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我不去

小说: 高手培养系统 作者: 水墨色 更新时间:2019-02-25 02:52:44 字数:2284 阅读进度:180/409

虽然医者的地位不如炼药师,但站在当代医术顶点的扁鹊,救治了不知道多少人,现在国内的顶级世家,都受过他的恩惠,是大秦谁都不愿意惹的存在。

况且医药不分家,除了顶级医者外,扁鹊自身的炼丹术在国内亦是顶尖。

能够无视这个背景,对方不是莽汉,就是有底气不怕医家的威胁,就沈渔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想到这里,沈渔就有了退意,这不是值得丢脸的事情,在他人看来,打不过就跑,非常正常。

拥有系统空间,沈渔可以说已经有了最棒的退路,只是他不想在别人面前运用,一但暴露了能有瞬间移动的能力,下一次出现的敌人很可能就会用尽全力,一击必杀他。

要用,也得跑远一点,最好是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时候进入空间。

心思转动间,沈渔的速度完全不落,手上村雨在空中留下无数刀影,混乱的剑气在两人周身碰撞,诡异的气流把一切事物都给切碎。

“镪————!”

沈渔在一次碰撞之后,身体在地上一转,手中的太刀以一种玄奥的轨迹斩向袭击者。

只可惜,袭击者的武艺超群,手中的六尺长刀一个急停,没有任何晦涩的收回来,提前出现在了村雨下落的中途。

本来,沈渔在使出这一击之后,他就打算逃离别墅了,身体也是这么做的,已经跑到了窗边,但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最后击中对方的武器时,沈渔就想起来自己曾经见过这柄野太刀。寻常刀剑的长度一般是在一米五左右,超过两米的太刀不是什么人都能掌握。

武器的长度超过了身高,很难如臂驱使的使用,太刀并不是长枪,手上能握住的只有剑柄那几十公分,即使是有双剑精通加成,沈渔对这类长兵器运用还是不如短太刀,这是直觉上带来的启示。

当然,双剑精通让沈渔对所有剑系兵器都有一定的天赋加成,花上一段时间也可以掌握长太刀,但是,随着着修为的成长,灵器始终是要淘汰掉的,还有各种可能要更换武器,长太刀毕竟是特殊的武器,也许很再难找到适合属性的了。

换回短太刀,又会有一个适应期,而且,他是双剑精通,挥舞两把六尺长刀,有些不切实际。

很多的技巧难以施展,所以沈渔对武器的要求就是在两米以内的制式长剑或太刀。

沈渔惊讶的是,这野太刀是他在鬼谷秘洞中得到的,有着分神期才能使用的限制,后来作为交换,送给了一个人。

沉默。

打消跳出窗外的想法,身上的异火渐渐消散,沈渔把村雨收回剑鞘,一副放弃战斗的样子静静的看着袭击者。

在大厅中肆虐的火焰被袭击者收束起来,她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有些尴尬的站着。

沈渔依旧平静的盯着她。

“哈哈,那什么,今晚夜色真美。”

似乎受不了沈渔的眼神,袭击者有些慌乱的转移话题。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乔木。”

终于,沈渔开口了,有些无奈的看着大厅的惨状,“把这里弄成这样子,会让我感很麻烦,端木蓉回来了也会生气的吧。”

来者正是乔木,解开了身上的隐藏,精致的脸庞就浮现在沈渔眼睛里,“别在意这些,本来我也不想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只是打的兴起才有些收不住了。”

“要想我不在意的话,就给我把这里修复好啊。”沈渔看在对方是个美少女的份上,没有把混蛋骂出口。

“实在抱歉。”乔木诚恳的鞠躬道,她的功法有判断他人心理的变化,感受沈渔生气了,立刻就答道:“我会让人在端木回来前修好的。”

沈渔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并不是真的非常生气,没有步步紧逼,“说起来,你为什么要袭击我,要不是认出你手上的武器,我现在可能都跑路了。”

“原来是武器的原因。”乔木先是有些懊恼的低声道:“我说你为什么突然就认出我了,原来是它的原因。”

随后才回答了沈渔的问题,“找你当然是有正事啦,只是忽然起了心思,想测测你的真实实力怎么样。”

“就为了这个?”沈渔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测试到了结果又能怎么样?还有你怎么进来的,我明明在这里布置了阵法,你竟然没有触发到。”

“我当然是用钥匙进来的。”

少女这般说道:“我和端木几年前就是朋友了,有钥匙一点也不奇怪,倒是你,布置阵法?除了医术外你还掌握了其他有趣的东西呢。”

沈渔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乔木酒红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第一次见你还只是个筑基期修士,不到半年就突破了元婴期,这可是连我都不及的才能,你身上的秘密,真令人好奇。”

“咳咳……”

沈渔轻咳几声,对这暧昧的话语没有接下,把乔木引到二楼,问道:“有什么正事要找我?”

乔木收起了俏皮的笑容,正色道:“十年一度儒道两家学派的辩论就要开场了,到时候百家的青年才俊都会到场,去那里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儒、道两大学派在百家中是为最强势力之一,其中儒家门生最多,儒生遍布天下。道家宗派最广,分支的天宗、人宗,乃至于同是九流之一阴阳家,也是从道家分流出来的学派。

儒道两家的思想多有相同之理,所以两家弟子都会觉得自己的才是最正确的,谁也不服谁,在很久以前就会有辩论,引经据典,谁能让对方哑口无言,就算赢了。

这是学术的碰撞,吸引了其他诸子百家的参与,演逐渐变成了大秦所有流派的交锋辩论,从中又兴起了一个崭新的流派——名家。

所谓白马非马,名家弟子就如现代的律师,发展到现在,莫说颠倒黑白,就算把沈渔说成是一个女的,他把裤子脱下来都不能解释自己是男的……

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于是,沈渔毫不犹豫的道:“我不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