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夜探

小说: 高手培养系统 作者: 水墨色 更新时间:2019-03-14 01:14:44 字数:2303 阅读进度:312/409

深夜,在月亮升到最高端的时候,于一座宅邸里,一个身穿黑衣,带着面巾的黑衣人,以惊人的速度,窜向夜空。

在连绵的屋顶上轻踏,如一道隐于夜空的影子,丝毫动静都没有激起,以堪称不可思议的速度,掠向城中央的阁楼。

他,自然便是沈渔。

“没想到我也有做飞贼的时候,这幅打扮还不错。”

沈渔无奈的话从面巾下传了出来。

他这下明白了了,为什么做贼的都喜欢穿的一身黑,潜进城主的府邸,不黑衣黑面,总有点不踏实的感觉。

没过多久,沈渔便无声无息的来到了能窥视到豪华阁楼的树丛前。

到了地方,沈渔发现一道与他穿着同样黑衣,蒙着同样的面巾,身高和身材却是偏瘦的身影正躲在那里。

如果不是沈渔感知强大的话,他可能就忽略了这个几乎融合进黑暗的人。

“忍者?”

沈渔眉头一挑,忍者也是日之本特有的一个职业了,以诡异的战斗方式而闻名,和刺客比又多出了许多手段。

“鬼鬼祟祟的,肯定目的不纯。”

他想这话的时候,也不想想自己的打扮和目的。

沈渔轻轻的上前,伸出手,点了点对方的肩膀。

“————!”

正全神贯注观察着阁楼状况的忍者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抓住大腿挂着的钢针,向后刺去。

在那之前,沈渔在他手臂上一按,双手穿过腋下,一只手捂住忍者的尾巴,一只手按在胸膛上,准备用力压断脖子。

但手上触感显示这位忍者是女的,沈渔很快改变了主意,按在胸膛上的手用力揉捏起来。

不愧是忍者,她对此一点反应也没有,张开嘴巴咬向沈渔的手臂,身体像蛇般扭曲,右腿反方向勾向沈渔的腰。

“真狠毒啊。”

沈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然后她就如箭矢般射向阁楼,撞破了好几层木板。

这股声响让阁楼拉起了警报,无数的武士点燃火把在到处搜寻。

咂了咂舌,沈渔换了个方向看向前方,豪华的阁楼里,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站岗的护卫和巡逻的人员,不可谓不森严。

在月色明亮的夜晚,本来并不适合做偷偷摸摸的事情,更别说,还是一处阁楼了,外边的庭院一览无余,一旦接近过去,立刻就会被察觉。

这也是被沈渔扔进阁楼里的忍者,为什么会在外面一直监视的原因。

忍着想要无声无息的潜入阁楼,要么选择月光被遮蔽的时候,要么绕到阁楼的后方,想办法应对巡逻的护卫,然后随机应变,找机会进入阁楼。

但沈渔之前造成的响动,让整个阁楼的守卫都动员起来,两种方法都行不通的。

那个忍者被点了麻穴,冲不破穴位,现在八成是被抓住了。

沈渔显然是不会去等骚乱停止的,以的能力,沈渔轻轻松松便能躲过巡逻的护卫,撬开窗户的锁,掠进阁楼中。

这栋阁楼是栃尾城最高的建筑,顶端的天守阁便是长尾景虎的房间。

几个高大的武士守在门口,沈渔在房梁上嘿嘿一笑,打开从之前的女忍者身上收集来的药物,异样的味道随着清风飘向他们。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不对?”

留着胡须的武士立刻警惕起来,同时用衣袖捂住鼻子。

“怎么了?”其他几个武士经验不足,用力吸了几口气,“好香啊。”

“有毒,别闻!”他话音刚落,几个武士就倒地不起,最后一个武士当即就要扯嗓子大喊,脖子忽然一重,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轻轻的将昏迷武士的关节冻住,放在原位,有人在远处看到了也不会发现不对。

“嘎吱。”

房间的门从里面打开,一个穿和服的女人看到外面的情景不禁一愣,沈渔快速的捂住她的嘴,掌刀挥在她的脖子上。

微吐出口气,沈渔拖着女人进入房间。

看了一眼外面,缓缓的关上门,随后他才打量起这个房间,充满了和风的规格,一边摆放着书架,另一边则是刀剑等武器,一套铠甲折叠在桌上。

极其细微的水声传进耳中,沈渔看了过去,屏风之后,一道模糊的身影在浴池中沐浴,他还闻到花瓣的香味,不屑的撇撇嘴。

“大男人洗澡还用花瓣,真恶心。”

盘膝坐在桌前,日之本人喜欢跪坐,导致长桌非常矮,听着屏风后时不时的传来水声,沈渔微微皱眉,大男人洗澡用花瓣也就算了,还洗这么长时间,难道还把把自己当女人了。

终于,在沈渔等的不耐烦的时候,那人终于洗好了,光溜溜的走出屏风,和沈渔对视个正着,两人同时愣住了。

沈渔睁大了眼睛,从身体上看和男人的构造不同,这显然是一个女人。

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带着水珠,有着令男人招架不住的诱惑,她很快反应过来,俏脸唰的一声,全部变成红色。

“你是何人?”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镇定,双手遮住胸口,“怎么来到这里的?”

沈渔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奇怪的问道:“你就是长尾景虎?”

“我是长尾景虎,是谁派你来的,守护上衫家?越后扬北众?还是……我哥哥?我出双倍的价钱,你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长尾景虎一边慢慢的向书架移动,一边向沈渔谈判道。

“都不是。”沈渔摇了摇头。

“那就是想要钱财,说个数吧,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

“为什么你总想到钱呢?就不能……”沈渔贪婪的注视长尾景虎的娇躯,“是美色吗?”

长尾景虎美眸寒光一闪,“你大可以试试,我不会让你强占活着的我。”

“能闯进我的阁楼,你的本事不小,只要你宣誓向我效忠,财富、女人都可以满足你,我长尾景虎此生绝不会嫁人。”

“要我向你效忠?别做梦了。”沈渔拍着手说道:“真不愧是人称越后之龙的人,器量不小嘛,只不过,实在没想到你竟然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