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狂风式

小说: 一缕春光 作者: 慕容兰烟 更新时间:2020-02-10 23:04:50 字数:3468 阅读进度:27/83

大圣在拍打光子肩膀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光子背在背上的诀别抢,此时已经拆为四段,用衣服裹起来,背在后背,因为他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或者更因为他不敢随便放下,不想放下它,第一眼见到它,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共鸣,它,这柄红色大枪,好像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是的。

“这是什么?”大圣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哦!”随即光子忙从后背将四截枪杆取出来,迅速的拼接好,好一柄大枪,红色强身好像热血铸就,银色枪头隐隐撒发着摄人心魄的威力,“这是我在大理无意间得到的!”

三人忙凑过来看,大圣大咧咧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是一件老古董啊!”

“诀别?”善于仿制各种作古的赝品贾艾礼自然瞬间就认出来这枪身上两个篆字,“有些年代了应该,猪猪你说呢?”

猪猪淡淡道:“现在潜龙也好,其它星门势力也好,基本没有人用热武器了,因为热武器对于超过三星的高手基本已经没有多大用途了,这柄大枪不错,不如以后光子你就用它来当兵器也好!”

“用它当兵器?”大圣第一个反对:“这么大,这么重,这么长?还没打到敌人,自己都给累死了!”

“是啊,这带着也太不方便啊,这老古董,一不留神再给弄折了,倒也蛮心疼的呢!”贾艾礼也不赞同!

“恩,多谢兄弟们好意,我也是不想用什么武器,而且我又不会什么枪法路数,一颗92年的手雷扔过来难道拿这枪柄像打棒球似的砸回去啊?”光子心里感谢几位兄弟的好意。

“恩,不早了,光子你刚回来,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再聚,反正现在甲组就你一个,也不能接什么任务!”贾艾礼以前最是喜欢大家凑在一起热闹的,但是自从毁容之后,任何事情都是意兴阑珊……

“我也回去睡觉了,不过,我就住在猪猪楼下,你等下帮我去修理一下我那个电动轧面条的机子吧,一只手没法擀面条啊!”大圣是河北保定人,喜欢面食,除了驴肉火烧,最喜欢吃纯手工的擀面条,但是断了一条手臂之后,就只能买了机器做面条了!

听到这句话,光子的眼眶内泪水开始打转,两个人走后,猪猪竟然迅速的将门反锁,认真的看着光子,两只手扶着光子还没有来得及收拾起来的长枪:“光子,你知道这枪的来历吗?”

光子看到了夏明白的神情很是急切,认真,而且态度很凝重:“听说是明朝西平王,也就是云南沐王府沐王爷沐英的武器!”

“错,沐英不是用枪的!”猪猪表情严肃,直接否定了刘春光的话。

“那……”光子看着这柄大枪开始疑惑。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是如何进入潜龙的吗?”朱猪猪缓缓坐在了椅子上,因为站的时间稍长,就会累的颤抖。

“记得,你说过,你当年在国家队考古的时候,去发掘西楚霸王项羽的陵墓,将那霸王鼎拿来泡脚,拿霸王枪用来烧烤而被开除了……”光子看着朱猪猪的眼神继续说道“不过我们都知道,你这是在开玩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已经消失了的过去,包括坦克老大,大圣和赝品,还有我……”

“不,我说的是真的!”

“什么?”

“当年我们的确开掘了项羽的陵墓,而且陵墓中出土的霸王鼎和霸王枪都是赝品!”

“这……”刘春光很是震惊!

“项羽是怎么死的?”

“历史记载是被刘邦逼到了乌江自杀的啊!”光子用自己的认知回答道。

“那他的武器会安然的随他下葬吗?刘邦才没有那么好心,而且历史都是胜者书写的,世人都知道霸王鼎,霸王枪,那是因为项羽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它身边的物件都以他的名字来命名,而其实那霸王鼎叫做混元戊鼎,那霸王枪叫做诀别枪!”朱猪猪最后一句,是看着光子手中的长枪说的。

“啊!”光子全身一阵颤动,好像被朱猪猪的言语震撼了,但是又好像脑海中被撕开了一道缝隙,清晰又模糊!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实力,不认可我的元力级阶,但是你绝不能怀疑我鉴别古董的能力,你手中这就是当年项羽称霸天下的诀别枪!”

“嗡!”刘春光脑海中好像一阵闷雷碾过,冲天号角长鸣,厮杀声,呐喊声,马蹄声陡然混乱,他自己感觉好像一下子置身于千军万马的混战之中,而自己却独立骏马头前,笑傲沙场,横行疆野,一具具尸体堆积成山,一道道血流成河,怒马奔腾,箭矢流星……

“光子,光子……”刘春光好像陡然间做了一个奇异的梦一样,被朱猪猪唤醒,擦了一把额头的大汗“我怎么了?”

“你没事,应该是这柄大枪找到了它的主人吧?”朱猪猪淡淡的说道,“你相信传说吗?”

“我是无神论者!”光子坚定的回答。

“呵呵,那你相信天意吗?科学有的时候是不能解释的,你说做梦是人的个体行为吗?既不能用鬼神论来解释,所谓的科学更是无法自圆其说……所以,我把它叫做天意……”

“我……”

“跟我来!”朱猪猪扶着椅子移动身子,以为他就是坐的时间长了也不行,身子已经虚弱到了这种地步。

走进卧室,朱猪猪从床底下一十分不起眼的鞋盒子里面取出来一面不知道什么材料的,半透明又软乎乎的东西,大约一本小学语文书那么大小一张,递给了刘春光:“给,这或许你有用!”

光子拿着这张东西翻过来倒过去,什么都没有,黄乎乎,灰乎乎的,扬起手,放在灯下,什么都没有!

朱猪猪止住了光子,带着他向右推开了书架,是潜龙特工都知道的,一旦遇到了紧急时刻的避险通道,直接通往地下室,每个房间都有,而且地下室坚不可摧,人一旦从上面进入,入口立即封死,与整栋别墅混为一体,只能等人从地下室出来,然后用密码从外面重新打开!

“轰”短暂的轰鸣,两个人站在紧急避险通道电梯落入朱猪猪的避险地下室,他毕竟也是为国家有过贡献的人,所以这配置也是不能少的。

“这里的感应器我已经用水银隔离了,相对安全!”然后扶着昏暗的墙边往里面走,这地下室虽然是单独的,但是却很大,高有五米,长约十几米,宽也是十来米,两个房间格局,一个堆满了生活用品,一个休息的房间!

朱猪猪从生活房间去了一小水果的小刀,在自己左手食指轻轻一划,忙拿过光子手中的那黄皮,滴在上面,光子没有多问,忙仔细观瞧,“咦?”

黄色上面渐渐出现模糊的字形,不是篆字,比篆字更古老,朱猪猪有些惭愧道:“我只能看出来是四个字,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字,应该是甲骨文更或者更早的……”

“不,是三个字!”光子竟然满面红光,神情坚毅,两只大眼透过眼镜片,死死的盯着黄皮上面的好像蚯蚓,好像蝌蚪的所谓的文字!

“三个字?”

“对,三个字,不是甲骨文,也不是更早的虞和华,是一种特异的字体!”

“你怎么认识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一看就知道,我的记忆里面好像有这几个古字似的,好像它们都不属于我们这个时空那么遥远,但是我又偏偏认识它们!”

“怎么读?什么意思?”

“狂风式!”

“狂风式?”

“对,狂风暴雨的狂风,样式的式!”光子言语无比肯定,“猪猪啊,你从哪里得到这张皮子?”

“我们说到了霸王项羽,自然是从霸王项羽的陵墓中带出来的!”

“那么严格的审查,你怎么带出来的?”

“我自有我的办法!”朱猪猪缓缓坐在了床头“倒是你,这柄诀别枪,这张黄皮纸,让你更加神秘起来,我所说的天意,就从你身上体现了,你自己如何认识这件事情呢?”

“既然这黄皮纸可能和这诀别枪有关,那么我可以研究一下这黄皮纸,毕竟它上面有字!”光子不会怀疑朱猪猪对古董的认知和判断的,他说这诀别枪就是西楚霸王项羽的霸王枪,那就绝对是!

“区区三个字……”

三个字逐渐变淡了,光子随手从桌子上拿起来水果刀,将自己的食指划破,滴在了黄皮纸上,突然黄皮纸竟然开始散发着昏黄的光芒,然后越来越亮,光子的眼镜开始反光,朱猪猪大吃一惊!

他试过多次,从未有过的事情,只见光子脸色也是一变,但是却突然嘴角露出笑意,黄皮纸脱手而出,竟然化为一道金光,硬生生戳在了那坦克都炸不开的墙壁上!

光子右手抓住诀别长枪,枪头猛地一沉,这密不透风的地下室竟然猛地掀起一股飓风,硬生生将朱猪猪吹倒在床上,猪猪脸色苍白,头发散乱,看着昏暗的金光之中,光子好像被一阵旋风包围,长枪枪头“呼”的扬起,好像所有劲风都凝聚到了枪头之上,极速在枪头旋转,凝聚,风与风,风与枪头,风与空气,风与空间,“嘭”的一声闷响,整个地下室都是一阵震颤,好像地震了一样。

猪猪一下被震到了地上,努力的喘着粗气,“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光子走到了墙边,伸手取下那黄皮纸,但是那黄皮纸却瞬间化为灰烬,光子有些失落,喃喃道:“还有四个字,你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