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天堂地狱

小说: 一缕春光 作者: 慕容兰烟 更新时间:2020-02-10 23:01:58 字数:3323 阅读进度:4/83

“光子,你就是个天才!”贾艾礼对着光子竖起来大拇指,然后朱猪猪和大圣,都是对光子竖起来大拇指。

以几个人的身手,从楼梯的两侧微微助跑几步,直接就蹿到了楼梯平台上,几乎不到五秒钟,光子,赝品,大圣和朱猪猪全部上了楼梯,全部站在了秦盈小护士的身后,大摇大摆的根本不拿她当回事,作势就要向着20层楼走上去。

急的秦盈一跺脚,“你们……无赖!”猛地一转身,差点和光子面对面撞上!

“呵呵,大侄女,你动了哦,你输了,让我们带着你坦克叔叔去接你妈妈吧!虽然你还是个小孩子,但是说话也要算数的对不对?”光子微笑着看着满脸通红的秦盈。

秦盈又一跺脚:“我不是小孩子……”有些委屈似的,因为她的聪明遇到了对手,心有不甘,狠狠的白了一眼刘春光。

就这样,坦克老大被四位哥们打开了诸多巾帼英雄的阻拦,来到了20层,现场布置的很漂亮,粉白色的纱帷和鲜花路引,蓝色地毯配上七彩的霓虹更加让场地瑰丽无比,柳培培一方亲友也不多,约莫三十多人,加上大厅内三十多位学员,而坦克一方只有他们五个,至于原因那是属于潜龙大队的规定,他们的身份特殊,不能公开。

秦盈撅嘴跑到了T型台最上面,揽着新娘子妈妈的胳膊,好像低声说着什么,柳培培认真听完,笑着拍了拍宝贝女儿的后背,也是笑着低语几句。

贾艾礼第一个凑过来:“嫂夫人,您这些学员真是厉害啊,若不是她们相让,我们现在还在大厅对峙呢,呵呵,看来她们也都懂您的心思,早就想跟我们老大成婚了,哈哈!”

“虚伪!”秦盈白了一眼贾艾礼,然后跑到后面去换衣服了,她也要为妈妈做伴娘。

柳培培一袭白纱,虽然快要40岁了,但是因为习练武术,保养的也很好,看样子也就是30来岁模样,加上今天的妆容,十分的美丽动人,“你就是巨大时常提起的赝品贾艾礼兄弟吧?我可是听说过很多你的光辉事迹呢,他说你敢穿着睡衣从28楼跃下……”

“咳咳……嫂子,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个……那个……坦克老大怎么不说说我的光辉事迹!”有些尴尬的忙退到了一旁。

音乐缓缓响起,夜色渐沉,司仪精神的站在舞台上,开始了他的工作,“女士们,先生们,尊敬的诸位……”

婚礼有序的进行着,舞台上的坦克和柳培培满脸的幸福,秦盈换了一身粉色的礼服,更加的娇俏可人,也是眼圈泛红的一直随在妈妈身边,又是激动又是不舍,而钱穗穗几人则是与贾艾礼,大圣,光子几人坐在一张桌前,看着激动人心的画面,女生都是很感性的,一个个眼圈泛红,而贾艾礼也是一直发挥他的特长,三言两语就将周围几个小女生给忽悠的花痴一般……完全没有了适才那副要打要拼的劲头了!

整个舞台只剩下新娘新郎和秦盈三人了,司仪站在舞台下角,“那么现在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准备那象征甜蜜的香槟塔和九层蛋糕,祝愿一对新人永远甜蜜幸福,长长久久……”

随着掌声,两张桌子被缓缓推上了舞台,香槟酒杯六层,每一杯都是晶莹剔透,洋溢着甜蜜,那九层高的蛋糕塔也是载满了幸福,就在新婚夫妇一起握着刀要切蛋糕的时候,光子眼角瞥见了来的时候,那四个“XX婚庆”衣服的身影,四个人站在台后,眼睛却是盯着那九层蛋糕,眼神之中却是带着狠辣,不对!

光子立即站起来,突然道:“赝品,猪猪,那四个人有问题!”

刘春光的直觉他们都是有所领教的,此时再一次说那四个人有问题,立即站起来,眼神锁定了那四个人,大圣大步流星就追了过去,而光子则是一边向着舞台跑上去,一边大喊:“坦克,不要切蛋糕!”

但是刀已经切入了蛋糕里面,光子急的顾不得藏匿身手了,速度猛地提升,好像一道残影飞扑向了舞台,但是依然晚了一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光子只来得及抱住了最前面的秦盈,用身子挡住了藏在蛋糕中的爆炸物,两个人同时被炸翻出去,现场立即混乱,惨叫,惊叫,桌椅翻飞,霓虹迷乱……

火药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空间,触目飘着缕缕婚纱的丝线,整个舞台被炸成了一个黑洞,边角还燃烧起来,周遭皆是低沉的呻吟和呼救声。

在蛋糕内的爆炸物引爆的那一刻,柳培培挡在了坦克身前,此时粉白色婚纱全是鲜血,脸上,身上到处伤痕,抱着坦克倒在地上,坦克也是浑身鲜血淋淋:“培培……不……培培……”狠狠的将柳培培抱在怀中。

秦盈恍悟过来,哭着爬到了妈妈身边,“妈妈……呜呜……”抚摸着妈妈满是鲜血的脸。

柳培培凝视着坦克的眼睛:“帮我……帮我照顾好……照顾好盈盈……她从小没有父亲……帮我……”话没有说完,直接胳膊向下一滑,缓缓闭上了双眼。

“培培……”坦克一声悲吼,埋头痛哭,虽然作为潜龙大队的成员,见过诸多生死,但是此时可是自己的新婚妻子,就这样被炸死在自己面前,心如刀绞,“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会把盈盈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刘春光为了保护秦盈,直接也是被炸的遍体鳞伤,西装成为了碎片,全身渗着血渍,受伤严重,昏迷过去,而大圣,朱猪猪,赝品去追那四个可疑之人,三人却已经从早就准备好的路径逃脱,只有一个逃的稍慢,被大圣一拳砸碎了肋骨活捉了……

还有前来参加婚礼的诸多亲友,有的受了轻伤,朱猪猪立即组织救援,在不能暴露身份的前提下,报警,然后救护车,带去医院,他负责现场与警察的交接,大圣与贾艾礼则是带着那活捉的凶手悄悄离开大厦,光子直接被送入医院治疗。

坦克在太平间,新婚妻子柳培培的尸体前守护了整日,不言不语,贾艾礼三人处理完相关事宜,前来看望他,他只问了一句:“那个人呢?”

“已经交给了组织!”朱猪猪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坦克站起来,大步就往外走,“老大,你要去干什么?”贾艾礼从后面追上来问道。

“我去杀了他给我的妻子报仇!”坦克眼神露出寒光,要吃人的模样。

“不可以……”三人拦住了他,“组织已经接手了这件事情,正在调查根源,我们不能自己出手的!”然后连拉带扯的将他拦住,最后,坦克抱着脑袋,蹲在医院走廊的角落开始无声的抽泣,良久,沉沉的昏了过去……三人忙将他抬入一间病房,交给了医生。

“你们谁是刘春光的家人?”一道护士的声音问,“他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是我们医院血库没有他的血型!”

三人对视一眼,贾艾礼突然道:“坏了,光子的血是无比罕见的TTMN型,千万人中无一的血型,怎么办?”

“那他的直系家人有没有在附近的?不能耽搁了,他失血太多,两个小时内如果不输血的话,会有性命危险!”护士又说道。

“光子的直系家人?”三人一时间都愣住了,作为潜龙大队的成员,一切都是绝顶机密,更别说身份和家人讯息了,立即急的走廊转圈。

“队长,我是二队甲组朱猪猪,组内刘春光失血过多,我们大队内有没有TTMN型血液?”夏明白拨通了潜龙大队二队队长的电话!

“失血过多?”里面的二队队长也是有些着急,每一名成员都是国家的宝贝,“据我所知,只有一队的乙组的李中朝也是极为稀有的血型,但是也不确定是不是TTMN型,而且他现在希腊执行任务,最快也要后天才能返回基地的,你们先让医院多方联络,我这就请示上级,然后打电话给当地有关部门协助寻找血源!”

“是,队长!”

三人隔着玻璃窗看着全身裹着纱布,昏迷不醒的刘春光,心里阵阵焦急,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圣在走廊间来回“登登登”的踏着步子,贾艾礼和夏明白也是紧皱眉头。

又过了半个小时,一名护士走出病房:“伤者的心率越来越低,再没有血浆的话……”

“护士,大夫,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他!”贾艾礼一改往日的不羁,快要哭出来一般,拉着护士和医生的胳膊恳求。

“对不起,没有血浆,我们也是无能为力!院长已经下了命令,竭尽全力救活他,但是没有血浆……”医生摘下口罩,满脸的歉意。

“抽我的血吧!”一声淡淡的,憔悴的声音从走廊间传来。

是脸上也带着伤势的秦盈:“我的血就是TTMN型,而且他也是为了救我受伤的,抽我的血吧!”

“啊!”三人又是激动又是感动,立即包围了秦盈,“盈盈……你,多谢你,多谢,以后我贾艾礼甘愿为你做牛做马,当你的贴身保镖,多谢你!”一直潇洒不羁的贾艾礼此时竟然有些语无所措。

“不用,若不是他抱住了我,我怕也就被炸死了……”眼角划过泪痕,那么的凄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