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小说: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作者: 宣梨 更新时间:2020-03-22 08:58:23 字数:4238 阅读进度:44/59

傅寒川见阮可夏神情有些呆, 走过去问, “你不舒服吗?”

阮可夏心跳飞快,立刻否认, “我没有啊。”

“脸怎么这么红?”傅寒川担忧地抬手,想摸阮可夏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

阮可夏一偏头躲开, 吓到了一样, “没不舒服,就是、就是累了, 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傅寒川收回停在半空的手, 在原地站了片刻。

阮可夏有些不对劲。

傅寒川想,也许他该收敛一点。

————————————————

《最强创作》第一期正式比赛开始前, 录制了选手对歌曲进行改编的过程。

阮可夏拿到那首山歌时的表情, 大写的哭笑不得。

弹幕:[哈哈哈哈阮阮太惨了]

[对手是王老师啊, 阮可夏第一期必输无疑了吧]

[这歌怎么改都是土嗨]

节目组要求选手一天之内改编完成,期间不能离开录制现场,主要是为了避免选手找外援,保证比赛的公平性。

阮可夏很快调整好心态。

他本来就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任务越难越有挑战性, 输了就输了, 尽力而为。

节目组对改编的要求是,歌词和旋律都至少保证原曲的百分之七十不变动。

这首山歌的歌词相当通俗直白, 阮可夏觉得大改不太可能, 也没有时间, 所以重点还是在编曲。

他把那首山歌完整地听了几遍,越听越觉得可以发挥,脑海里形成一个大致的构想。

然后打开编曲软件,先做出第一版。

整个过程,摄像机始终在一边拍摄,阮可夏转头对着镜头,用鼠标在软件里点击,“这里如果加一点这样的音效,还挺有感觉的是不是。”

[超有感觉啊]

[诶好听的]

[突然有点期待了]

为了吊胃口,也为了正式比赛时让观众分辨不出歌曲是谁的作品,不能给观众展示太多,他们就只见到阮可夏熟练地操作编曲软件。

[天哪他还会用这个,我看都看不懂]

[阮阮也太优秀了,熟练得飞起]

[想不到他真的挺厉害的]

[粉丝先别吹,等成品出来了再吹不迟]

……

几位选手的工作过程播放完,开始正式评审环节。

阮可夏这一组备受期待,因为这首山歌的难度最大,观众都想看看能弄出什么花来。

第一首作品,思路是将山歌改成电音,加上了很多新潮的音效,整体旋律能听得出来没变。

弹幕惊呆,[啊这样一下子变得好高级啊!]

[一点都不土了,而且很动感]

[编曲真的很重要,有名的编曲师编一首超级贵]

第一首曲子就让观众大开眼界,第二首作品一出,弹幕全给跪了。

[这个前奏太好听了,加了古筝]

[这还是同一首歌吗?]

[啊居然改成古风了啊!好好听]

[虽然确实好听,但是这个应该改动超过百分之七十了吧]

很多观众都觉得这首改动太大,可能超出节目组要求范围,但是经过软件音轨对比,旋律百分之九十以上相同,并没有违反规则。

[可是听上去完全是两首不同的歌啊!]

[这个编曲高级了]

[化腐朽为神奇]

[连着歌词都变得有意境了]

最后第二首改编以189对111票获胜。

结果揭晓,高票获胜的那一首,是阮可夏改编的。

阮可夏说,“这首山歌乍一听可能会觉得有点过时,但其实本来的旋律就很棒,我只是稍加修饰。应该感谢原作者。”不过这是少数民族流传的民谣,现在早已不知道作者是谁。

[我的阮优秀,妈妈太骄傲了]

[他还感谢原作,好谦虚]

[他才二十啊,就已经有这种创作能力了]

[他真的是天才吧,怎么什么都会]

于是选手采访环节,主持人问,“有人说你是天才,你觉得自己是吗?”

阮可夏想都没想,“肯定不是啊。”

他很小就开始学各种乐器,在创作上也下了很多功夫去钻研,却仍旧觉得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所以阮可夏觉得自己着实算不上天才。

主持人又问,“那你觉得谁称得上是天才,在你认识的人里面。”

阮可夏想了想。

“T。”

阮可夏努力的方向,就是有一天能够写出T那样的作品。

*

第二期录制,节目为了吸引更高的收视率,为每位选手请了一个帮帮嘉宾。

阮可夏在房间里等和他一组的嘉宾。

那人推门进来,阮可夏脸上的笑容僵住。

怎么是他?真倒霉。

现在房间里有摄像机,阮可夏不方便黑脸,只好挂上营业微笑,友好地和陆廷轩打招呼,“嗨。”

陆廷轩笑笑,“没想到是你。”

从陆廷轩脸上的表情来看,他好像的确没想到会和阮可夏分配到一组。

阮可夏需要根据陆廷轩的声音条件、音域,来对整首歌进行调整。

节目里倒是能和谐相处,录制一结束,阮可夏笑容就消失了。

陆廷轩让助理拿了个袋子过来,“我知道你来参加这个节目,来的路上买的,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蛋糕。”

阮可夏说,“谢谢。我现在不喜欢吃了。”

平心而论,陆廷轩不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有一双看谁都深情的眼睛,对周围的人态度彬彬有礼如沐春风。不然原主和谢宸也不会那么喜欢他。

阮可夏想,还这么细心,记得原主爱吃什么。如果他是原主,说不定就被感动了。

可惜他不是。

陆廷轩见到阮可夏的冷脸,很无奈。他最近一直关注着这个节目,没想到阮可夏会这么有才华,个性也和过去完全不一样。

陆廷轩心里有些遗憾和不甘,如果以前阮可夏就表现得像如今这样,自己也不会对他避而远之。

————————————————

阮可夏录完节目回家,坐在客厅一边逗孩子,一边和祁航打电话。

阮可夏:“你最近怎么样,还好吧?”

祁航:“还行,没前几天被骂得那么惨了。”而且每天都有很多人产他和谢宸的粮,也算因祸得福。

阮可夏关心道:“我哥心情好点了吗?”

祁航提到谢宸嘴角就忍不住上扬,“他挺好的。我上次不小心听到……”

阮可夏听着听着,从沙发上蹦起来,“我哥和陆廷轩掰了?”

祁航说,“我听到一点,应该是那个意思,他就和陆廷轩说,这段时间先别联系了。”

阮可夏开心得不得了,谢宸是不是终于意识到陆廷轩这个自私的人只爱他自己了。

阮可夏嘱咐祁航,“那你一定要多陪陪他,我哥肯定很难过。”

祁航:“这还用你说,我知道。”

*

傅寒川回到家,看到阮可夏抱着元宝快乐地转圈圈。

阮可夏看见傅寒川,紧张地停下来,差点没站稳摔倒了。

傅寒川神色晦暗不明,“很开心?”

阮可夏当然开心啊,想到谢宸终于想通,决定摆脱渣男,他嘴角就忍不住微微翘起,“嗯,开心。”

傅寒川盯着他看了几秒,一言不发地转身上楼。

和陆廷轩一起录节目,就这么开心么。

阮可夏疑惑地看着傅寒川的背影。

怎么听到他很开心,这个人好像看着不是很开心呢。

不过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帅。

阮可夏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打了个激灵。

*

晚上阮可夏抱着元宝去楼下拿零食,傅寒川正在喝水。

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水杯,脖颈仰起,喉结上下滚动……

阮可夏:……

他真的不想盯着看的,是他的眼睛不听话,自作主张黏在傅寒川身上。

元宝“啊啊”地催促着,见阮可夏不动,开始用小手拍打,阮可夏还是不动。

元宝急着吃小饼干,揪住阮可夏的衣领扯来扯去,企图吸引爸爸的注意力。

傅寒川都听到动静了,放下杯子走了过去。

阮可夏抱着元宝就要躲开,傅寒川挡住他的路,“松手。”

阮可夏傻兮兮地“啊?”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傅寒川是在跟元宝说话。

元宝小胖手还紧紧攥着小爸爸的衣领,阮可夏胸口露出一大片雪白。

傅寒川说,“你爸爸会冷。”

阮可夏赶紧说,“没事没事,让他抓,我不冷。”

元宝见有阮可夏撑腰,叛逆劲儿上来,又用力把阮可夏衣服往下扯,棉质睡衣都扯变形了。

傅寒川微微皱眉,不说话,直接去掰元宝的小拳头。

元宝现在知道害怕了,乖乖把手撒开。

阮可夏却受不了了。

刚刚傅寒川手背蹭到他锁骨的皮肤。

一瞬间像是有电流从锁骨开始,一直流向四肢。

阮可夏头皮发麻,把元宝往傅寒川怀里一塞,“你抱一会,我去上个厕所。”然后转身就跑。

傅寒川没注意到阮可夏的慌乱,抱着元宝淡淡地说,“为什么淘气?”

元宝委屈地扁扁嘴,“哇”地一声哭了。

*

阮可夏坐在卫生间马桶上,脑子乱成一锅浆糊。

他现在看傅寒川做什么都觉得是一种勾引,傅寒川工作、系领带、喝水……甚至是面无表情地抱着元宝喂奶,他都能盯着看,一直看到心动过速。

阮可夏激烈谴责自己,这也太色了,看人家长得帅就想入非非,不要脸。

而且不是自己的东西,光眼馋有什么用,又什么都不能做。

阮可夏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难道他是……是……

阮可夏控制着自己的思想,不要想下去。

可是想法一旦产生,收是收不回去的。

他是……喜欢傅寒川吗?

那两个字在脑海里闪现的一瞬间,阮可夏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不,不是。

阮可夏定了定神,告诉自己要克制,不可以喜欢。

可是从卫生间出去,从傅寒川怀里接过哭哭啼啼的元宝的时候,若有若无的肢体接触,让阮可夏刚做好的心里建设崩塌了。

很害羞。麻酥酥的。

阮可夏吓得赶紧逃回卧室。

刚好他给T发的提问邮件被回复了,点开来看。

讨论完音乐上的问题,阮可夏还在心神不宁,他突然想到,要不要问问T的建议。

他和T聊了这么久,也算是很熟悉的朋友,T很可靠,而且不是现实中认识的人,好像更容易把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说出口。

阮可夏犹豫了一会,还是发出去了。

[学长,我有一个朋友,他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T过了很久才回复。

[离远一点,不要继续。]

阮可夏有些失望地倒在床上。

唉。

T都这么说了,果然还是不要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