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贼? 上

小说: 他是妖王 作者: 修澜 更新时间:2019-04-03 05:20:56 字数:2277 阅读进度:54/280

实验了很多次之后,无论是被雷劈一下亦或者是不成功,白尘总算是稍微掌握了一点诀窍了。

这一次,白尘开始在自己的掌心重新凝聚雷电元素力,渐渐地成型变成了一个雷球。

白尘看着手中闪耀着的雷球,感受着天地之势的浩大,在白尘的感知之中,仿佛是掌握了最好的那一个时机,他将手中的雷球扔了出去。

“哗啦啦!”忽地一道惊雷跟着白尘扔出的那一个雷球就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顿时尘土飞扬,落下来的雪都被炸开,四散飞溅,露出了地上黄褐色的土地。

白尘看着自己的手,惊喜地呼喊道:“哇,我竟然成功了。”

之后白尘突然玩心大起,似乎是想要报复寒江之前没有提醒自己,而让自己被雷劈的一箭之仇,白尘在手中开始凝聚另外一个新的雷球。

“轰隆隆!”天地之间一声巨响,雷球被白尘向着寒江那个方向扔了出去,一道惊雷瞬间跟踪者那个雷球劈到了寒江和莉娜的身上。

一阵酥麻感传遍了周身。

白尘看着莉娜和寒江懵逼的样子,顿时忍不住了:“哈哈哈哈,你也尝尝被雷劈的滋味吧。”

“白!尘!”寒江几乎是从牙齿缝里面吐出的这两个字,然后化身喵咪向着白尘的方向迅速奔跑过去。

而莉娜本身就是雷电属性的,在预感到白尘调动雷电能力的时候就注意到开始防御,反而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于是莉娜就像是看戏人一般瞧着寒江和白尘在不远方战斗。

寒江以猫的身体对付这白尘,白尘本就修炼不久,自然是要被寒江虐的。

白尘本就不是寒江的对手,况且现在寒江还在气头上,变成喵咪之后,异常敏捷的寒江不一会儿就把白尘的衣服扒个稀烂。

无奈地抽了抽嘴角,白尘只好举手投降。

“哼!叫你以后还敢欺负我。”站定之后,寒江又恢复到了人身,假装生气地冲着白尘说道。

“不敢了,不敢了。”白尘赶忙开始认怂,但是嘴上认怂了,身体却还是在缓缓地动着。

白尘开始暗暗地在手上聚集雷元素里,一点点蓝光出现在了白尘的手上,他突然出手,因为寒江没有防备着白尘,却是被白尘拍个正着。

白尘一下拍在了寒江的背上,雷电之力从白尘的左手迅速窜流在寒江身体上面的每一个角落,寒江瞬间就瘫倒在了白尘的怀中。

这一次白尘没有用自己体内的雷元素里引动天地之间的雷元素力,而是将本来拥有的雷元素里疯狂倾入到寒江的身体里面。

强大的电流流窜在寒江的体内,她的肌肉顿时就使不上劲儿了,瘫软在白尘的怀中。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白尘坐手扶住寒江的后脑勺,右手却是摸上了寒江的腰肢,同样的强电流输入到寒江体内。

感受着一阵阵酥麻感传来,寒江不自主地开始颤抖身体。

就在寒江无力反抗的时候,白尘找到了那两片柔软的唇瓣深深地吻了下去。

寒江立马羞红了脸,但是却不能反抗,身体上面像是触电了一般传出来的阵阵酥麻感让寒江感觉自己简直爽到天上了。

嘴上的舌头被白尘欺负到角落,只能本能地回应着白尘的吻。

在远处的莉娜看到了这一幕是害羞又吃醋,只好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再继续看下去。

看欺负寒江差不多了,白尘就收回了手上的雷电之力,然后起身看着寒江。

只见寒江面色潮红,眼神迷离不已,丝毫没有力气,用那种幽怨而娇嗔的眼神看着白尘。

“你还敢不敢了?”这次换白尘问寒江说道。

寒江咬咬嘴唇,还是说道:“不,不敢了。”

“好啦,乖,我们回家吧、”白尘揉揉寒江的头,然后带着寒江和莉娜回到了家中。

……

到达了家中之后,白尘发现晓娜和李玲玲却是没有在家,一打电话问了一下,白尘才知道李玲玲带着晓娜去超市里面买今天想要买的菜了。

白尘坐到沙发上,寒江因为刚才被白尘一顿欺负,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不一会儿,李玲玲就带着小萝莉回家了,李玲玲牵着小萝莉,手上还提着很多菜,看来今天晚上的晚饭是李玲玲做了。

每每想到这里,白尘就一阵轻松,总算是有人接替了自己煮饭的这件事了。

可是接下来去了阳台的李玲玲却是走到客厅问白尘:“白尘啊,你有没有见到我晾在阳台上面的衣服啊?”

白尘却是疑惑地说道:“没有啊,怎么了嘛?”

“啊,那糟糕了,我挂在阳台上面的衣服不见了,有你的还有我的衣服呢。”李玲玲抱怨地说道。

到阳台上面一看,白尘确实发现自己挂在阳台的衣服怎么不见了?!?

自己的衬衫还有李玲玲的裤子,本想说晾在室内的衣服在暖气的辅助下应该干了,所以李玲玲正准备去取衣服,谁知道衣服竟然不在了。

“难道家里面进了贼?”李玲玲疑惑地说道。

“让我来试试。”寒江变成喵咪,然后冲着阳台的气息嗅了嗅,果然闻到了一股陌生人的气息。

寒江开口说:“家里面果然有人来过,但是气味从窗子那里就消失了,现在外面下着暴风雪,是觉察不到了,追踪难度将会十分巨大。”

“别担心,偷衣服不偷钱,想必是没有安什么怀心思,不用担心的。”白尘安慰着众女说道。

现在是寒假时间,白尘和李玲玲他们也都基本在家,接下来的几天那个贼好像真的没有再来了。

而李玲玲却是说起了:“白尘,你发现没有我们家最近似乎是来了一个邻居。”

“这么说起来好像真的是来了一个邻居,看来哪天我们要抽空去拜访一下那个新来的邻居了。”白尘说道。

其实说来白尘也十分纳闷,照理来说,这样高级的小区住宅不应该出现贼的,那么这个偷衣服的小偷是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