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有花萝卜在,不缺吃的

小说: 魑鱼外传之雾洇鬼盗 作者: 刘狗娃 更新时间:2020-06-30 10:46:22 字数:2362 阅读进度:230/232

炽鱼抱着瓶子,在萝厌鄙夷的目光下把最后几滴也嘬了个干净。

连瓶盖子都仔细舔了一遍。

饶是叶玥见过不少大场面,也是被这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

萝厌“啧”了两声:“你是饿死鬼投胎么,非得吃成这副德性……能不能给血族长点儿脸?”

炽鱼白了他一眼,一边舔着嘴唇:“谁说我是血族。”

“行行行,饱了么?正事儿,说正事儿可以么?”萝厌不觉有些头痛,他甚至开始后悔给炽鱼血了。

炽鱼点头:“我都说完了,该你了。你们不是在澄江边上打群架么?怎么又来这儿了?”

“三军对峙,你管那叫打群架?”萝厌扶着额头:“敢情你觉得我们都是街边儿的小混混哪?”

“哦,对峙,对峙……对了,还有么?”炽鱼指着空空如也的瓶子,一脸无辜:“没吃饱没力气。”

“有……有!管饱行么?”萝厌有气无力地瞪了她一眼,回头又取了一瓶递给她。

炽鱼捧宝贝似的接过了,脸上褶子都要笑出来了。

“你那大牙花子收着点儿!女娃家家的,丢不丢人!”萝厌骂道。

炽鱼抱着瓶子都乐开了花儿,哪儿还顾得上他说什么。

萝厌看向叶玥:“老叶,这事儿能跟她说么?”

叶玥摇摇头:“你要为她好,就别告诉她。”

“说得是。”萝厌点头。

炽鱼腮帮子喝得鼓鼓的,一边含混不清地嘟囔着:“你把我带回来做什么?你们不是夜月的人么?”

萝厌轻笑:“你没听到老叶说不告诉你么?”

叶玥笑道:“鱼儿你伤成这样就别乱跑了,你是阿岩的朋友,这里很安全,而且……”他瞄了一眼萝厌:“有花萝卜在,你不愁吃的。”

炽鱼咕噜咕噜又喝完一瓶,空瓶子一伸毫不客气地递给萝厌:“还要!”

既然他们没打算告诉她那日在澄江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对自己又没有恶意,炽鱼干脆就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又喝完了?”等萝厌惊讶地发现他的存货被炽鱼扫了个干净,她才心满意足地打着饱隔儿拍了拍鼓鼓的肚皮,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一脸期待:“明儿还有么?”

萝厌扶了扶额头:“老实说,你是不是把家里吃穷了才离家出走的?”

第二日清晨,炽鱼蹦跶着就去找萝厌。

头天才饮了血,即使不能使用灵力,她的精神也好了很多,行动自如。

萝厌伸了个懒腰:“怎么,又饿了?”

炽鱼点头,使劲点头。

“没存货了。”萝厌没好气儿地说道:“都让你吃光了。”

“不是说好的管饱么……”炽鱼嘟着嘴抱怨了一句。

萝厌扔给她一个瓶子:“最后一瓶。”

他转身走了,嘴里还嘟囔着:“真是怕你了……”

“哎?”炽鱼乐呵呵地接过就饮了一口,刚走几步就撞上了“墙”,“啊哟”一声跌坐地上。

再抬头一看,这哪儿是墙,明明就是人。

他的眼神冷冷的,也没有立刻拉炽鱼起来。倒是一旁的魁斗笑得幸灾乐祸:“你男人可是吃醋了,谁让你在别人那儿讨吃的?”

炽鱼瞪了他一眼:“什么叫我男人。”

鬼头陀这才伸手拉她起来,言语有些生硬:“没事儿吧?”

炽鱼点头。

魁斗围着她转了一圈儿:“嗯,不错啊,活蹦乱跳了……”

他枯瘦的脸颊忽然凑近了炽鱼的脸,鼻子几乎都碰到她的脸。

炽鱼一缩脖子:“干啥?”

魁斗伸手擦了擦她嘴角残留的东西,笑得十分邪魅:“偷吃什么好东西了?”

“没,没……”炽鱼下意识地将瓶子往身后藏去,忙看向了一边:“奶,牛奶……”

魁斗饶有兴致地盯着炽鱼看:“哟,谁家的牛奶是红色的呀。”

炽鱼一捂嘴:“我还有事,走了……”

鬼头陀略微皱了皱眉,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些复杂的情绪。

魁斗怎么肯放过这种看热闹的机会,闪身就追了上去。

炽鱼才跑了几步就见魁斗已经又挡在面前了,一脸坏笑:“你给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炽鱼把瓶子捂得更紧了。

“啧,又不抢你的。”魁斗笑道。

“别闹了,你还怕他们发现不了我们呢。”鬼头陀冷冷道:“鱼儿,赶紧跟我们走。”

炽鱼别了别嘴,有点犹豫。

“磨叽什么,赶紧。”鬼头陀拉起炽鱼就走。

“那……”炽鱼还有点舍不得。

魁斗已经哈哈笑出声儿来:“鬼老头,你是不是不给人家吃饱啊?瞧这小眼神儿。”

鬼头陀瞄了一眼炽鱼死不舍得撒手的瓶子,微皱了皱眉,低声说道:“你要这个,我给你找就是。”

“哎?”炽鱼一愣。

“就是,你早说呀。之前该不是被饿晕的吧?”魁斗仍然没有要放过这个话题的意思。

炽鱼幽怨地瞥了他一眼:“这儿不是越山居么?咱们不是来找井先生的?为什么要走?”

“这里现在都是夜月的人了,咱们找戮爷汇合,另想办法。”鬼头陀说道。

“昨儿夜里我们都探过了,这里没有井先生的影儿。”魁斗难得正常说话了:“话说这些人你认识?”

炽鱼点头。

“你加入过夜月?”魁斗眉毛一挑。

炽鱼摇头:“没有。”

“不管你跟他们怎么回事儿,我们是来接井先生的,把稳起见,暗中探查比较好。”魁斗说道。

炽鱼心念一转:“不如我先留在这儿?”

魁斗虚着眼睛看着她。

“我陪着你,魁斗找到戮爷他们,我们就走。”鬼头陀说道。

“嘿,你就这么给我安排了?”魁斗不乐意了。

“那你想怎样?”鬼头陀皱了眉。

“我们换。”魁斗嘴角一勾。

“你……看着鱼儿?”鬼头陀不明白一直跟鱼儿抬杠的魁斗忽然提出看着鱼儿,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哎,放心放心。”魁斗挥了挥手:“我保证她吃好喝好,行么?”

炽鱼点点头,示意可以。

鬼头陀嘱咐了两句也就离开了。

魁斗看着炽鱼,看得她有点毛骨悚然,他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尖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