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无空的境界

小说: 高手培养系统 作者: 水墨色 更新时间:2019-03-14 01:14:18 字数:2270 阅读进度:290/409

“什么?”沈渔疑惑般问道,然后不等小次郎回答,岛中,一群人顺着林间小道走了过来。

“就是他们了。”

佐佐木小次郎朝那群人努了努嘴,无奈道:“在下不才,曾作为武者游历诸国,闯下一些虚名,现停留与此,附近的武士闻名多次前来向在下讨教剑术。”

“所以……”沈渔挑眉。

“在下肚子空空,以空腹之身接受他们的挑战,实属不智,在下的剑告诉我,阁下的剑之技艺精湛,可否替在下和他们打上几场,当然,作为约定,在下将吞食鲸解决,自会和阁下切磋切磋。”

小次郎丢在一旁的鱼骨有小山高,沈渔看着七百米长的吞食鲸,心中不由得苦笑,微微摇了摇头。

“前辈还真会开玩笑,凭你的技艺,即使一只手也能将他们击败吧,不过,前辈想看我的剑道,自无不可,我答应了。”

“哈哈,被你发现了。”小次郎开怀一笑,道:“可别小看他们,在下也想看看华夏的剑艺有何巧妙。”

“必不会让前辈失望就是。”

两人说话间,那群人就快来到近前,沈渔目光扫了一遍,约莫十几人,全部都穿着武士服,身上厚重武人气息无遮掩的放开。

有男有女,沈渔还注意到在这群人身后,还有几十个探头探脑的小孩子。

“佐佐木前辈,我等今日前来讨教「岩流」的剑术。”

十几个武士对佐佐木小次郎行礼道。

小次郎是一个剑术奇才,在拥护和赞扬的光环环绕中成长起来的,曾学剑于日之本剑术大师「中条流」的钟卷自斋通家,中条流是日之本最古老的剑术流派之一,小次郎后为修炼武艺游历各国,独立创立了自己的流派——岩流。

而日之本是一个崇尚武力、崇尚刀剑的民族,国内的武士有着超凡的地位。

所以,对剑之技艺已达剑豪之境的小次郎,是所有武士的憧憬对象,任何武士见了小次郎,正式场合下都必须要行礼,这是他们的武士道。

虽说小次郎并不在意这些,与其说是武士,他更像是一个浪客,如前面所说,是位极其风雅的人物。

正如同沈渔想和小次郎交手一样,这群武士向小次郎讨教的原因是一致的,除了认清自己的极限外,还想在剑豪手中领悟道更深的境界。

“嘛,如你们所见,我正在吃饭。”面对他们的行礼,小次郎不在意的笑了笑,手上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鱼肉。

“我等可以等待。”

武士们齐声说道,他们一开始也被吞食鲸的体型吓到了,但毕竟是死物,心中的震撼不如见到小次郎挥剑的那一刻。

小人物不懂八阶妖兽的恐怖,看到小次身后的鱼身,最多会产生「哦,好厉害」的想法,但对这个「厉害」不知所以。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们今日想讨教剑术的人能不能换一个呢,比如他。”小次郎哈哈笑道,“他的剑术离「空」也只差一步,想必会让各位满意而归。”

闻言,武士纷纷看向沈渔,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空」是剑术大成的入门槛,领悟了「空」,和剑豪也就相差了一步。

剑道的「空」,是一种自由无碍,清澈明澄的心境,临敌之际,不为环境所蔽,不为对方行动所蔽,不为自己感情所蔽,不为自己思考所蔽,而能面对一切的本来面目反应便是「空」。

「空」的意思,亦可视为心境空明之意,看清事物,看清人我,看清一切。然而,这种看透万物之末而直达其本的心境,却非一蹴即就。

进入空境,也意味着剑术超越「人」之境,是剑客所能达到的最高领域、究极的境界,再进一步,便是「神域」的技巧了。

是真正意义上以人之资抵达神域的奇迹,每一个剑豪都是人类的奇迹。

无空故为无敌,能踏入这一领域的,唯有到达了无限之境界的剑客。

无空境界的剑客,只有半先天生灵的大乘期修士能够对付,位于人类武力顶点。

剑豪便是在「空」的领域上走的更远,剑可劈出天门。

沈渔的剑术便是卡在无空前,尽管他知道自己离「空」的境界还很远,但他必须要找到自己的剑道之路。

没有系统学习剑术的后遗症出现了,融合多种剑派自创的剑术,导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忘哪边走。

空灵的剑走空灵的路子,雷霆万钧的重剑走重势的路子,刁钻的剑走偏锋的路子……

各门各派的武学都有一个总纲,沈渔最大的麻烦,便是剑中什么路子都走了。

偷学来的剑术,沈渔虽然能使用,但还没将这些剑术真正化为自己的剑术,等他融会贯通之时,便是进入无空之刻。

如何融会贯通斑驳的剑术,沈渔心中有了解决之法。

他现在的剑术已经不需要去偷学了,完全自成一家,攻守皆备,所需要的无非是面对更强的压力,但世界上能给他这种压力的,也就只有进入无空的剑客。

无空境界的剑客是堪比大乘期修士的强者,圣秀学院没有一人精通此道,或者说,整个空岛,都不一定有这个等级的剑客。

遇上了一位稀有的剑豪,沈渔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挑战的机会,毕竟,不是所有剑豪都像小次郎这么好说话。

沈渔吐出口气,缓缓起身,一把普通的太刀就这么出现在他手中,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这是剑术的比试,灵力、技能等无关于剑的东西是不能动用的。

武士们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走出一个人,行礼道:“东乡义信,请赐教。”

沈渔没有说话,双手握着太刀横架于右边,剑刃向上,于眼睛持平,这是太刀的基础起手势,同时也是最常用的一种。

东乡义信并不着恼,沈渔摆出这个姿势就表明了接受自己的挑战,不报出名字也不算失礼。

他做出了很沈渔不同的动作,剑刃对着正前方,剑尖于额齐高,微微弯曲着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