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军神梦军神

小说: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作者: 银刀驸马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8:12 字数:5352 阅读进度:434/1149

这就是日本的民族魂啊!这就是大和魂!东乡平八郎在心里激动的感叹。

可是,这是什么时候的日本?

真有这样的历史吗?

月亮被乌云遮蔽了,海面变得黑暗了起来。而敌人的探照灯却开始代替了月光。在山上的炮台里的探照灯光扫射着港口外的洋面,象是连一片碎纸屑都不容靠近。

东乡平八郎感觉到自己似乎置身于空中,观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在海面上扫射的探照灯光突然集中在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一艘大型的汽船。汽船沿着山下的海岸悄悄的在向港口驶去。东乡平八郎认出来了,这艘汽船是有马参谋所乘坐的“天津丸”。

好几条探照灯光抓住了“天津丸”,敌人所有的炮台都向这一祭品送去了炮弹,“天津丸”立刻被弹雨和浪花包围了,一颗颗炮弹在船上炸开,敌人炮弹的爆炸变成了一片地狱,而且探照灯把舵手照得睁不开眼睛,不知道该把船往哪里开好,因此没能到达港口,而是在相距很远的山下就把船头开上了岩礁。有马参谋跳着脚大叫着,但却无计可施。虽然知道这么做已经毫无意义的,可是他只有下令爆破。

后面的船也跟了上来。

“向右!向右!”

有马从船上向后续船只大喊道。广濑所在的“报国丸”打了右满舵,跟随其后的“仁川丸”也打了右满舵。

俄军要塞的大炮仍在不停的轰鸣着,这次炮火集中到了“报国丸”和“仁川丸”上了。广濑的“报国丸”是唯一成功的到达了港口的灯塔下的。他在那里搁了浅。不过还远远达不到堵塞的作用。跟在广濑后面的“仁川丸”过分的向右偏移了。它在短时间内迷失了方向。最后自沉在了略微偏离港口的位置。后面的“武阳丸”在弹雨中坚持向前。突然看见眼前有一艘船触在岩礁上。这是最前面的“天津丸”,当它从“天津丸”旁边通过时,走在最后面的“武州丸”晃晃悠悠的开了过来。“武州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了舵机,所以不能操控了。不过它却不知道这一情况,最后因为不能操控所以在港口的西侧附近自爆了。“武阳丸”开到了“武州丸”的旁边边,并排停船,然后船上的人打开了阀门把船沉入了海底。

第一次的堵塞行动基本上是以失败而告终的,不过在人员伤亡方面却是意外的轻微。这令东乡平八郎甚是欣慰。

有马等人还想继续搞下去。并通过岛村参谋长向东乡平八郎请示,得到了批准之后,他们立刻着手寻找堵塞用船。找来的汽船原本都是报废船,他们在里面堆满石块,浇上水泥,然后再安装上爆破装置。

第二次行动共有四艘,指挥官和前一次一样。下士官以下依据了去过一次就不去第二次的原则,军官们还是和第一次的人选一样。总指挥官是有马,再加上广濑等人。

“敌人这次应该会有所准备了,”秋山参谋对广濑说道。“这一次不可能像第一次那样趁其不备了。而且马卡洛夫中将也应该已经到了旅顺。旅顺敌军的士气可能一下子会提高很多。”

听到秋山参谋说出马卡洛夫的名字,东乡平八郎的心里不由得一动。

马卡洛夫?

这个名字为什么他听起来如此的熟悉?

“马卡洛夫老爷爷啊!我认识他的。”广濑象是开玩笑似的对秋山参谋说道。“斯捷潘?奥斯波维奇?马卡洛夫中将是俄国海军的宝贝。他是正宗的斯拉夫人,而且是俄国海军中绝无仅有的非贵族出身,而是平民出身。他是从帆船时代的水手做起的,而且并非那种从底层出来的人那样属于单纯的实务派的人,就算找遍整个欧洲海军也找不到一个像马卡洛夫那样的理论家。他会从实际中抽出理论,然后又把它运用到实际中,通过这样的反复操作形成了一套马卡洛夫的理论,他的《战术论》成为了世界名著,有段时间我也反复阅读过好几遍。而且马卡洛夫的著作不仅仅局限于海军的范畴,他在海洋学和造船学上也有着相当的造诣,所以又可以说他是俄国最有能力的学者之一。而且这位学者还是一个浑身是肌肉,年轻时爬桅杆的速度比谁都快,是从火炉工到司令长官的人物都能胜任的人,再加上他是平民出身,所以在下士官和水兵中有着压倒性的支持。”

“那你应该知道,他已经于三月八日来到了旅顺接替了斯塔尔克的职务。”秋山参谋没有理会广濑的卖弄,而是说道,“马卡洛夫是一个喜欢积极行动的提督,他到任后旅顺的露西亚舰队的士气焕然一新。如果敌人的炮火太猛烈的话,还是马上撤回来的好。”

他又重复着以前说过的话。

“你老是这样的啰嗦个没完!”广濑笑着回应道,“实战部队和你们这些参谋不一样,在战斗开始后,还一心想要活着回来的话,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成功的诀窍只有一个,那就是勇往直前!”

秋山参谋无言以对,然后第二轮四艘堵塞船便出发了。它们在午夜两点来到了山南面,以“千代丸”为首排出了一个一字阵型,后面依次是“福井丸”、“弥彦丸”和“米山丸”,向着港口驶去。

夜雾有点浓,月光在雾色下也显得有点朦胧。,是进行堵塞行动的好日子。各船一直向前开。旅顺要塞的探照灯很快发现了位于最前面的“千代丸”。天空和海面立刻被闪光和轰鸣声包围了。

俄国人应该已经在好几天前就得知了敌人将要来袭的情报。因此派出了两艘巡逻舰,和岸上的炮台时刻保持着联络监视着外洋上的情况,炮台的探照灯在黑暗的洋面上很快发现了船影。他们看到了开在最前面的“千代丸”。后面还有三艘船都依次保持着一段距离排成了一列。尽管俄军炮火猛烈。堵塞船队在黑暗中却保持着良好的秩序。行进方向也十分准确。不久以后俄军炮台和各舰对他们开始了猛烈的炮火攻击。不过在东乡平八郎看来,好像没有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伤害,他们依然维持着之前的航线向前行进着。

有马的一号船“千代丸”还是像前一次那样,被探照灯照的眼花缭乱,再一次迷失了港口的方向。从港口的角度看来他们稍微向右偏了点,来到了黄金山下的海岸附近的航路上,之后船首对着陆地抛锚自爆沉没了。

在二号船“福井丸”上的广濑也认为那里就是港口了。他们开到了“千代丸”的右侧,想要抛锚停船。这时候俄**舰开了过来。向他们发射了鱼雷。鱼雷命中了船头,一声爆炸后船底被炸裂,海水立刻涌了进来,船便开始下沉了。不过要脱离船只的时间还是很充分的,船上的人们按照事先计划放下了小船,按照计划,一旦任务结束,所有的人都要在后甲板集合。

东乡平八郎看到,广濑是在检查了船上的各个岗位后最后来到集合地点的,用他那快活而高昂的声音喊道:“喂喂!大家都来了吗?再点一次名!”

这时已经有人登上了小艇。于是大家又开始了点到,只有一个叫杉野的军曹还没来。杉野的岗位应该是在前甲板的。广濑和还在甲板上的其他人一起向前甲板走去。他们高喊着,“杉野!杉野!”此时俄军射来的大大小小的炮弹在他们四周爆炸开了,探照灯也把附近照的雪亮,情景十分惨烈。

大家又回到了后甲板继续寻找着,广濑向他们一一询问道:“有谁看见过杉野在岗位上时的样子的吗?”只有一个人答道,“杉野可能在我们的船被鱼雷击中时,掉到了海里去了”

广濑又第三次去找了一遍。他一个人来到前甲板,呼喊着杉野的名字。当他的声音越喊越远时,东乡平八郎也越来越替他担心了。

广濑很久都没有回来,这时海水已经蔓延到了人们的脚腕处,船就要沉了,东乡平八郎一时间焦急万分。

广濑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搜寻杉野,命令准备爆破,全体人员都登上了小船。长长的爆破电缆被拉到了小船上。小船被划离了大船,在划出四五个船身时,广濑按下了按钮,船的后部应声而炸。

接下来只需要划船就可以了,东乡平八郎看到广濑在外套上披着斗篷式的雨衣,坐在右舷的最后面,他激励着因恐惧而全身僵硬的队员们,但探照灯的灯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这艘小船。俄军射出的炮弹和枪弹纷纷落在了附近,海面上向被煮开了的开水似地。

就在这一瞬间,广濑突然消失了。他被一颗俄军射来的大口径炮弹整个的给打飞了。

东乡平八郎看到广濑的身体瞬间炸裂了,化成了横飞的血肉,飞溅到了同伴们的身上,有如下了一场血雨,很多人吓得大声尖叫起来,海水都被鲜血染红了。

“不!——”东乡平八郎嘶声大叫起来,但没有人听到。

周围的一切渐渐的模糊,陷入到了黑暗之中,东乡平八郎意识到了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但他却不想从梦境当中醒来。

那是多么令他感动的情景啊!

这样的人们,这样的精神和这样的战斗,才称得上是大和之魂!

就在东乡平八郎激动不已的时候,周围的景物又发生了变化。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军港,它在陆地上的部分是一片城郭。一队军舰正在向这座军港发动进攻。

东乡平八郎知道,这座军港就是刚才提到的旅顺口了。

但是旅顺口不是乾国的港口吗?为什么现在被俄国人占据了呢?

一艘艘悬挂着日章旗的军舰在火炮射程外留下一道道白色的航迹,就像游行一样的率领大小舰只巡航一番。东乡平八郎很快便明白,日本舰队的主要目的是封锁。次要目的是挑衅。

之前俄国舰队一般会竭力避免打开海上城郭的大门(港口)主动出击。但现在俄国舰队却每次都会开门迎敌。不过俄舰不会走得太远。它们在要塞炮的射程保护下。在一定的海域内对日本舰队展开炮击。只有极少数的时候才会走出射程外。

他们也在用同样的方式向日本舰队挑衅,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激怒日本舰队,让日本舰队一味的追击,边跑边用尾炮应战,然后把他们吸引到俄军要塞炮的射程范围内。如果日本军舰继续追击的话,早已瞄准完毕的要塞炮的炮弹就会像雨点一样的落下来。

像这样海陆的紧密配合,那位秋山参谋将其称作为“马卡洛夫的呼吸”。

对于马卡洛夫这个名字,东乡平八郎除了在刚才梦境当中广濑的卖弄式介绍之外。其它的是一无所知。

但现在从海面上看来,旅顺全体就像凭着马卡洛夫的单一意志在呼吸一样,日本舰队虽然百般攻打,但俄国舰队就是不上当,始终保持着在要塞炮的射程之内迎战,是以旅顺的防御有如铜墙铁壁一般,无法撼动。

但那位秋山参谋,似乎是日本舰队作战方案的重要制定者,他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俄军的动作。

这一次,在军事会议上。秋山参谋象是发现了什么,对大家说道:“他们出来和回去时都会走相同的路线。和人在个人运动时都有一定的习性一样。露西亚舰队在行动时也有这一特点。”

“那么,在他们肯定会通过的那一点上放下些水雷怎么样啊?”他这样提议道。

其他人显然都没有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办法,因为水雷在海中的位置是固定的,敌舰要撞上水雷完全是靠碰运气,期待偶然性的碰运气而设立的战术不能被称为是优秀的战术。不过在战场上并不讲究什么偶然和必然,必须想尽办法对敌人予以打击。就算已经失败了多次的堵塞行动,现在也因为没有别的好办法而一直想要继续进行,日本舰队已经再次调集了十二艘旧式汽船,现在去沉几个水雷总比没有的好,于是他们决定开始行动,

不久后的这一天夜里,旅顺口外的海面上下着蒙蒙的细雨,视线很差,是利于布雷船潜入的好天气。俄军炮台上的探照灯在细雨中叶不能充分的发挥作用。而且风也不大,海面平静,是布置水雷的绝好天气。

当布雷船出发时,日军各舰都打出了“预祝成功”的信号。

布雷船和护卫舰队在灯火管制下向前行进着。到了深夜,气温也有所下降,小雨变成了小雪。接近后,俄军的探照灯还是像往常那样闪来闪去,扫射着海面,不过因为下着雪,所以也照不到很远,反而为日本方面测定位置提供了方便。

布雷船低速航行着,在这片危险的海域上静静的调转了船头。一名军官站在甲板上指挥着作业,他的外套上积满了雪。

“真是天助啊!”东乡平八郎看着这一幕,感叹起来。

天空中的雪花像一道白色的窗帘一样把他们隐藏了起来。不时有探照灯扫过黑夜,但没能捕捉到这艘正在实施秘密作业的船只。日本水兵在放下水雷时也做到了不出一丝声响。不久后全部结束了,布雷船稍微加大了一点马力,像小偷一样踮着脚离开了这一海域,消失在了海面上。

护卫舰群与操作现场保持了一段的距离。不过这支舰队并没有离开,因为在完成了护卫任务后,他们还要在港外进行日常的巡逻任务。

当他们在黎明的大海上航行时,发现东面有一艘俄国人的小军舰在向港口靠近。东乡平八郎猜测那应该是按照马卡洛夫的命令在港外巡弋的敌人的巡逻舰。这艘小军舰是在返回的途中。它看上去比日本的同类军舰还要小很多,速度也很慢,显得很是弱小。

日本方面的四艘军舰迅速的包抄了过去,一起向敌舰开火射击。虽然敌舰也进行了勇敢的反击,不过立刻就被击中了无数次,不一会儿,全舰都被大火包围了起来。在这短短的几分钟的战斗中便失去了行动能力,开始下沉。

海面上已经放亮。俄**舰很快便沉没了,不过就在这时,俄国海军的大型巡洋舰出现了。

这是一艘有着四个烟囱的大型巡洋舰,是东乡平八郎见过的体型最大、烟囱最多的巡洋舰,他估计这艘巡洋舰的排水量超过了7000吨,在海战时军舰的大小几乎决定了一切。大型军舰有着相应的巨炮,而且装甲也要厚重许多,因此,在东乡平八郎看来,只有小炮的小型军舰要挑战大型舰是根本不可能打赢的。

这艘俄国大型巡洋舰的的出现,瞬间改变了战场的态势,它伟岸的身躯,强大的威力,就算这四艘日本小型军舰再怎么进行战术配合,也拿它没有办法。日舰现在能采用的战术只有一个,那就是逃跑。(未完待续。。)

ps: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点击!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