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科学的尽头

小说: 一缕春光 作者: 慕容兰烟 更新时间:2020-02-10 23:01:51 字数:6768 阅读进度:1/83

世界历史看中国,中国历史看西安!

西安,古之长安!千余年前辉煌灿烂,终抵不过时迁史进,化作神话与传说……

曾大汉雄风,汉武帝征伐四方,名将卫青,霍去病携天子之威,定南蛮闽越,击北胡匈奴,平边陲西域,威震寰宇,让匈奴王庭远迁漠北,长城以内再无纷扰!至今,我们沿用“汉人”称谓!

曾大唐盛世,唐太宗玄武政变,开创贞观之治,文治武功,八方来朝,四海臣服,周边附属国,称臣国连年进贡,络绎不绝,使得我中华古代历史文明达到顶点,为封建王朝最强大的时期,而今依然在世界各地,都有“唐人街”存在。

《史记》有云:“汉长安,秦咸阳也”,汉长安是秦咸阳遗址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古咸阳因为战乱,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咸阳,全世界听到这个地名,都绕不开一个永传历史的伟大人物,曾经一统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开创伟大历史的秦始皇帝嬴政,曾金戈铁马,天下称孤,万民敬仰,星辰为其摇曳,山河为之颤抖,然已经随历史长河远去,但是他给后人留下的一切,依然令人无比震惊,最带有神奇色彩的就是如今的秦始皇陵兵马俑!

五名男子从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走出来,每个人都被赠送了一件伴手礼,袖珍型的小兵马俑,也甚是可爱。

个子最高,同时也是最魁梧的,一边摆弄着手中的小兵马俑,一边开口道:“兄弟们,今天我可算是开了眼啦,你们说,两千多年前,那些秦朝的工匠技术竟然如此之高,就这些陶俑泥人,瓦罐锅盆,真真是千人千面啊,头发丝都这么精细,还有……”摸索着自己手中的小型马俑模型,“这马鬃都丝丝分明,更有那些士兵用的武器,战车竟然是青铜焊接工艺,而且看上去还远超我们现在的水平,那青铜剑,给弯着压了一千多年了,现在展开来,竟然一点也没有折痕,还是笔直如线,吹发可断,这技术…秦朝可是没电的啊,他们怎么做到的呢?…”一边说一边不停地连连咂舌!

“我说大圣,你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啊?你是想说有外星人帮他们做的?还是你二大爷带着电焊机穿越回去了!”长相十分帅气潇洒的男子,手中上下抛玩是一跪射俑小模型,他率先接过这个名叫大圣的话头。

“赝品,我去你二姥姥的,就算是我二大爷带着电焊机穿越回去,他们那里也得有电不是,哈哈哈!”大圣推了一下叫赝品的绝版帅哥。

台阶最下面有两个戴眼镜的,左边的瘦瘦笑眯眯说道:“大圣,咱这次任务完成的简单吧,不过就是公费旅游了,下了任务直接咱们可是奔坦克老大婚礼去的啊,正好也都歇歇,以后你想有这么简单的任务都不可能喽!”说着话,对着大圣摇晃自己手中的将军俑。

“诶,老大结婚你兴奋啥?对了,我说猪猪,你不说我也得问问了,你说这秦始皇当年这些兵马俑之类的,真的是他自己造的?还是外星人?还是神仙造的?以他们当时的工艺水平,根本就是不可能啊!”大圣两大步迈到了台阶下面,扒拉着戴眼镜,被叫做猪猪的肩膀,煞有其事的问道。

年龄比其余四人稍大,一脸正气的粗犷汉子扯了扯领结,“嘿嘿,我说你们几个,在研究秦始皇啊,去问司马迁不得了,他还在《史记》里面说这里有个地宫呢,里面有水银布满江河湖海,夜明珠形成日月星辰,各种奇珍异宝组成花园小径,然后再整了几十万兵马俑给他站岗,准备去阴间给阎王爷发动政变了!”

“哈哈哈”又是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坦克老大,那你说,他这些东西怎么造的?”大圣举着手中小型战马俑,抛出来一个世界上没人能回答的问题!

“外星人!”

“神仙!”

赝品和猪猪两个一人一句,都是面无表情,好像很认真的回答大圣的话似的!

“蹬蹬蹬”大圣竟然快步跑到了四个人前面,转身正对着几个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坦克老大,赝品,猪猪,光子,咱们这两年也是做了一些很是出乎常理的任务,你们说,你们是相信科学,还是神学呢?”

看着大圣的模样,赝品叹口气,走到了大圣跟前,拍了拍他肩膀:“大圣啊,郝强同志啊,你啊,你问我擎天柱和二郎神打架,谁打得过谁?”

大圣一愣,随机歪着脑袋大声道:“赝品,你什么意思?”

“怎么?”这被唤做赝品帅气男子推开他粗壮的胳膊,“大圣,难道说50多年前北京奥运会的时候,鸟巢是外星人帮忙建的?还是你的哪个什么亲戚……那个什么你二大爷雷公电母,什么大罗神仙点石成金啊?”一脸鄙视的仰视着这个大个子。

大圣给气的直跺脚,“你……你个赝品,你个贾艾礼,我咒你永远泡不到妞!”然后怒气冲冲对着走远了的其余几个喊道,“你们走那么快干嘛?又不是你们娶老婆?刘春光,朱猪猪,留步,留步啊!”然后快步追了上来。

“大圣啊,你可知道当年申公豹一句‘道友,请留步!’害死了多少人吗?留步留步的,又是在这秦始皇陵,多不吉利!”猪猪一本正经的看着大圣说道。

“咋啦?那是申公豹成就了他们,都成神了不是,嘿嘿!否则一个个都还在深山老林自力更生,风餐露宿的艰苦奋斗呢!一不留神再被什么法海之类的捉了去泡了药酒,是申公豹让他们都成了公务员,还有啥埋怨的,说不定咱潜龙二队甲组五个人全部都成神呢!哈哈……”大圣看上去魁梧高大,一脸憨厚型,但是人家脑回路也是蛮厉害的!

“你还是跟你二大爷带个电焊机回秦朝吧,那里需要你!”猪猪白了一眼大圣!

“你要能给我整条380伏的三项电缆过去,我也就豁出去了,穿越它二姥姥的一次!”大圣这话还说的大义凛然,跟真的似的。

“大圣,你刚才在兵马俑博物馆里面是不是被那射箭佣射到心了?还是被你手里那马佣踢到脑袋了,今天净整些不相干的东西!”潜龙二队,甲组组长,坦克老大,笑着帮大圣整理了一下西装。

“老大,你这是拐弯说我缺心眼和脑袋被驴,被马,被你……踢了啊?”大圣给他来个明知故问,反正自己又不生气,还将老大一军,这家伙,粗中有细!

“我没说!”

“那老大,我问你,你是相信神学还是科学?”大圣终于逮住队长老大了!

队长坦克脸色一变,忙指着前面的猪猪道:“朱猪猪,正儿八经的考古专家,历史学家,伟大的科学家,赝品也善于研究和仿制一些古董之类的,你去问问他们俩吧,他们有权威!”说完,赶紧远离大圣。

“喂喂喂,兄弟们,留步啊,留步!”大圣从后面追上来!

“你别留步留步的,听着我瘆得慌,你晚上偷个马车出来,咱研究一下,我给你仿制一个,你再放回去,看看能不能研究出什么端倪来,看看是变形金刚做的还是二十八星宿做的!”赝品摇摆着身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个贾艾礼,赝品,赝品,除了女人,整天没个正经,从这里偷马车?我就算拿块砖也得被咱们大队的人打个半死,还偷个马车?”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赝品,然后继续转身高喊:“猪猪,你留步啊!你是考古专家,你来开导开导我,我就想知道,他们古代没电,怎么焊接的?”大圣身高步子大,三步两步到了朱猪猪身后。

“你再对我喊留步,我把你浇筑到兵马俑里面去啊!”猪猪和赝品同样很忌讳被喊留步,“你都知道我是研究历史和考古的,还问我这么幼稚的问题!”

“呦呵,来来来,那你给我讲讲课,金字塔怎么造的?咱大队一队在神农架为什么当年损失惨重,还有几十年前的马航730哪里去了?上周咱们抓的那个喷火的家伙怎么回事?那些灵异事件……还有咱脚底下都不知道到底真的有没有埋着秦始皇……”

“哎哎哎……大圣,你过界了啊!”

“触及原则问题了啊!”

几个人忙止住他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些触及到了几个人工作性质的底线,大圣也连忙止住了,左右一看,憨厚的吐了吐舌头!

“一些暂时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只是暂时的,或许你可以把它神化,因为什么什么斯坦说过,科学的尽头就是神学!”猪猪说完,猛然回头,指着大圣道:“再跟我喊留步,我跟你急啊,你去喊他们几个!”

大圣见几个人都不理他了,眼睛立即停在了一直从未说话的刘春光背影上,光子也戴眼镜,头发很短,手里摩挲着一个小型将军俑,急匆匆的走在坦克老大右侧!

“光子,伟大的电工同志,听到了没?光子!留步啊!”

光子一阵头大,“别问我,我说你说的对,一点儿都对,全部都对,你说什么都对!”

“我去你……二姥姥的,对什么对?就差你了,你是相信神学还是相信科学?”

光子只能放慢脚步,“除去坦克老大,你们仨啊,赝品能和爱因斯坦,爱迪生啊什么人呢都能跨阴阳,跨世纪交流泡妞经验,因为他造出来的发明,比他们的更像真的,猪猪研究历史考古,什么兵马俑啊,金字塔啊,万里长城啊,木乃伊啊,他直接能在月黑风高的时候给他们发短信聊天,至于你,满天仙神都是你家亲戚,我又能信什么?”光子说完,左手对大圣扬了扬手里的小将军俑,右手扶了扶眼镜腿,隔着镜片,透过一丝狡黠!

大概五秒钟,大圣,赝品,猪猪同时反应过来,一起围着光子过来,“你小子不鸣则已,一鸣就炸我们仨啊?兄弟们,废了他!”说着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就要揍他!

“饶命,饶命,今天坦克老大结婚,咱们四个是伴郎,不能打架,不能毁了形象……”光子忙笑着讨饶。

“嘿嘿,别闹了,这里可不合适啊,时间快到了,该跟我去礼堂战斗了!”坦克老大笑着与四个黑色西装的伴郎打招呼。

四人忙收手,“呦呵,坦克老大,我刚注意,你今天可是真帅啊,当新郎就是好!”赝品故意酸溜溜的说道。

“那也没有你好,你都不知道有过多少女朋友了!”大圣撇了一眼赝品说道。

“那没办法,谁让咱一表人才,潇洒不羁呢!”还耸了耸肩,抖了抖头发“这是事实,没办法!”

“那你别被人家几个小姑娘的老爸带着枪满天下的追杀啊?藏潜龙大队里面来干什么?”大圣不甘示弱的反击。

“走了!”五个人笑着走出景区,“多谢四位兄弟给我当伴郎,呵呵,没有想到还是我第一个退伍呢,以后你们几个没有了我的策应,再执行任务一定要注意安全了!”

“唉,没有了你做搭档,我这还得照顾着他们这仨货!”光子故作痛苦状说道。

“把他活埋了去!千年之后也是活人俑!脚下配个电焊机……”

“扔兵马俑坑里去!让他替那个长的像何宣霖的举着长矛,给秦始皇站岗去!”

“罚他去挖秦始皇坟!自己当陪葬品!”三人又是对光子一阵围攻!

五人大步流星,穿过甬道,“对了,坦克,听说新娘子也不是凡人……”大圣嘿嘿笑着问。

“不是凡人难道是你家亲戚啊?”赝品回了他一句。

“你……我的意思是不是一般人啊,听说是女子自由搏击教练呢!”大圣着急的说道。

“哈哈,什么教练能是咱坦克的对手?”赝品打趣的看了眼准新郎坦克。

“嘿嘿,对了,哥几个,今天你们还真得帮我个忙呢,你们那新嫂子真的是自由搏击教练,家里很多奖杯证书呢,这次她的同事,学员们都来给咱们出难题,我们现在对外的身份毕竟是普通特勤,所以那群伴娘就给哥几个出了点小题目,不过都是女孩子,你们几个应付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坦克憨厚的笑着说。

“呦呵!”赝品嘴角一撇“我倒要看看哪个女自由搏击高手能给我们潜龙大队的特工出题?”

“还要比武啊?我穿的这么正式?”高大的大圣一脸懵懂的问道。

“比武?大圣啊,你一个人就得把她们所有伴娘全都打趴下,还用比武吗?但是这次是坦克结婚,我们总不能全部把伴娘打趴下吧?”光子扶了扶眼镜说道。

“嗯,你说得对,你说的一点儿都对,电工就是逻辑清晰!不清晰容易把自己电一家伙不是……”大圣摇晃着高大的身躯,对光子竖起来大拇指,“不能打女人!”

光子也一阵头疼,根本搞不清大圣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

然后,大圣特意走到了光子跟前,低声问道:“光子,你说那神仙……他们怕电不……?”

“……”

“几位留步……留步……”

竟然有人在路边高喊“留步!”这把几个人给气的啊!倒是大圣差点没“噗嗤”笑出声来!

但见路边梧桐树下,一位带着圆圆的黑色眼镜,灰白胡子老者,趴在一米高许的桌子上,煞有其事的摇头晃脑,“这位小哥看似面色红润,喜气盈门,但是却不知开始即为终点……今日之会万万不能去,你命格犯天煞孤星,注定无伴终老,孤独一生……”

几人一听,一起转过身来,大圣第一个冲过来,“你个死老头,说声留步玩玩就得了,还得寸进尺?我老大今天大喜的日子,你竟然说他什么终点,什么命犯天煞孤星……我…去你姥姥的…”举手就要打。

光子伸手拦住了大圣的胳膊,“江湖术士的话你也相信?”然后瞪了一眼这老者。

猪猪也是上前拉住了大圣,赝品白了一眼这老者:“老头儿,你这次可看走眼了,今天是我哥们大喜的日子,要不是如此的话,定然让你去疗养院歇着,一直到他度完蜜月!”哼了一声,几人转身就走。

“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个宴会不能赴的,因为你命犯天煞孤星……”老者竟然不惧,依然絮絮叨叨。

“我让你天煞孤星……”大圣扭身跑回来,飞起一脚,将算命老者的桌子踢飞了,老者也是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光子和猪猪忙拉住了大圣,“走了,今天坦克大喜的日子,别惹事了!注意我们的身份!”

坦克微微皱眉,随即笑道:“不妨,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那一群会武术的伴娘可就交给四位好兄弟啦!”然后拉着大圣胳膊向着对面酒店走去。

高大如山的叫做郝强,超过两米高,因为善战好斗,绰号大圣!退伍特种兵,因为当时在部队精研的是导弹的制导,和超远程地对空多向导弹系统,还有舰载战斗机的维修与升级,以及新型坦克的特种作战能力,退伍后找不到工作,因为没有哪个单位研究导弹坦克和战斗机,于是当了半年保安,打伤了好几个刁蛮的业主,后因为特殊原因加入潜龙大队,现任潜龙大队二队甲组主攻击手!

那个一米八的潇洒帅到掉渣的叫做贾艾礼,因为精通高科技,任何精密电子设备在他手下都轻而易举攻破,善于复制一些名人字画,珠宝古董之类的,那些什么假的身份证件,荣誉证书那是信手拈来,所以绰号赝品,爱好泡妞,伪造诸多神奇的学位及证书,后因为泡妞被几个妞的家族联合追杀,逃到了潜龙,现任潜龙大队二队甲组高科技技术支持。

被叫做猪猪的本名朱猪猪,国字号顶尖学院,名副其实的科学家,门下学生无数,桃李满天下,精通考古,历史系专家中的专家,当年主导发掘了西楚霸王项羽的墓,因为一直在地下挖掘考古,连续几个月没有洗漱,他脚气复发,正好地下发现温泉,一时高兴,他竟然用那霸王鼎来泡脚,而且他说那霸王枪是假的,就拿来烧烤庆祝,被开除出队伍,后加入潜龙大队,成为二队甲组资料顾问。

戴眼镜寸头的叫做刘春光,光子,主要负责警戒和侦查,洞悉力强,直觉十分厉害,若说他的强项和长处,以大圣的话就是:他是一个被特工耽误的电工……

今天要结婚的绰号坦克,真名叫巨大,不知道谁给他取得名字,是潜龙大队二队甲组组长,负责全组指挥,攻击和防御力都超强,当年因为被骗入传销组织,三个月时间,横扫组织内三百余人,而且因为自保杀死三名首脑,被迫加入潜龙大队,他已经35岁,组织上同意他退伍结婚,给他新的身份,开始新的生活。

此时扶起被掀翻桌子的算命老者摇头叹息:“我行走江湖多年,绝对不会看错的,而且……又不是说你,我说的是那个戴眼镜的光头啊,命格奇特,犯天煞孤星,注定孤老一生,和谁亲近谁就有血光之灾啊……你个傻大个子掀我摊子干什么?”

五个人乘坐一辆奔驰商务,来到了迎接新娘的地方,大圣郝强一下车就咧嘴一笑:“哈哈,坦克老大,你这……”指着对面一处白色玻璃门的场馆说道“帼坤自由搏击馆,咱们真的要一路打过去啊?”说着话,有些兴奋的样子。

坦克无辜的耸了耸肩,“这……兄弟几个,难为你们了,这正门还是不能走的,还得麻烦几位从外面爬上去,帮我把门打开,我今天大喜的日子,总不能爬楼吧?”然后指了指白色的高楼。

“啊?”大圣摇头晃脑,“几楼?”

“19楼!”

“走了!晚安!”赝品贾艾礼,猪猪,刘春光三人配合默契,调头就走!

“别别别……”坦克忙转身拉住了三人,“都怪哥哥,非得给你们嫂子说我有四个身手了得的哥们,可以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所以……”满脸的恳求。

“不是才19楼吗,那不是小意思!”大圣在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

“而且……”坦克眼神一转,“我接你嫂子的时候,很多她的同事气质像空姐似的,那些学员都是大学生,清一色的美女……据说这次的考验就是她们设置的呢!”好像很为难似的假装摇着头。

大圣晃动着脑袋:“可是老大,那有什么用啊?看着还不是更馋得慌,又不能当奖品一人发一个!”

“发一个?”猪猪瞪大了眼睛,“我去你姥姥的,这你都能想的出来?改天让赝品给你俩他淘汰的吧!”

刘春光心里偷笑,然后打量一下三人,问道:“那这19楼咱到底爬不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