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天空赌场

小说: 我与首领宰有个约会 作者: 临初 更新时间:2020-03-26 11:26:04 字数:3660 阅读进度:82/94

十三年前的大战以后, 战胜国决定斥资修建一所造型极其豪华的高空悬浮设施以供民间娱乐,名为「天空赌场」。

游客需要乘坐专门的直升机进入赌场特定的停机坪,在随行人员的带领下去到前台登记, 才可在这所庞大的赌场里挥霍自由与金钱。

赌场的日流量突破近两万,聚集在各式赌桌前的人群里, 其中随处可见不少想要放手一搏的落魄绅士, 以及钱多到没地方花的纨绔子弟来到这里消磨时间。有些人一夜暴富,当然也有人一霍千金打了水漂,每日呈报到经理桌面的流动交易额统计出来的数目,多到了可以让人闻之瞠目结舌的程度。

名以上,这不过是个仅供民间人士娱乐的场所, 实际上却是战胜国为了起到监督和威慑效果才修建的建筑,是在国际法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管制的‘独立国家’。

——这就是刻在普通人价值观上对于所谓「天空赌场」的定义。

霜叶此刻正待在这座「天空赌场」最深处拥有最高权力地位的总经理办公室。

因果戈里的一句胁迫, 不得不临时离开店内,跟随着空间移动来到这个陌生场所的她, 没想到第一时间见到的不是谋划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而是一位意想不到的老熟人。

“……西格玛?”认出他来的霜叶蹙了下眉,短暂打量了一圈房间的摆设后收回视线,朝坐在办公室中央那张天鹅绒单人沙发的长发男子冷声道:“费佳呢?”

语气就跟来寻仇的一样,准备磨好必备的四十米长刀灭鼠。

“我还以为你见面会想要跟我聊一会,就像以前一样……”

或许是她开口就问别人位置的话有些过于中伤了这位青年, 被忽略的他眸色遏制不住地如同云海在时时翻涌变幻。片刻后, 他忍不住闭眼清理情绪, 待到彻底恢复正常才重新张开了那双覆盖云翳的眼眸。

“好久不见, 霜叶。”

西格玛努力抛开了以往两人相处时的情感,在这里摆出了一副疏离的态度,公事公办地放沉语调对她说:“陀思他现在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但你既然来到了这里,想要知道些什么的话我或许可以为你解释。”

可他摆出的这副模样,却让霜叶为之一顿。

“你……还好么?”

看出他状态不对,霜叶不禁关心了一句,她本身其实并没有针对他的意思,针对的只是费佳那个弟弟而已。

天人五衰里,除去当时与她是恋人身份的陀思以外,跟霜叶最亲近的人其实不是和她玩得来且总是口头调戏的果戈里,而应该是西格玛才对。

这是个没有‘过去’的、值得让人怜惜的孩子。

因为他的人生是从三年前才开始的。

自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大脑全无记忆的他手里攥住的并非关于自己的任何信息,而竟是一张通往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的站点的单程票。

就像是从小说中途才开始的男人一样。

没有‘过去’,也不知道‘未来’究竟如何,一路因为自身好用的异能而浑浑噩噩的被人利用、流离失所,即使来到了这个组织,也无法确信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但或许是被那副无家可归、无比眷恋着归属的气质所吸引,霜叶对于这个天人五衰里唯一的良心一度感官良好。

听见她的那句话,西格玛脸上的表情在一刹停滞,如愿得来想要关怀的他被触动了柔软,险要无法遏制般露出一个快要哭泣的软弱破绽。

可他最后却强行收住了,撇过了头,在霜叶面前克制着破碎的悦耳音色低语道:“……老实说,我现在就好想哭着落荒而逃……但是我不行,不可以这么做。”

片刻后,西格玛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

“你今天过来,是有‘其他东西’想要问我吧——不要再拖延了,浪费时间在这里可是你的损失。”

在他的坚决之下,霜叶不由得也收敛神色,进入了正题:“行,那就说一说,果戈里转告给我知悉的‘你们得到了【书页】’这件事具体是怎么回事了吧?”

她正是被这一句话给吸引到,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一切,先行一步赶来了这里。离开得太匆忙,也不知道太宰有没有注意到她留下的消息。

「天人五衰」这一组织的中心无疑旋绕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恐怖阴谋,得到【书页】这种事情非同小可,霜叶根本不愿想象这样的道具落到「天人五衰」他们、甚至费佳那个男人的手里,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或许下一秒就是末日来临。

“这件事是真的。”西格玛说。

霜叶的心脏瞬间就飞速沉落到了冰寒的深渊。

而西格玛继续说道:“你知道这座「天空赌场」的来源么……原本「天空赌场」是十三年前战胜国在秘密会议上决定建立的提案,但是无论是哪一个谍报机关,他们都得不到某些情报——那就是关于天空赌场究竟是谁以何种目的来建立的。”

“甚至是它的建设技术、资金来源都无从查起……而现在,它却是我的所有物,是我的‘家’,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长发青年玉石般坚硬圆润的声音不断掷落在地,把房间内的氛围敲击得更为安静,就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漩涡在凭空诞生,要把人类的灵魂吸纳献祭到黑洞里。

“「天空赌场」并不是在十三年前建立的,是你们得到【书页】以后写上去的设定——”

明白过来这层涵义的霜叶感觉自己呼出去的气息都凝结成了霜,充满了冰冷刺骨的寒意:“你们,究竟想要在之后做什么?”

“你之所以问这个,是依旧站在同样‘天人五衰’一员的立场问的,还是出于其他?”西格玛沉声说道,掌心这时撑在了天鹅绒椅的扶手,终于借力站起了身朝霜叶走近。

高端皮鞋踩踏在大理石上的声响清晰可闻,很快在耳畔荡开一圈圈沉重的涟漪。霜叶不发一语,导致周围的气氛即刻变得像是绷紧的琴弦。

许是不愿以这种面对敌人针锋相对的态度来展示在霜叶面前,西格玛脸上的表情缓缓放柔,尽力以无害的姿态伸出掌心停留在两人之间的半空。

“看在我们过去的情面,我就不进行追问了。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情,还是由你自己亲眼来看会更清楚一些。”

他的异能是【能将自己触碰的人‘最想知道的情报’跟自己‘最想知道的情报’进行交换】,只要握上他的手,那些迷雾内尚未看穿、正在进行中的阴谋诡计,都会在触碰的那一瞬间得到。

可面对唾手可得的答案,霜叶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

她的眸光在眼前那只白皙干净的手指上流连数秒,而后又冷静地落到了青年紧张的脸庞之上。

“这也是费佳交待给你的任务一环?”

霜叶在这时谨慎地飞速运转着头脑,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动。

——他还是那么不会说谎。

面容俊秀的青年闻言,银白发丝覆盖的那边额角不由悄然淌落下一滴冷汗。

“你很清楚,我在异能集团「天人五衰」里是最不具备战斗能力的男人……既没有你和果戈里那样的才能,也没有陀思那样的心计,我只是个无所作为的一介‘凡人’而已。”

长发青年说着垂下了眸,视线仿若胶水般死死粘在了地面的某一处,他此时抱着自己的胳膊,音量近乎于无地说:“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二人,就算交换情报后出现什么意外,你也能及时就地将近距离的我击杀,不是么?”

所以她根本不必担心,真正处于弱势那方的人,一向是他自己。

感觉真像被关在了笼子里啊……但是如果这个笼子就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归属,那么他就算被困缚住也甘之如饴……

正当西格玛如此悲哀地想道的时候,霜叶朝前走了一步,一下子就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使得鼻端几乎快要碰上她发顶的西格玛吓得下意识往后瑟缩了半步。

“你说得确实没错……你在我面前战斗力就跟0.2鹅没什么差别,力量甚至比我的现任家猫还要弱。”

霜叶轻声说道,音色恬淡寡欲得宛如竖琴因微风拂过的颤动:“但是我要纠正一点。”

“凡人又有什么不好?我热爱的,就是所谓的凡人。”

而不是‘圣人’。

这是一步险棋,但是如果能顺利得到费佳计划的全貌,那么就有必要走一趟。

西格玛在此刻露出了怔然不解、而又微微透露出痛苦的复杂眼神,他似乎无意识地想要收回手,可霜叶却趁这个机会紧握住了他修长的手指,让他无处可逃。

“不要……”他心有不忍地喊出了声。

可这一瞬,庞大的情报量顺利倒涌入了霜叶的脑海当中,令她的瞳孔中心骤缩成了一点小小的银芒。

不好,原来费佳他想要做的居然是……

霜叶被剧烈冲散的意识只来得及停留在这半句话上,紧接着便被拥挤的记忆量淹没,视野一黑,整个身子往西格玛的方向软倒。

她的手掌在潜意识似乎想要往上抓取着什么,掌心覆盖在了西格玛的面前。

在那仿佛放慢了动作的冰凉温度即将降落的那一刻,西格玛险要以为自己会在下一秒丧命在她的触碰之下,可那曾轻而易举夺走他人性命的指尖最终却只是点在了他的下巴一侧。

雪花一样冰凉凉的。

然后失去所有气力,手指穿进了他发丝之间的缝隙里,抓着那一把头发顺应重力滑到了银白发梢的末尾离开。

西格玛伸手接住了霜叶的上半身,睫羽微颤,整个人的神情几经变幻。

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

是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