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不堪的家伙

小说: 神界帝祖 作者: 半钱白苏 更新时间:2020-05-24 07:24:10 字数:4609 阅读进度:271/311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白莲看向傲天的眼神中,那一抹同情之色更加深厚了一眼,道:“傲天妖皇,再往前行,你将步入万劫不复之地,想必你自己也是清楚的。”

傲天没有立刻理会白莲佛祖,他先将冷心竹放开,见冷心竹眼中有不解之色,这才微哼一声,道:“我抓你来,只是为了救别歌一命,没有其它意思。”

别歌看了傲天一眼,神情虽冷,但眼中却存在着一丝感激,道了声“多谢”,随后看了冷心竹一眼,发现她仍然那般冷漠,心中一酸,想说的话到了口边,硬是又咽了回去。

而此时,傲天已经看向了白莲,微微昂首,神情高傲,道:“白莲佛祖,本尊之事,还用不着你佛界来管。”

白莲道:“本座只不过想提醒傲天妖皇一句;万妖王显旧人沉,竹篮打水一场空!”话毕,他不愿多说什么,似乎也明白傲天此人的心志坚定,非是自己所能打劫。当下转头,看向了别歌,道:“别歌,一万年的沧桑苦楚,你真的还未尝够么?”

别歌微哼一声,还未说话,突然,虚无中,传来一阵阴恻恻的嘲笑之声:“白莲,你有什么资格在此教化他人?”

这个声音话毕,傲天、别歌、冷心竹、巨虎,无不是心中一惊,声音来得如此突然,这个人想必也就在这附近,可是,他们竟然没有谁感应到了对方一丝气息。

只有白莲只是略微惊讶,随后喧了一声佛号,眉宇间,透着一丝无奈,叹息道:“黑莲,想不到你早就来了!”

“不错!”

这个声音话毕,虚无中,便就出现了一团黑云,云中,有一个盘腿坐在一朵黑色莲台上的中年男子正在勾唇讥笑,正是那个自称黑莲佛祖的黑莲魔君。

他目光一一扫过傲天与别歌、冷心竹三人,随后单手微抬,一蓬黑雾将巨虎笼罩其中,后者口中发出一声震天怒吼,但片刻之后,便被那团黑雾炼化,消失无影,独留下一把金光闪烁的宝剑,正是天邪剑。萧风残一怔,随即再次大笑了几声,道:“原来如此,那好吧,在下不问便是了。”潇潇洒洒的在沈遗风对面坐了下去,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双手举杯凑向沈遗风,笑道:“‘无名’兄,请!”

沈遗风一笑,道:“请!”举杯对饮了一杯。

几杯酒下肚,二人已经打开了话题,便听萧风残笑道:“无名兄气息内敛,实在深不可测,想必定是一位罕见的修真高手吧?哈哈,当日在三清观中,在下虽未看见无名兄的庐山真面目,但想来无名兄也已经见过在下了?所以咱们眼下也不算陌生之人了。”

云溪脸色微异,心道:“原来在三清观中,他早就知道我躺在横梁上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微笑道:“我看萧兄才是真的深不可测啊。当日你若早些出手,以金大通的身手而言,只怕多半不是你的对手的。”

萧风残神秘一笑,道:“无名兄,此言差矣啊!当日在下若是将通天指夺到手,只怕未必便能像金大通那么幸运的逃走了。”

沈遗风一怔,道:“呵呵,萧兄果然聪明绝顶,你说得不错,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无论谁得到通天指,只怕都不是一件什么好事的。”

萧风残笑道:“不过金大通的土遁术倒也极是厉害,居然在那许多绝世人物手中逃脱,单单这一件事,便已叫他扬名九界了。”沈遗风一笑,还未说话,便听萧风残又道:“对了,无名兄到这余杭镇来,可也是为了那七叶花仙而来?”

沈遗风点点头,坦然道:“不错,想必萧兄亦是如此吧?现在余杭镇上可来了不少高手,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都是同一个目的。呵呵,难不成这金大通果真也在余杭镇么?”

萧风残道:“金大通是否在余杭镇倒是没有人知道的,不过我猜他一定会到这里来倒是真的。”

沈遗风哦了一声,道:“萧兄何出此言?”

萧风残神秘而笑,低声道:“因为传说中记载着七叶仙花路线的藏宝图便在余杭境内。金大通若想得到藏宝图,自然便要到这里来了。”沈遗风背着妖女走着走着,前方忽然传来一丝七彩色的光亮,趴在他背上的妖女眼中掠过一丝明亮的色彩,隐隐透着一丝欣喜,急声道:“呵呵,沈遗风,快过去看看!”

沈遗风并未停下脚步,转过一个弯,入眼处,乃是一个溢彩流光的神秘山洞,洞中的空间大概有方圆三十丈余,顶部钟乳成林,时有水珠滴答滴答的自尖尖的石乳上打落在地,溅起一朵又一朵的晶莹水花。

空气中,四处扬溢着庞大的由灵气组成的七彩云气,缥缥缈缈,美丽无方。

在靠近西南的位置处,沿着绝壁处,生长着一株一尺来高的神秘奇花。

这奇花茎如儿臂,雪白如玉,其上长有七片晶莹剔透的叶子,七片叶子分别有红、金、黄、绿、青、蓝、紫这七种颜色。

而那花朵,却是与白莲类似,只不过它的花瓣极厚,像是由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白玉雕刻而成,精致唯美,其表层,又散发出柔和的华光。

更为神奇的是,以这朵奇花为中心,另有一个色彩斑斓、三丈方圆的结界,结界之上,七彩流转,仙气充盈,给人一种超尘脱俗之感,恍如梦中幻境。

乍一看来,这朵奇花简直便是一见千古罕见的艺术品,天然自成,是任何艺术家都要为之惊叹的天之灵宝,若叫他们知道这世上有这么样一朵奇花,只怕其之爱意,要较修真之人更为强烈得多了。

看见这朵奇花之时,沈遗风与妖女也明显呆了一呆,恍惚是痴了!

过了良久,妖女的身子似是因激动而微微颤抖,虚弱地伸手向那朵奇花指了一指,道:“呵呵,沈遗风,快,帮我摘了它!”

沈遗风眉头一皱,至此时,便是傻瓜也能猜得出来,那便是传说中的七叶仙花了。叹了口气,他道:“算了吧,它在此亦不知修炼了几千几万年之久了,咱们若是夺了它的本体,那它往日的辛苦,便都一切白费了!”也不知过了多久……

风更冷,水更寒。

月至正中,西湖之中的那一叶小舟之中,此刻显得如此的寂静,简直静得让人害怕。

冷冷清清的天地之间,隐隐透着一丝凄凉之意!

船舱中,‘龙神’哼了一声,望着地上那一丝不挂、已然没了生命气息的柳亦柔,他嘴角挑起一丝冷酷的笑容,嘲弄的道:“柳亦柔,你不过是弑神身边的一个婢女罢了。我万花情乃堂堂邪界少主,能够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分,不想你竟如此不知好歹,不愿与我配合。嘿嘿,也罢……”说话间,他蹲下身子,抓起柳亦柔的一只右手,用指甲轻轻划破了柳亦柔的右手食指,在旁边写了两个歪歪曲曲的字:“龙神”!

万花情虽不知道柳亦柔的书法风格,但他知道,人在临死之前写出来的字体,模糊不堪,却也没有谁能够瞧得出来。

做完这些,万花情便出了船舱,身影掠起,穿云破雾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夜更深!

风起江水寒,月光照涟漪!

这里是一处山峰,月色下,有个身着铠甲的中年男子站在峰顶。风拂发起,神威凛然,却不是魔天是谁?

一道身影自天飞落,带起一股风力四下飞卷,飞落在魔身身后,这人正是万花情。

魔天转过身,神情淡漠地看了万花情一眼,道:“事情办得如何?”

万花情邪魅一笑,道:“已经办妥。魔尊,弑神眼下可去了西湖?”

魔天点点头,道:“去了。”

万花情松了口气,抬头视天,嘴角挑起一丝讥笑,道:“龙神夺去属下邪尊之位,着实该死!这一次,弑神想必是要将他恨之入骨了。嘿嘿,只要龙神一死,这邪尊的位置自然也该回到我万花情的手中了。”

魔天微微一笑,道:“你是邪界少主,这邪尊之位,本就该属于你。”

“多谢魔尊。”万花情感激道:“魔尊助属下恢复神志不说,如今魔尊又出此奇策,挑拔弑神与龙神关系,好叫弑神杀掉龙神,替属下拿回原属于属下的东西,这一切,属下都是铭记在心的。待有朝一日,待属下夺回邪界至尊之位,自然便会全力配合魔尊,一统天地九界!”这突然出现的几十位高手,正是浩气盟与戮魔盟这两大联盟的高手了,其中浩气盟高手阵营极为庞大,分别是凌天凡、金相、玉灵、玄真子、玄心子、玄道子、风神、张子正、张问天、张问道、张问尘、斩妖佛尊、除魔佛尊、佛道仙、玉琴、玉铃。

戮魔盟加蓝灵在内,便只有安南子、紫兰、青儿、慕白、李萧长六人而已。

除了浩气盟与戮魔盟高手外,附近也隐藏了不少修真之士,这些人均是因弑神制造出来的天之异象,而赶来查看情况的人,此刻因看见浩气盟与戮魔盟这两大人间联盟联同时出现,是以便自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现身了。

此刻,弑神面对两大联盟二十多位绝顶高手,脸神仍是那般淡漠如水,即没有一丝人类感情,也没有一丝惧怕之意,一双血色眼睛里,充满了冰冷万分的戾色。

“哦弥陀佛!”金相径直走到了静慧大师的尸身前,念了一段经文,随即左手挥出,洒下一道金光,照在了静慧大师身上,但见静慧大师的肉身,竟缓缓化作点点金光,慢慢的飞了起来,在半空重新组成一个淡淡的金色身影,这金色身影双手合什,念了一声佛号,道:“多谢圣佛成全!”

众人皆是看得目瞪口呆,只有玉灵面含慈悲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静明大师先是一呆,随后猛然全身一震,万分激动地道:“啊!师兄你……你……修成正果了。”说话间,又猛地转头看向金相,颤声道:“原来是圣佛降临,弟子当真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圣佛见谅!”

金相微微一笑,转头看了静明一眼,却未说话,随即视线转身半空中的那道金色身影,道:“静慧,你千年修炼,一心向佛,历练重重磨难,早已堪破贪、嗔、痴这人世三毒,并最终领悟佛法的深奥内涵,虔诚之心,感召天地,如今业果已成,我便助你飞升成佛罢!”

“哦弥陀佛!”金色身影不悲不喜,再次双手合什。“怎么,你不相信?”魔天冷笑一声,不屑地道:“那你尽可对我全力一击,看看你是否能伤我分毫!”

遗风一怔,道:“当真?”

魔天轻轻点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狤之色,微笑道:“我堂堂魔界尊主,岂能言而无信,自然是当真了。”

遗风见魔天一付漫不经心的模样,知道此言绝非信口浮夸,心中吃惊不小,但好奇心使然之下,却也有心想要试上一试,看看那号称远古第一神器的“太虚神甲”是不是果真有这般威力,当下冷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希望你可莫要后悔!”

“本尊自然不会后悔!”魔天满脸轻蔑之色,道:“不过,咱们可否打上一个赌?”

沈遗风道:“赌什么?”

魔天淡淡道:“若你无法伤我,便答应我,从今往后,听我差遣,我叫你往东,你便不能往西,叫你往西,你也不能往东。你可愿意?”

遗风眉头微皱,显得有些凝重,道:“你要我成为你魔界中人么。”

“不错!”魔天道:“你可是不敢打这个赌?”

遗风沉默着,缓缓的闭上了眼,脑海中掠过无数个念头,以他如今的修为而言,全力一击之下,力量之强,便是他自己也无法想象,那怕是个铁做的人也会被打得粉身碎骨了,更何况魔天还是有血有肉的人?

半响过后,魔天嘲弄一笑,道:“怎么样,你可考滤好了么?”

遗风骤然睁开眼睛来,眼中精光闪闪,神色变得异常平静,道:“若你输了呢?”

魔天道:“你开条件,只要能够答应你的,本尊都可以答应!”

遗风沉声道:“当真?”

魔天点了点头,道:“本尊绝无戏言!”

正在这时,忽然,一道红衣身影自天而降,飞落在魔天身前,正是柳飘飘!

她看了魔天一眼,神色平静之极,恍惚对于魔天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身上穿了一件神奇宝甲之事均是毫无一丝好奇之心,便像是失去了魂魄、行尸走肉中的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