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诉说

小说: 豪门禁爱:戚少的隐婚新娘 作者: 陌辛 更新时间:2016-08-14 18:09:23 字数:2204 阅读进度:256/764

听着林阳无奈宠溺的声音,童菡心瞬间软化。阳哥哥就是阳哥哥,即便他偶尔也会凌厉,也只是情绪起伏。

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她不能总是要求阳哥哥永远都是温和似阳光一般。

“有阳哥哥照顾我的身体就好了,我自然不用担心了。”

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林阳眉眼含笑。头微微发痛,对她不能操之过急,更加不能将自己阴暗的一面展现。

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否则,他们之间将再不存在任何可能。

“也对!你的身体有我就好了,你就安心的养胎好了。”

提起孩子,童菡好不容易打起的精神,渐渐萎靡了。昨晚的一个快递让她的世界观彻底颠覆,使得她不得不正视这个孩子的存在。

第一个孩子就是作为棋子的存在,她更加不能让第二个孩子重蹈覆辙。即便锦川将永远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在所不惜!

“阳哥哥,我有事要和你说,先去办公室吧!”

垂眸看着她纤细的手放在自己宽大的掌心,林阳的心微微有些醉了。小心翼翼的收紧,克制着心底的悸动。

他一定要稳住,不能露出任何马脚!因为她的主动亲近,掩饰着心底泛滥出来的甜蜜。

“好!”

童菡忐忑的随着林阳来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手指死死绞在一起。心中很是犹豫,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开口。

她现在都说服不了自己,又如何能够将它叙述出来呢?

“童童,不要紧张,喝点儿水,慢慢说!”

林阳将一杯热水放在她面前,落座在她的对面。温和的眸光看着她,整个人拢在光照里,散发着浅浅的光芒。

“我今天的事情不多,你不用心急。你可以慢慢想,我会一直等你的。”

抬手将那杯热水捧在手中,童菡感受着暖暖的温度,身子慢慢回温。深吸一口气,抬眸看着林阳眸中点点光芒,心神有些恍惚。

静默良久,垂首注视着水杯里缭绕的白烟,淡淡的颜色,将时间一切污秽净化。

“阳哥哥,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所认知的一切全部颠覆了,你会怎么样呢?”

林阳眉毛上扬,安静的看着童菡。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间问这些,难道这就是她遇到的问题吗?

只是,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用到颠覆这个词语呢?

“颠覆吗?如果一定要这样假设的话,我觉得可能会萎靡一阵子吧!等心情过去,然后再重新站起来,计划未来的路!”

“过去?”童菡皱眉看着林阳,呢喃着这句话。她也曾想过很多,但要让她轻易这般算了,还真的是做不到!

明明是戚妈妈收养的她,怎么到头来,却全部变换了最初的模样?最初的感恩到现在的五味杂陈,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阳哥哥,如果过不去怎么办?”

林阳看着童菡痛苦的神情,不明所以。眉心微微蹙起,抬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温热的触感和她冰凉的手形成鲜明对比。

眼眸闪烁之间,情绪已经百转千回。虽然童菡遇到神情会习惯性的想起他,但却不是每一件事都会和他讲,着让他时常抓瞎。

“童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还是司曼琪又寻你麻烦了?”

敛眸望着地面,童菡有些心虚。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带着淡淡的无聊。阳哥哥总是替她着想,可为什么还是说不出口呢?

难道是因为太爱锦川了,所以容不得别人说他一句不好,还是说,她潜意识里,不喜欢让人知道自己的弱点?

“阳哥哥,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傻乎乎的被人骗了。”

想到那件事,眼泪止不住浸湿眼眶。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林阳,模糊一片。却依旧能够看到林阳眼底的疼惜,感受到他的温暖。

“什么意思?童童,你到底怎么了?”

握着她的手一紧,林阳心中有些着急。什么叫被人骗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戚锦川?”

听到那个名字,童菡的眼泪越发泛滥。身子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低低啜泣着。紧紧抓着他的袖口,放肆发泄着心底的情绪。

昨晚因为怕惊动其他人,她始终压抑着,不想让人看低她。即使被人利用又如何,她还有自己的尊严要维护。

明明受伤害的是自己,为什么她要狼狈的出现在大家面前,让他们看笑话。

“阳哥哥,原来戚阿姨收养我,不是因为疼惜我,而是看重了我母亲遗留下的遗产。并且她的遗嘱里,竟然也将那份遗嘱算计进去了。

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那么慈祥可亲的戚阿姨,她怎么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林阳皱眉,将她拥进自己的怀中。肩膀的衣服已经被她的泪水浸湿,凉凉的,狠狠撞击着他的心。

他小心呵护的童菡,为什么总是这般曲折。善良如她,却还是有那么多人去伤害她。

“好了,童童,不要哭了。这一切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你现在的身子不好,还怀着孩子,不能这样子大哭,当心眼睛会落下病根。

当初你也听到了,医生特意嘱咐你要保持愉悦的心态,情绪上不能大起大伏,你难道真的要为了很久之前的事情,伤害自己的孩子吗?”

虽然心中很是慌乱,但让他更加手足无措的是童菡的哭声。敛眸在心中想着办法,无奈只好搬出孩子的事情,期盼能够起到作用。

“对!我现在怀孕了,情绪不能起伏太大!”童菡说着这句话,离开林阳的怀抱,抬手,狠狠擦拭着脸上的泪水,露出红彤彤的眼睛,像一只大白兔一般。

“不能哭!童菡,你不能哭,知道没有!”

林阳钳制住她自虐的双手,轻柔的将她眼泪擦拭干净。端起水杯,放到她的唇边。温和的望着他,仿佛浸着水汽一般。

“既然想通了,那就不要难过了,喝点儿水冷静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