康强壮的身体还有欲望,我明天准备大量的时间用来钓鱼,或许需要很多的耐心,但我已准备好,或者,其实钓鱼本身就是一项乐趣行动,我也很开心,主动去做它。

夜晚降临,海风依旧习习,岛还是一样的岛,人还是一样的人,其实也没什么太多太大的改变,甚至我的充实感更强比以往,心里其实也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滋味,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岛上很是平静,心如止水,但又不像是波澜不惊,像是期待着什么,但又有种似乎要安于现状的稳定感。

但现在的我,还未到暮年,总觉得,有些冒险与经历,似乎在引导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