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神有如何?

小说: 神界帝祖 作者: 半钱白苏 更新时间:2020-05-23 07:26:17 字数:4432 阅读进度:269/311

两股力量皆是惊猛至极,空气被撕裂,疯狂扭曲,最终“轰”的一声霹雳大响传了开来,烈火凤凰与青光匹练猛然相撞在了一起。

青光匹练威力绝大,直接将烈火凤凰劈成两半,化生的罡气,形成青色光环,宛如光刃一般,往四周扩散开去,产生惊人的毁灭气息。

沈遗风、冷心竹、黄诗琪三人俱是心中一惊,没想到盘古斧果真拥有如此恐怖力量,三人同时飞身而起,避过青色光环。

然而血风却是在攻出这一斧后,张口吐出一股鲜血,猛然身子一旋,化作一道血色流光,向着西面方向快速飞逃而去。

原来,方才那一击,乃是他毕生真元汇聚之力,之前不过一直是在装模作样,暗自凝结着体内残存的真元罢了。

说起来,他的修为其实早已在施展血魔附体大法第三重禁忌后、便已接近了油灯枯尽的地步,今日好不容易在得到阮家镇数百户人口的精血恢复了一些修为,却在此刻遇到三个绝世高手,心知难逃活命,是以便暗自提聚真元,准备赌一赌。

倒也是沈遗风和二女太过大意,若是一开始便出手,血风早已形神俱毁了。不过,再说这些也已经没用了,见血风快速逃去,他们三人立刻心知上当,当下便赶紧追了上去!

“这个血风,果然阴险狡诈!”黄诗琪满脸憎厌之色,道:“早知道就不应该跟他废话了。如今要叫他逃掉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冷心竹道:“不错,此人视人命如草芥,且如今修为未复,若叫他逃掉,只怕他还会故计重施,到时候却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将要命丧他手。”

沈遗风苦笑,道:“放心吧。他现在已经接近油灯枯尽的地步,跑不了的。”说话间,缥缈无痕法诀无声展开,一举捕捉到血风的位置,已经是远在数里开外,虽然他也有些惊讶于血风的速度,但他知道血风绝对坚持不了多久,当下便与二女各自将真元提升到极限,登时,三人速度爆增,流星一般的向西面方向飞射而去!血风的身体,也在水柱散开之时,呈直线往地面坠落而去。

不过,却在离地十丈左右,即将再度落入那个已经没有多少水的深潭中时,忽然有十三道身影如箭而至,其中一人拍出一团青光,如似棉云一般将血风虚空托住,慢慢的放在了地上。

这时,冷心竹也飞落在地,打量着眼前这些突然出现的人,发现对方竟是浩气盟的一众高手。

这些高手里面,除浩气盟盟主阳中天外,另有来自天界的四位长老、、、以及天师教教主,和张子正的三位师叔、、、万佛宗的两位佛尊,还有那个神秘的佛道仙,最后一位却是仙界的青年高手。

“是你们!”秀眉微皱,冷心竹看着的阳中天,道:“你们为什么要救他?”

“救他自然是有我们的道理。”阳中天微笑道:“此人来历,难道冷……姑娘便不好奇了么?”

冷心竹脸色微异,仔细看了阳中天一眼,但却并没有说话。

这时,躺在地面上的血风慢慢地用双手支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晃了几晃过后,这才稳住身子。

他仍然是那般傲态不改,挥袖擦去嘴边鲜血,环顾一圈,瓮声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浩气盟的人啊。你们想怎么样,直接说吧,若是能够放了本尊,从今往后,本尊率领下的魔界,绝不再与你们浩气盟为敌,如何?”

阳中天还未说话,张子正便即冷笑一声,道:“死到临头,还在做梦?血风,快点说,你到底来自哪里,你师傅又是什么人?”

血风一怔,转头,目光如刀子一般扫向了张子正,虽然此刻的他几乎修为失尽,体内根本没有丝毫真气,但是,他的气势却仍然十分庞大,隐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王者霸气,这一眼,竟是叫张子正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祭出一柄仙剑,形成防御之状。萧风瑟瑟,流光异常,满天飞旋。

那片不知名的森林,此刻火势惊人,连续百里,宛如火海,散发着冲天的灼热气息。

在这片森林的上空,一场惨烈的战斗,已经展了开来。

黄诗琪被四条火龙困于其中,但她身怀凤凰法诀,是以这四条火龙也奈何不得她。

倒是沈遗风,被玄心子、张子正、张问天、张问道、张问尘、无梦、屠魔佛宗、斩妖佛宗八人围攻,情况极不乐观!

这世间,只怕任何一位绝顶的高手在这样八位高手的围攻下,都不会坚持得了多久,沈遗风也不例外,数十个回合下来,已经完全处在劣势,难以招架。

黄诗琪看见沈遗风情况不妙,秀眉微挑,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忽然双手一展,周身气势爆涨,霞光大灿,头顶上空,蓦地出现了一条巨大的,散发着淡淡霞光的凤凰。

这凤凰一现,黄诗琪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神圣,无数道七彩流光,在体外循环流动,变幻成一朵朵七彩闪烁的莲花火焰,向着头顶那头七彩凤凰飞去,并与之溶合,七彩凤凰散发开来的气势也随着这七彩莲花的溶入而不断壮大,散发出耀眼刺目,美丽无比的光芒!

玄阳子见状,明显吃了一惊,脸色阴沉下来,怒叱道:“臭丫头,我看你如何在我火龙之下逃生。”说话间,他不顾自己修为倒退的危险,硬是逞强再度召唤出四条火龙来,使之形成八荒火龙阵。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八条火龙一现,四周空气立刻灼热无比,一道道蓝色的离火火焰,疯狂地向着黄诗琪撞了过去。

黄诗琪神情冷漠,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浮现一抹不易察见的凄凉之色,还有一丝决绝之意。为了沈遗风,即便是死,她也绝对是无悔怨的,所以,心里作下那个决定之后,立刻便轻哼了一声,喃喃道:“遗风,师姐先走了。”话毕,又低低颂念道:“凤凰浴火,涅盘重生!”“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白莲看向傲天的眼神中,那一抹同情之色更加深厚了一眼,道:“傲天妖皇,再往前行,你将步入万劫不复之地,想必你自己也是清楚的。”

傲天没有立刻理会白莲佛祖,他先将冷心竹放开,见冷心竹眼中有不解之色,这才微哼一声,道:“我抓你来,只是为了救别歌一命,没有其它意思。”

别歌看了傲天一眼,神情虽冷,但眼中却存在着一丝感激,道了声“多谢”,随后看了冷心竹一眼,发现她仍然那般冷漠,心中一酸,想说的话到了口边,硬是又咽了回去。

而此时,傲天已经看向了白莲,微微昂首,神情高傲,道:“白莲佛祖,本尊之事,还用不着你佛界来管。”

白莲道:“本座只不过想提醒傲天妖皇一句;万妖王显旧人沉,竹篮打水一场空!”话毕,他不愿多说什么,似乎也明白傲天此人的心志坚定,非是自己所能打劫。当下转头,看向了别歌,道:“别歌,一万年的沧桑苦楚,你真的还未尝够么?”

别歌微哼一声,还未说话,突然,虚无中,传来一阵阴恻恻的嘲笑之声:“白莲,你有什么资格在此教化他人?”

这个声音话毕,傲天、别歌、冷心竹、巨虎,无不是心中一惊,声音来得如此突然,这个人想必也就在这附近,可是,他们竟然没有谁感应到了对方一丝气息。

只有白莲只是略微惊讶,随后喧了一声佛号,眉宇间,透着一丝无奈,叹息道:“黑莲,想不到你早就来了!”

“不错!”

这个声音话毕,虚无中,便就出现了一团黑云,云中,有一个盘腿坐在一朵黑色莲台上的中年男子正在勾唇讥笑,正是那个自称黑莲佛祖的黑莲魔君。

他目光一一扫过傲天与别歌、冷心竹三人,随后单手微抬,一蓬黑雾将巨虎笼罩其中,后者口中发出一声震天怒吼,但片刻之后,便被那团黑雾炼化,消失无影,独留下一把金光闪烁的宝剑,正是天邪剑。沈遗风心中感激剑奴,神情间,也充满尊敬之意,道:“前辈,你特地赶来相救,这份恩情,遗风铭记在心了,若有机会,必当回报。另外,不知前辈要与我说的事情又是什么?”

剑奴没有立刻回答,单手微拂,登时,一个淡白色光罩虚空而现,将自己与沈遗风及黄诗琪、冷心竹与外界隔绝,以防有人隐身在附近偷听!

布置好结界后,剑奴这才无奈一叹,深深凝望着沈遗风,道:“如今九界纷乱,邪魔尽出,整个九界都极不太平。所以,我担心那个人可能很快就会出现了。他若出现,只怕第一个要杀的人……”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脸色凝重之极。

黄诗琪一脸担心之色,忍不住道:“前辈,你就不要卖关子了。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他要杀的人,难不成会是遗风?”

剑奴转头看了黄诗琪一眼,轻轻点头,道:“小丫头说得不错。”

黄诗琪、沈遗风、冷心竹三人均是脸色微变,冷心竹道:“前辈,那你说的这个人又是谁?”

能叫剑奴如此重视之人,沈遗风与黄诗琪也同样是好奇之极,俱都看向剑奴,等待他的答案!

剑奴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异常沉重地吸了一口气,道:“鸿蒙初开之际,天地间存在着三位至尊强者,他们一个是神之始祖,一个是魔之始祖,一个是妖之始祖。我要说的这个人,他正是这天地最三大强者之一的远古神族的始祖-----神王。”

沈遗风与二女均是脸色微异,面面相觑,显然俱都没有听说过神王之名,沈遗风看向剑奴,眉宇间,透着一丝不屈命运的傲色,道:“前辈,这神王想必也是跟天界中人一般,认为我是逆天之人,要毁天灭地,是以才必要诛杀于我,对吗?”

“不错。而且……”剑奴神色复杂地看了沈遗风一眼,微作沉吟,没有接接着“而且”这两个字说下去,直接转了话题,道:“总之,神王若出,你只怕很难活命!”沈遗风听说这剑诀还未命名,当下沉吟了片刻,慢慢道:“我看这套剑诀讲究的乃是一种深妙意境,去除了招式的限制,却又是从万般招式中领悟而来,可谓反朴归纯,实乃剑之宗祖。

而且,这套剑诀其意无形,意可化形,以意化气,以气化剑,千剑万剑,凭空可现,凭空可隐,天下剑道,绝无一种剑诀能出其右,实乃剑中王道,依晚辈看来,不如,便将其命名为,前辈以为如何?”

剑奴满意地点了点头,傲气横生,大声道:“好一个万剑归宗,只怕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名能比它更加适合这套剑诀了。哈哈哈哈……”说到后来,已经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雄浑的笑声,恍如雷鸣,震耳欲聋。

他一生为剑而狂,为剑而痴,学剑万年余,今日已将一生所学溶汇贯通,心中大觉得意。一路而来,他也为这剑名不知烦恼了多少回,此刻听沈遗风一番言论,心中大为开朗,一口郁气得以舒畅,是以狂傲本性,毫不掩饰地展露了开来!

沈遗风、冷心竹、黄诗琪三人也是面露微笑,纷纷赠以祝贺言辞。

剑痴平生最不喜欢有人拍他马屁,但是沈遗风三人句句中肯,以实相赞,是以更是心中得意,有意要赠送点东西给二女,沉吟了片刻,看了看二女,道:“你二人身为女子,修炼万剑归宗诀,多有困难。将你们的轩辕与纯均二剑祭出来吧,我可将此二剑封印开启。”

冷心竹与黄诗琪均是脸色微异,明显对于两把神兵处在封印之中一事,并不知情,但是仍是将二剑祭出,感激地递向了剑奴。

剑奴双手接过二剑,神色十分恭谨,显然他爱剑极深,但听他叹息一声,道:“这两把剑乃是上古神大神兵之二,特别是轩辕古剑,更是十大神兵之首,有着不可估测的无穷力量。

当年此二剑的封印还是由我亲自布下,其因,便是因为它们拥有惊人的破坏力量,为免生灵涂炭,是以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