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只是吃醉酒了而已

小说: 督长在上:我家夫人超凶的辛南溪李慕白 作者: 盛夏梅子汤 更新时间:2020-06-30 10:16:39 字数:2134 阅读进度:60/71

白天的时候,李慕白吃饱喝足的霸占了辛南溪的床铺,让她只能缩到书桌上,到了晚上,这才换上了一身黑衣准备离开。

辛南溪雀跃不住内心的欢喜,又是收东西,又是递东西,都把窗子给辛南溪打开了,巴不得李慕白现在就赶紧离开。

李慕白瞥了一眼嘴角已经高高勾起的辛南溪“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早点离开?”

辛南溪嘁了一声“哪个正常的女人会希望自己房间里出现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闺房里?是觉得自己名声太好,愁嫁出去?我又不是傻子,要不是现实不允许,我都想去买点礼花爆竹来庆祝一下了。”

李慕白捏了一下辛南溪带有婴儿肥的脸“你这嘴巴是越来越厉害了,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疼的辛南溪狠狠拍开了他的手,揉着自己有些微微发红的脸,小声嘟囔了一句“还不准让人说实话了,真是够霸道的!不讲理!”

李慕白看了一眼楼下,楼下的人正准备换岗了,李慕白就趁机跳到了草丛里,楼下的警察听到了动静就警惕的用枪指着草丛道“谁!”

辛南溪就在这个时候冒出头,可草丛中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一旁的另一个下人捶了他一下“别草木皆兵的。”

另一人有些担心,还一直够着脑袋的往草丛里看,可里头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清楚“我总觉得那里有人。”

对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疲倦的道“别想那么多了,我看是你是不是犯烟瘾了,我们几个都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怕是你烟瘾犯了,耳朵出问题了,赶紧去抽支烟解解馋吧。”

说着,还从烟盒里拿出了一只烟递给了那名男子,男子洗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或许真是烟瘾犯了吧。”

而李慕白则趁着这几个下人偷懒躲在一旁抽烟的时候就悄悄的溜走了,于副官就在不远处等待着,见李慕白来了,这才满心欢喜的迎了上去“长官,您总算是出面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那边情况怎么样?”

“张督军巴不得您现在‘入土为安’,棺材和白布都已经给您买好了,张督军也担心人会不会有问题,似乎也在怀疑,可属下已经都好好的安排好了,尤其是任长官吓得腿都软了,张督军才相信了,但也派了不少人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而且,已经准备上报了。”

李慕白沉思了片刻后点点头“这很正常,我说的是另外的事情。”

“如您所说,张烈已经将自己的家眷给送走了,还在外头买了黄金地段的房子和铺子,已经是准备移民了,这北平城就只有几个姨太太了,张督军手底下的人最近也加快了手脚,虽然很隐蔽,但属下还是发现了,已经派人跟着过去了,似乎……”

于副官顿了顿,警惕的看了看左右,又还是很不放心,凑到了李慕白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李慕白眉头紧皱眉头,脸色顿时就黑的厉害“张烈现在是越发的过分了,居然明目张胆的做这些事情,而这北平城居然没有一人吭声,权当做看不见,那就没有人报警吗?我记得辛副厅长倒也是个正直的,出了这么多失踪案,难道就没有人出面吗?”

于副官摇摇头“他们每次拿人的时候都是精挑细选的,这些女孩子都是身份卑微的孤女,有人想要报警,他就派人威胁,一般人家哪里敢吭声的,自然也就偃旗息鼓了,有些个别硬骨头的,也就解决了,在这乱世中,死些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警局也是官官相护,有些事情还没有到上头就被人给拦下了,上头也不好处理啊。”

李慕白无奈的摇摇头“这北平,真是脏的厉害啊!着实是让人恶心,果然,表面看起来越是繁华的地方,这背地里就越是肮脏不堪,成了,就这件事情吧。”

“明白!”于副官嘿嘿一笑,接下来是有的闹了。

翌日,张烈便让人将白都给挂了起来,并且还让人准备了好李慕白的衣冠冢,就等着发丧呢,搞得路过的百姓们也纷纷站在门口议论。

都在议论着着这个年轻的镇守使怎么就这么没了,觉得真是可惜。

可就在此刻,李慕白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看着“复活”的李慕白,惊讶的合不拢嘴。

议论之声却更大了“哎呀!这不是镇守使吗?”

“就是啊!这个镇守使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吗?”

“报纸上是不是写错了?!可是那照片上的军装是没有错的啊!”

李慕白也不顾众人的指指点点,伸手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身上也是有一股酒味,让人觉得有些难闻。

李慕白打了个嗝,在军部众人的震惊下缓缓走了进去,张烈本来还在屋子里准备着,突然手底下的人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督军!不好了!李慕白回来了!”

张烈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一把揪住了心腹的衣领“李慕白回来了?!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当场就丧命了吗?不是已经让人确定了尸体没有问题,那尸体上的疤痕都已经对得上了!这怎么可能还能活着回来!”

那心腹摇着头也说不知道,张烈气得一把推开了心腹,大步的就朝着外头走去,还没有踏出房门,果然就看见了李慕白衣裳有些凌乱,看起来像是宿醉了一般的模样。

李慕白见张烈不可思议的神情,心里就忍不住偷笑,但面上还是装作头痛欲裂的模样走了上前,一脸不明白的问道“督军,这是怎么了?我就是吃醉了酒,在酒楼躺了一日,我这府里怎么就都挂了白了?我府里有谁出事了吗?”

张烈气得怒火冲天,可是面上又不能显露出任何的愤怒,又只得做出一副震惊又欢喜的神色来,可张烈却是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

看起来十分的滑稽搞笑“贤弟!我们都以为你出了车祸了!没想到这只是个意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