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巫祖

小说: 神界帝祖 作者: 半钱白苏 更新时间:2020-05-23 07:26:17 字数:4545 阅读进度:270/278

冷笑一声,巫天瞪着沈遗风,在沈遗风还未开口之前,冷叱道:“沈遗风,你我还有一场未了的战斗,咱们继续来!”话毕,周身忽然光芒大灿,口中大声颂念道:“巫祖之链,万法无边……”

巫天念到此处,突然,共工忽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消失在了原地,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光柱,向着巫天猛冲而去,但听得“轰”的一声,撞击在了巫天的护体光罩之上!

“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传了开来,巫天直接被共工这一撞,给撞得护体真气碎裂,整个人宛如天外飞石,飞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共工这一出手,不但沈遗风吃了一惊,便是地面上观看的几个人也同时大惊不止,便是连向来心如止水的剑奴也是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随后才渐渐平复下来。

巫阳与巫冥二老,更是大惊失色,其中,巫阳满脸恐惧地道:“能有如此大力者,舍他无人,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当年他头撞不周山,致使天地倾斜,如今再度重生,他……他意欲何为?”巫冥也是舌头不自觉的打结,又补了一句,道:“我们,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巫阳点点头,心里也是怕得要死,因为共工早已修炼成魔,非是当年的巫祖,其性情变幻莫测,凶残狠毒之说,在巫神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下二话不说,两个人齐地化作两道流光离去。

半空中,沈遗风眼中异光闪烁,深深的看着不远处的共工的背影,心中十分震撼,暗忖道:“想不到邪灵域一别,他如今的修为,竟然变得如此强横。”

其实,共工真实的实力,较现在还要强,只不过他以元神体重生,占有了巨侠的肉身,虽然经过一段时间修炼,已经恢复了当年的六七成修为,却仍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由始至终,眸梦也不曾移开过视线,仍是那般含着浅笑、温柔地凝睇着沈遗风,中间一段小插曲过后,她又重复的问道:“沈遗风,你,可愿意娶我?”远方云气缥缈,沈遗风与二女御剑行空,留下三道长长的云气,眨眼间,便去得不知影踪。

飞行之中,黄诗琪转头,向着沈遗风古怪地看了一眼,仍有些醋劲未祛,道:“遗风,你跟那眸梦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冷心竹闻言,也飞近了沈遗风,一脸古怪色地看着他了。

沈遗风脸色颇为尴尬,苦笑道:“你们不要误会,我跟眸梦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黄诗琪道:“那她怎么可能会要嫁给你?”

沈遗风无奈一笑,道:“只怕我也无法解释了。”

冷心竹浅浅的笑了下,却没有说什么。

黄诗琪却噘了噘嘴,不满地道:“遗风,你可当真是天生就有女人缘啊!”

沈遗风继续保持着那一抹尴尬的笑,不说话了。

冷心竹忽然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个眸梦的美貌,倒的确是罕见之极,却不知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沈遗风沉吟了下,道:“她是神族的人。”

冷心竹与黄诗琪均是一怔。

黄诗琪满是疑惑地道:“遗风,那这眸梦跟剑奴前辈口中的神王不就是同族之人了?”

沈遗风摇头,苦笑道:“只怕多半是如此了。哦,对了,剑奴前辈离去前,可有跟你们讲过些什么吗?”

黄诗琪似乎想起了什么,道:“遗风,你不说师姐都快给忘了。”说话间,单手一引,祭出了一个长约四尺,宽七寸,不知什么材质,模样古朴,雕刻有龙凤古纹的盒子,递向了沈遗风,这才续道:“这是前辈让我给你的。”

沈遗风将盒子接过,打量了几眼,并以神识钻入盒中探询了一番,登时感应到了成千上万道磅薄的剑意,在盒子中来回纵横,不由满是惊讶,道:“师姐,这是什么?

黄诗琪笑道:“这是,前辈说这里面装了一万八千支宝剑。”

沈遗风虽然感应到了里面的确有无数的剑意,但却没有想到竟然装了这么多把剑,顿时脸色微微一变,道:“什么?”冷心竹看了沈遗风一眼,善解人意的她,很快便明白沈遗风心中所想,她又何尝不也是担心呢,当下轻声道:“遗风,不如咱们去戮魔盟看看吧,如何?”

沈遗风一笑,道:“好。”

“不好!”乌鸦赌气道:“本尊才不会再回去呢。”

黄诗琪呵呵笑道:“我们可没有要求你回去啊。”

沈遗风却道:“好了,臭鸟。咱们回去,是看看你口中那个李萧长的为人到底怎么样,你不是说他别有居心吗?咱们一起去查证查证。”

乌鸦闻言,当下立即点头,道:“好。那本尊带你们去吧!百花宫毁灭以后,戮魔盟一直在寻找新的基地,虽然早已选了个地址,但却一直在扩建中,不久前方完全建好!。”

黄诗琪道:“那是在什么地方哩?”

乌鸦道:“在江陵城。”

沈遗风点点头,几人交谈中,已经御剑,取道江陵方向而去了。

※※※

数日后,江陵城!

江陵城地处长江中游,江汉平原西部,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粤,古称“七省通衢”。

自古以来,江陵城便就有文化之邦、鱼米之乡的美誉,它的前身为楚国国都“郢”,从春秋战国到五代十国,先后有三十四代帝王在此建都,历时五百五十年。

江陵物产丰富,经济繁荣。春秋时就是华夏南方最大最繁华的都会。楚国鼎盛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始终在江陵。江陵自古人才荟萃,名流辈出。繁华的纪南城是楚国的文化中心。

经风历雨,如今的在这妖魔乱舞的乱世中,江陵城仍如往日那般繁华景气了,街道上行人往来,如车水马龙,各般店铺小摊,多不胜数,热闹非凡!

沈遗风、冷心竹、黄诗琪跟着乌鸦慢慢走入城中,看见这一番景象,心中均有感慨,没想到这妖魔乱舞的人间大地,还有如此太平之城,恍惚每个人都不知劫难将临一般。“是安兄跟蓝灵来了!”沈遗风一笑,走过去打了门,便看见了安南子跟蓝灵一起站在门外。

“蓝灵,安兄,进来说。”沈遗风让开了一条路。

“好!”蓝灵与安南子进来后,先与黄诗琪及冷心竹也打了个招呼,这时,沈遗风再次关好门,走了过来,道:“蓝灵,安兄,发生了什么事情?”

蓝灵脸色微有些凝重,看了沈遗风一眼,蹙眉道:“沈大哥,凌天凡带领的浩气盟高手不久前已经去过咱们戮魔盟了。我按你的意思做,并没有拆穿他的真实身份,好叫他带着一张虚伪的脸、总能替这人间多做些好事……”

沈遗风脸色微异,点头道:“原来他是来找你的啊。不知道所谓何事?”

蓝灵有些发愁地道:“他们带来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说是丰都城、冥界通往人间的结界入口,已经出现了裂缝,虽然被他们及时发现,派高手镇压了结界,可仍有不少怨灵逃到了人间,眼下正四处作乱,危害苍生。”

沈遗风与黄诗琪、冷心竹三人均是脸色变了一下。

冷心竹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黄诗琪道:“关于这点,浩气盟方面暂时也没有弄明白。只听说有一个神秘人闯入了冥界,杀了许多冥兵冥将,并将十八层地狱通通打开,放出了所有的怨灵。好在他们浩气盟高手及时赶到丰都,将冥界通往人间的结界重新封印,这才暂时阻止了一场浩劫,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沈遗风面色凝重地道:“那凌天凡来找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蓝灵道:“凌天凡希望能够与咱们戮魔盟携手合作,共同挽救这场劫难!”

黄诗琪奇道:“凌天凡会有这么好心么?”

冷心竹与沈遗风也是直皱眉头。

蓝灵道:“事关重大,不管他是出于何目的,但是我也不能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吧?”

沈遗风沉重地点头,道:“凌天凡他们现在走了么?”告别蓝灵与安南子后,沈遗风、黄诗琪、冷心竹三人一路御剑而行,直取蜀地!

白云渺渺,长剑驭云破空,留下三道长长云带。

翌日黄昏,他们三人便已来到酆都城外,一座无名的山峰之巅。

三人自剑身飞下,落在那山峰之上,凝目远眺,只见远处的酆都城,为一片阴云笼罩,城中上空,时有阵阵阴风来去,风里偶尔夹杂着几声鬼泣狼嚎之声,十分阴森!

站在峰顶,三人长发衣诀均在风中翻飞,黄诗琪抿嘴笑道:“此地果然阴森之极啊,遗风,你想好咱们要如何避过浩气盟的守卫,自阴阳结界中进入冥界么?”

沈遗风摇头苦笑,道:“师姐,心竹,以免被浩气盟中人发现,你们先稍稍化妆一下,然后咱们便入城去先找家客栈休息一下,吃个饭,到晚上再去冥界不迟。至于浩气盟的一些守卫,只怕还无法阻止得了我们!”

冷心竹轻轻点头,便自怀里取出一些化妆用的物品,这还是在江陵城时已经买好的,虽然她手法不佳,但是过得盏茶时光,她和黄诗琪的模样却是丑化了不少,若不仔细观看,还很难看得出她们的真实面貌。

沈遗风却是直接以易容术改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身穿一身华服锦衣,倒像是个贵公子,这样一来,黄诗琪与冷心竹二女便像是他的两个婢女了。

三人做好这些,便直接改为步行,从一条小道慢悠悠行去。

※※※

酆都城内,街道上行人甚密,其中便正有不少浩气盟中人来来往往,神色间,均带一丝警惕,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

不久后,沈遗风与二女寻了一家中上等的客栈,订了一个两间连在一起的套房,随后便又离开客栈,寻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

这酒楼共两楼,第二楼有十多张桌子,此刻已经有七八桌人左右,沈遗风与二女便第二层靠窗口的一张桌子上吃饭。然而,那些剑气无不蓄满了至正至纯的浩然之力,乃是任何邪法的克星,是以九幽邪王虽然接下了这一轮猛烈攻击,体内却也是翻江倒海,真气大乱,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极度狰狞。

狂怒之下,但见他一双血色眼瞳中,猛然爆发出了慑人心魄的冰冷戾气,仰天一啸,倏地间,风云变色,黑气滚滚,整个人气势徒然爆增,鬼气冲天,枯手一扬,祭出一枚黑色令牌来,但见正面是一付“阎罗图案”,反面则是一个大大的“令”字,慢慢回旋了几圈,猛然爆发出了恐怖无比的阴邪之力,方圆百里之内,万鬼齐伏,大地颤动,九天之上,黑气沸腾,妖气冲天!

“什么,九幽令?”不远处,邪仙看见这枚令牌,登时身子一震,脸色骇变,片刻之后,又有一丝妒忌在眼中浮现,神情相当不快。

夏魅听见师傅这一声大叫,也不由身子颤了一下,向着打斗场看去,道:“师傅,什么是九幽令啊?”

邪仙看了徒弟一眼,没好气道:“便是九幽之地的至尊法宝了。同时还象征着九幽阎罗的无上权威,不想竟叫这老小子得来了。嘿嘿,我说他怎么这么有持无恐,竟到了此时还不叫本仙出手相助呢,哼!”

夏魅一听,脸色白了几分,深深看了远处的冷心竹一眼,似乎有几许担心之色,同时默默祝福着,希望她莫要出事才是,否则自己便就对不起沈大哥了。

此刻,九幽令一出,九幽邪王整个人神情一变,显得说不出的阴森霸道,气势滔天,但见他森冷桀骜一笑,以一种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道:“臭丫头,这是逼我的。哼,你自己找死,可也怨不得我了。”说话间,猛然咬破舌根,一股血箭自口中喷了出来,染满了令牌,却未滑落,而是被它吸收,骤然间,黑色令牌,幽光大灿,怨气滔天,成为天地间唯一光芒,百里方圆,因为是鬼节原固,所以阴魂猛鬼多得数不清,在此刻,无不一齐仰天嚎叫,一齐向着这边赶来,密密麻麻的,震撼无比,那般铺天盖地般的向着冷心竹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