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惨不忍睹!

小说: 抵死缠绵:驯服小悍妻封行朗林雪落 作者: 大周周 更新时间:2020-03-26 12:03:03 字数:2203 阅读进度:609/2504

“什么?行朗真去了浅水湾?”

封立昕整个人都随之紧张了起来,“河屯有没有发难行朗?行朗怎么样了?会有生命危险吗?”

“行朗他,他被河屯锁在地下室里都三天了……被电击了好多次,最后一次已经开始吐血了。后来我被邢十二打晕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想起那个画面,雪落就忍不住的泪眼婆娑了起来。或许自己的心底,根本就无法将那个男人给剥离开来。

“电击?都开始吐血了?应该是内脏受伤了。”

封立昕立刻站身而起,“雪落,你先好好休息,我这就带人去浅水湾!”

“我也去!我知道封行朗被藏在哪里。”

雪落吃劲儿的想起身下庥,去跟上封立昕的步伐。

可封立昕刚刚走到门口,却被一声嘶哑的厉斥声叫住了。

“站住!你就这么去,是想去送死吗?”

厉斥住封立昕的,是蓝悠悠。她穿着一身厚厚的睡袍,把整个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悠悠……你,你开口说话了?”

看到女人终于开口跟自己说话了,封立昕满眸的欣慰。

“带上林雪落去警察局报案!就说河屯非法软一禁了封行朗。让林雪落出面去指证河屯,才能让老楚动用特种兵。速度要快……不然,就等着替封行朗收尸吧!”

蓝悠悠阴冷着声音说出了自己的方案。

她要让林雪落出面指证河屯。想来林雪落为了封行朗的生命安全,她一定会同意的。

“可,可诺诺还在河屯的手上……”

雪落有些迟疑。她只想救出封行朗,却不想忤逆河屯,从而让儿子林诺受到牵连。

“河屯宝贝你儿子还来不及呢!是不可能伤害他的!”

蓝悠悠冷厉的声音接踵而至。想打消林雪落的顾虑。

“雪落,别再犹豫了!不然行朗真会被河屯折磨死的。”

心切于封行朗安危的封立昕,也跟着一起劝说起了雪落。

一盆郁郁葱葱的吊兰前,丛刚静默了足有半个多小时。

看得出来,他在用外表的平静,来掩饰内心的波澜。

他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卫康走了进来。步履上带着风尘仆仆。

“boss,封行朗已经被河屯软一禁在地下室里三天了。听林雪落的口气,应该是被河屯的义子们‘伺候’过了。伤得应该不重,但不排斥河屯随时有可能会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来。”

卫康将白天见到林雪落的内容,简明扼要的跟丛刚汇报道。

丛刚终于从良久的静默中有了动作。他在从容不迫的给吊兰洒水。

其实这盆吊兰是无需洒水的。

丛刚只是想用这样的动作来表示他很冷静,他可以做到对封行朗的消息充耳不闻。

“把这个消息去通知严邦!描述得再沉重一点儿,就说封行朗快死了!”

“……”

卫康怔了一下。他不理解,所以就多问了一句。

“鹤蚌相争……boss,您这是要做收渔人之利吧。”

丛刚剑收微拧了一些,不答反问,“那你觉得谁是‘鹤’,谁是‘蚌’?”

这一问,着实把卫康给问住了。说实话,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的比喻而已。

见卫康默了,丛刚便又吩咐一声,“去做事吧!记得绘声绘色点儿。”

“好。”卫康应声而退,可却又顿步回头,“boss,这严邦已经为封行朗断了一条胳膊,要是他不肯再为封行朗卖命……”

“知道飞蛾为什么会扑火吗?”丛刚连眼皮都没抬动一下。

“……不知道!是喜光的原因?”卫康猜测。

“一会儿严邦就会为你上演一出飞蛾扑火!”丛刚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

卫康微微颔首,似懂非懂的离开了。

卫康是聪明的,他知道一山不可容下二虎;但他又是纳闷儿的自己的boss这是在忌讳严邦跟他强功劳吗?

再说了,一个是申城的地头蛇;一个是隐匿在申城的与世隔绝之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才对!而且丛刚根本就不稀罕严邦在申城的地位和权势。至于金钱,更是身外之物。

卫康离开之后,丛刚开始用毛巾擦拭自己手。似乎要结束这一天对这些花花草草的伺候。

一个声音传来进来。

“boss,邢老二快到申城了。听说还带上了邢十和邢十一。”

丛刚没有回应这个声音,手里的毛巾在无声的静默中掉在了地面上。

良久,才从丛刚的齿间轻溢出一句话来“我们按兵不动。”

“那封行朗……”

“他死不了的!封行朗死了,就等于gaover了!所以河屯不会让他死!”

卫康并没有直接去御龙城找严邦。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

要说耍嘴皮子,以及绘声绘色,有一个人显然要比他更适合。

那个人就是封行朗的助手,gk风投集团的二当家,叶时年。

卫康将林雪落来找他的事告诉了叶时年,叶时年又从na那里确定封行朗被河屯软一禁在地下室施以暴力之后,叶时年风风火火的飙来了御龙城。

“邦哥,邦哥,不好了,朗哥去了浅水湾,当了河屯的阶下囚……现在已经被河屯虐得快没活气了!听他老婆林雪落说又是电击,又是鞭打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果不其然,叶时年的口才,要比卫康利索多了。关键还能绘声绘色。

“什么?封行朗去了浅水湾?他去浅水湾干什么?他妈又不在那里!”

严邦冷嗤一声。很不理解九死一生的封行朗为什么又去了浅水湾。

“他妈不在那里,可他老婆孩子在啊!听na说,朗哥是主动去给河屯当阶下囚的。目的就是为了感化他的老婆孩子!”

叶时年如实说道。

严邦的一颗心麻凉麻凉的。

自己为了封行朗那个賤人,差点儿连命都搭上了;可封行朗那个賤人竟然把自己的命毫不珍惜的送去给了河屯?!

还它妈的玩什么感化?

感化他妹啊!真它妈够犯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