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焰卫之死

小说: 盛宠之将门嫡妃 作者: 三木游游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0:53 字数:5078 阅读进度:345/360

<>app2();

“吾皇如烟”,四字不啻于一道惊雷,炸开在秦徵和如意脑中!

在他们先后离开秦国时,如烟是太子妃。按常理,如烟如今最多是皇后,却没想到,那个女人,竟当了女皇帝!

如意不是不会武功,只因孩子在怀中,不敢轻举妄动。

苏棠和蒙婧一家住在另外一处,他听到动静出来,就站在房顶上观望,只看到一个刺客,就没过来,也没发出任何声音。

这会儿发现情况失控,苏棠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踪影。焰卫双子?就俩人的意思,那就好办了。

秦徵面色沉沉:“两位这是请我回去的态度吗?”

“如有冒犯之处,请二皇子见谅。”男刺客微微垂首。

“放了我夫人孩子。”秦徵冷声说。

“蔺夫人也是主子命属下搜寻的人。”男刺客看着秦徵说,“因此,必须带回。”

这声“蔺夫人”,让秦徵心中怒火升腾!好一个如烟!他和如意都是被她坑害,时隔多年,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才得以过上安宁的日子,没想到她竟不肯放过他们!

如意冷冷地说:“注意你的言辞,我是秦夫人!”

男刺客并未理会,拱手道:“二皇子,事不宜迟,现在就随我二人离开吧。我们的任务主要目标是请回二皇子,令夫人是附带,不包括令子。”

此言,便是赤裸裸的威胁!焰卫如同傀儡,只奉命办事,心中无善恶。若秦徵不从,他们用来对付他的手段,将会跟秦小易有关。

秦徵拳头紧握:“好,此去秦国路途遥远,天寒地冻,衣衫单薄,容我们收拾些衣物。”

“二皇子请,夫人和小公子在外面等候。”男刺客点头。

秦徵猛然转身,进房间,男刺客跟上,就站在门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收拾好一个大包袱背在背上,秦徵手中拿着如意的披风,和一个小被子,走了出来。

到门口,男刺客递来一根墨色的绳索:“二皇子,得罪了。”

这是焰卫的武器之一,缚魂索,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任你武功再高,只会越挣越紧。只有焰卫知道这玩意儿怎么解。

秦徵伸手,任由男刺客用缚魂索绑住了他的双手。可以拉开约半米的距离,不影响行动,但会大大限制实力。

男刺客将如意的披风和小被子扔给女刺客,女刺客为她披上,如意用小被子裹住秦小易。秦小易这会儿都没醒,睡得香甜。

“这么冷的天,我妻儿都不能骑马,需马车代步。”秦徵说。

男刺客冷声说:“不要耍什么花样!”

“不敢。”秦徵微微抬起他被束缚的双手,任由男刺客拽着他,往宁王府大门口的方向走去。而女刺客掐着如意的后颈,紧随其后。

因焰卫双子得到的命令是找到秦徵带回去,如意也在找寻之列,如烟并未交代要对他们怎么样,所以秦徵提的合理要求,焰卫双子并未拒绝。

虽然后来多建了一些房子,但都集中在湖周围。宁王府中依旧被大面积的竹林所占据。

雪花簌簌落下,竹林中的青石板被积雪覆盖,踩在上面,脚步声尤为清晰。

开阳出现在不远处,秦徵声音低沉:“去准备马车!”

开阳垂首恭敬地说:“是。天黑路滑,请夫人小心脚下。”话落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听起来,符合女刺客对宁王府的打探。秦徵是东晋太子南宫珩的师父,但如今南宫珩和西夏宁王叶翎并不在西凉城中,府中秦徵做主,且是实力最强的一个。

苏棠在外人眼中,是没有姓名和身份的。他平素经常出门,但除非陪蒙婧逛街,否则从不走寻常路,都是带着娃偷偷溜出去玩儿。西凉城里的人都不知道蒙婧是谁,即便这个可以查到,但绝对不知苏棠的身份。

关于原安乐楼楼主,如今在宁王府居住这件事,除了家里的人,外人根本无从得知。

秦徵和如意听到开阳提醒的话,都微微垂眸看了一眼脚下的青石板。但夜色幽暗,并未引起焰卫双子的注意。

竹林中小径曲折,男刺客眼神戒备。

又走了数十步后,右侧竹林中突然传来异样的响动,焰卫双子下意识地循声看去,秦徵和如意却屏息凝神!

下一刻,他们脚下的青石板突然毫无征兆地成了个黑洞,焰卫双子毫无防备之下,身体坠落下去。

如意抱着孩子,被女刺客抓住,虽然听开阳提醒,早有心理准备,但一时无法挣脱。

一根红色的缎带急急射来,缠住如意的身子,把她拽了过去!

与此同时,女刺客下陷的双脚都被什么东西抓住,狠狠地往下拽,她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消失在原地!

男刺客这边,他原本拽着秦徵双手上的缚魂索,变故突生时,秦徵轻松挣脱,往旁边飞去,且狠狠地给了男刺客一掌!打得他身体彻底失控,拽着那根黑色的绳子,掉进了机关洞之中!

几乎同时响起巨石移动的声音,两处机关洞的顶部都被封死了。

秦徵冲过来,把如意和孩子拥入怀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苏棠收起刚刚拉如意的缎带,缠在手上,嘿嘿一笑说:“南宫老七搞的这些破机关,可算是派上用场了!”

秦徵拧眉:“不要掉以轻心,那两人实力极强!”

话落,就听不远处传来内力重击的声音,苏棠冷哼一声:“再厉害,也不能跑我家来撒野!老秦你们先回去!这俩人还有必要活着吗?”

“焰卫绝不可能投降或出卖主子。”秦徵摇头。

“那就是死活不论,很好!”苏棠话落,转身消失在竹林中。

如意神色不安:“我带着孩子回去,你留下帮小苏。”

秦徵叹了一口气:“我先送你们回去。阿珩走前,机关重新改装过,一旦掉进去,他们想出来几乎不可能。”

秦徵话落,接过秦小易,揽着如意,往回走。

府里其他人其实都已经被惊醒了,包括剩下的暗卫,只是得了苏棠密令,没他允许,谁都不准轻举妄动。

开阳突然出现,说了那样一句话,是计划中的一环。在何处动手,声东击西,苏棠救如意,每一步,都是算好的。

焰卫双子武功极强,百毒不侵,又有人质在手。不管是正面硬拼,抑或暗中偷袭,成功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而南宫珩在家里暗中布置的机关,此时就成了绝对的杀手锏。因为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个府里的地下,有个机关大阵。苏棠只是选择其中两处对付顶尖高手的“困兽之笼”来下手。

那机关洞中滑不溜手,很深,且没有任何着力点。从下往上,隔着一段距离击打加强版的玄铁牢门,本身实力就会大打折扣。

值得一提的是,男焰卫的缚魂锁,本该可以让他在紧要关头拉着秦徵共沉沦。

可惜,这人运气不太好。秦徵肯乖乖被捆,是因为他知道这玩意儿怎么解。

至于如此机密,秦徵如何得知,倒跟他原本的皇子身份无关,要从冰月幼年的经历说起。

冰月是个孤女,从记事起,就被选作焰卫候选人之一,在秘密基地中培养。一直到十岁那年,冰月和她在那里面最好的朋友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她们的师父说,只能活一个。冰月一时不忍动手,但她自以为的好友,却毫不犹豫地把尖刀刺入了她的身体。

如意轻描淡写地说她收养了一个女儿,其实是机缘巧合下,捡回一具被扔在山林中任野兽吞噬的“尸体”,带回去险些没有救活。

冰月命大,后来活下来,有的新的名字,而不只是一个冷冰冰的代号,有了一个家,一个温柔善良的母亲,性格也渐渐开朗起来。但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是幸存的焰卫淘汰者,她极少出门,从不跟外人来往。

对于有关焰卫的某些事,冰月亲身经历过,并没有忘记。譬如缚魂锁,她还曾教过叶翎怎么做,被叶尘拿去玩儿,家里人都知道怎么解。

只方元跑过来,见秦徵如意和孩子都没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其他人都留在原地,原则是不能贸然出来添乱。

“阿元,你在这里陪着你娘,我去帮苏棠。”秦徵对方元说。

方元点头:“爹你快去吧,这里有我!”他只是爱做饭,家里的第一大厨,但事实上武功也不弱。

秦徵出门,如意把秦小易放回床上,想起今夜的事,眉头紧蹙,无法舒展。

方元一时也没问,出门很快又回来,像变戏法一样端来一盅热腾腾的燕窝,让如意吃点,压压惊,暖暖胃。

秦徵找到苏棠的时候,焰卫双子尚未脱身,也不可能再有脱身的可能,因为苏棠操纵南宫珩的机关,已经进行了好几波攻击。

被困在狭窄的地洞里,即便百毒不侵,也逃不开无死角的物理杀伤。

苏棠见秦徵,再次感叹:“南宫老七这玩意儿真的很绝啊哈哈!我喜欢!”

在叶翎和南宫珩走后,苏棠自封府里管家人,也没人跟他争。最开始天枢和开阳说南宫珩交代过,要给苏棠介绍府中各处的防御,包括秘密的机关时,苏棠嘴上说都是南宫珩的玩具,没什么用,但依旧好好地研究过怎么操作。

这是对付闯入府中的顶尖高手最后的一道关,虽然使用的限制颇多,但一旦成功用上,无人可幸免。

已是后半夜,新的一年到了。

苏棠打开机关,把焰卫双子弄了出来。都还活着,但浑身上下被戳了不少血洞,彻底失去攻击力。

一人拖着一个,扔进宁王府原先为关虞澍和木苍等人专门建的牢房,绑在柱子上。

秦徵点了灯,窗外寒风呼啸,里面冰冷渗人,墙上挂着各种刑具。

仔细看过焰卫双子的容貌,秦徵冷声问:“你们是兄妹吧?”

男焰卫眸光阴鸷地看着秦徵:“你果然已叛国!”

“对你们出手就是叛国?你们算什么东西!”秦徵扬手,狠狠地抽了他们两个巴掌,眸光冷厉,“堂堂大秦,让一个不姓秦的女人当了皇帝,你们竟然效忠她?是谁叛国?”

苏棠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靠在门口,似笑非笑地说:“老秦,你老家那个贱人放过来的狗挺厉害啊!”

秦徵没理苏棠,看着焰卫双子冷声问:“我大哥呢?”

两人闭眼不看,闭口不言,表明态度。焰卫被俘,绝不低头,绝不背叛。

“想要你妹妹活命,回答我的问题!”秦徵的刀抵在了女焰卫的脖子上。

男焰卫猛然睁眼,而后再次闭上,仿佛发誓一般说:“为主舍命,无上荣光!”

苏棠神色怪异地看着他们:“这是被下了迷魂药吗?”

秦徵收刀,沉声说:“从小就被洗脑,跟下了迷魂药无异。他们既然效忠如烟,不知为她做过多少见不得光的事,已不能称之为人。杀了吧。”

“不问了?”苏棠皱眉。

“白费口舌罢了。”秦徵话落,转身离开。

苏棠是个凡事喜欢跟人反着干的,秦徵说审问毫无意义,他偏偏不信邪。

不过严刑拷打一轮之后,苏棠就放弃了,这种能说出“为主舍命,无上荣光”的蠢猪,根本不怕疼。

大过年的,苏棠没再管那焰卫双子,说让开阳盯着,留口气,别死就行,总觉得还能派上用场。

叶缨一早接到消息,跟百里夙一起赶过来。

得知事情经过,叶缨蹙眉:“看来等小妹回来,必须商议一下,何时去秦国,把如烟那个麻烦解决掉。她如今大权在握,手中焰卫这样的高手,未必只有这两个,又睚眦必报,不肯放过秦前辈和如意伯母,迟早是个大祸患。”

得知焰卫双子还没死,叶缨说留着等叶翎和南宫珩回来,或许能用上。

苏棠笑说,不如给他们下了逍遥丸,让他们失忆,然后重新洗脑成如烟不共戴天的仇人,反杀回去!

结果话音刚落,开阳禀报,焰卫双子已咬舌自尽。

秦徵微叹:“本来他们可以有平凡的一生,从一开始,就被毁了,死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有惊无险,不影响大家过年的好心情。

叶旌请示,下次碰上这种事,给他的命令能不能不要是原地待着别动,他可以帮忙。

苏棠似笑非笑地说:“带着你万一出事,你俩姐姐能把我皮给剥了!”

叶旌看向叶缨,叶缨点头:“你成年了,自己决定吧。”

叶旌眼睛一亮:“谢谢大姐!”

“不过,若是谁敢撺掇我弟弟,害他遇险,我不介意尝试一下剥人皮。”叶缨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苏棠。

蒙婧抱着苏小糖,娘俩直乐。

苏棠脑袋一歪,靠在蒙婧肩膀上,抱着她的胳膊撒娇:“娘子,你听听,叶家老大威胁我!”

蒙婧笑着说:“所以你不要乱来就好啦!”

苏小糖一脸呆萌地跟了一句:“爹爹,乱来!”

叶缨笑容满面地把苏小糖抱过去,亲了亲他的额头:“小糖有前途,很会抓重点。”

<>app2();

(https://www.x/read/156993/81202906.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