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阴 险】

小说: 一个人的仙境 作者: 寇十五郎 更新时间:2020-06-30 10:41:23 字数:2478 阅读进度:244/248

“是精怪干的。”

一刻时后,罗霄出现在邹伯玉的尸体前。天一宗的人没有掩埋尸体,只在此地做了标记,大概是等出去时再带走。

罗霄的注意力一直在宫傲白身上,没看到邹伯玉被袭杀一幕。从死状看,明显是被重兵器击打,全身骨骼都碎了,血糊拉丝的,最诡异的是他的丹田灵根尽消,身上一点真元气息都没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人都没凉透,真元就没了,甚至连灵根都消失了,这种情况绝不正常,但想想这是精怪出没之地也就不奇怪了。因为精怪这种生物,能吸取修真者灵根增长修为,灵根为真元之本,灵根吸尽,真元自然就没了。

正是精怪有这样的特性,万年前的诸魔才把精怪与修真者糅合成一种新的生物——妖。

而妖的天生灵根,毫无疑问,就来源于修真者。

“看样子他们是被精怪盯上了,很好很好,少费我一番手脚。”

罗霄的目标是要宫傲白死,至于是怎么死,死在谁手里,无所谓。

前方里许,宫傲白回头看了一眼,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但无论用神识还是放出真元,都感应不到任何气息。

“不应该啊,这批宗门弟子里,就算是最出色的秦少白也瞒不过我。精怪?更不可能,这些异类身上的腥膻,近身就能嗅到。也只有邹伯玉这种没什么经验的家伙,才分辨不出精怪的腥膻与野兽的腥臭不同……”

轰!

宫傲白念头还没转完,又是一声巨震传来,夹杂着惨叫与兵刃交击声。

等宫傲白、丛无忌及另天一宗弟子赶到现场,一具与邹伯玉一模一样的尸体呈现在他们面前。

那天一宗弟子眼睛通红,脸色煞白,嘶声道:“不行,必须向严师兄、秦师兄示警!”

之前邹伯玉遇袭身亡后,本就要示警,但被宫傲白拦住,说要是合兵一处,杀害邹伯玉的精怪必不敢现身,最好是以身做饵,把精怪钓出来。结果……精怪没钓到,反倒又赔上一人。

宫傲白往后退了几步,道:“好,你发信号吧。”

丛无忌看了二人一眼,心头莫名一跳,鬼使神差也跟着退了几步。

那天一宗弟子浑然不觉,深吸一口气,正要发出长啸——嘎!

长啸声当然不是这样的,这是差点被自家气息噎住的怪音。

石林上方的巨岩平台上,一头白色巨猿正半蹲着冷冷盯着他,那棕红的瞳孔透着暴虐的凶残。

这头白色巨猿绝不同于这名天一宗弟子以往见过的凶兽或灵兽,因为任何凶兽或灵兽,都不会有这种人性化的冰冷目光,更不会披着兽甲,怀抱一根拳头粗的金光闪亮的棍棒……

慢着!金棒!精怪!

天一宗弟子脸色一变,迅速拔剑,目光一落,又是吸了口冷气——右侧阴暗石林里,一头比自个高出一头的灰猿,同样双手执金棒,步步逼近。

“只有两个,我们有三人。”天一宗弟子扭头大叫,“九殿下,丛师弟,我们结三才阵……”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站在身后的宫傲白已消失,而丛无忌的身影正急退到数十丈外,但人影倏现,却是宫傲白突然现身,一下截住丛无忌的退路。

天一宗弟子惊怒道:“九殿下!”

宫傲白微笑着遥遥向他挥挥手,突然一剑击出,将正想趁他分心而突下杀手的丛无忌击退,身体撞在石柱上,石粉簌簌而落。

“宫、傲……”天一宗弟子咬牙切齿的诅咒还没说完,头顶嗡地一声闷响,那是重物搅动空气发出的巨声,同时更感觉从头顶麻到脚,整个身体被罩住动弹不得。

这样的威压?四阶?!不可能!

天一宗弟子怒吼挥剑,浑身真元炸裂,好似一只闪着白光的刺猬,剑气长达三丈,与那根泰山压顶似地金色巨棍狠狠撞在一起。

空气中响起滋嗞摩擦声,不见火花只见白烟,那是剑气被削磨的声音。

金色巨棍只被阻了短短一瞬,然后,重重压下——

咔嚓!灵剑碎裂。

咔嚓咔嚓!双臂折断。

嘭!护体真元被压爆。

嘭!头颅炸开,无头尸体晃了晃,砰然栽倒。

丛无忌远远看了,倒吸一口冷气,突然把手里的剑一抛,急切对宫傲白:“九殿下,不管你要做什么,我加入,算我一份。”

宫傲白表情古怪:“算你一份?呵呵呵呵……”

这时就见那高大白猿将巨棍一挥,甩去粘在棍头的血肉,伸出青黑色的五爪,猛地插入尸体下腹,爪背似有红光忽闪,白猿双睑微瞌,脸上闪过享受之色。

片刻,白猿收回爪子,与在一旁警戒的灰猿大步朝宫、丛二人走来。他们走路的动作与人无异,只是有点躬背屈膝,既便如此,巨大的身躯依然高过二人一头,轰轰的沉重脚步堪比地龙,凶暴的压力令人窒息。

宫傲白意态潇洒,神情自若。

丛无忌脸色难看,喉咙上下滚动,眼睛乱瞄,寻机跑路。

吭!白猿柱棍于地,砸了个浅坑,冲宫傲白呲牙,并发出嗤嗤声,弯曲如锥的黄褐獠牙与流淌的黏液,还有扑面而来的浓浓腥臭,差点令丛无忌吐一地。

白猿突然出手,咔嚓拧断金色巨棍前端一小截,扔给宫傲白。

宫傲白稳稳接过,欠身致谢,闭目感应了一下,睁开眼时脸色有些难看:“按我们的约定,你要给我上品金灵元,这块虽然不错,达到准上品,但,还不是真正的上品。”

白猿又是一呲牙,朝某个方向指了指,伸出一个巴掌。

宫傲白皱眉,旋又展开:“好,我就助你把另外五个一并解决,希望到时你能遵守约定。”

白猿拍得胸膛嘭嘭作响,直挑大拇指。

宫傲白没再说什么,把手里的金灵元棒一抛一抛,斜眼朝丛无忌笑道:“要算你一份吗,嗯?”

丛无忌脸皮一抽一抽,苦笑摇头,旋又惊慌道:“请九殿下向两位猿……兄分说,我才通灵,连一转都不到,哦哦,我还是灵箸级,这点灵根,吸之无用啊!”

宫傲白笑道:“有没有用,两位猿兄自有分晓,本殿说之无用,呵呵,告退。”说罢迅速转身,三转两转不见踪影。

丛无忌忙对二猿举手大嚷:“我的灵根真的很菜,比鸡肋还鸡肋啊……对对,我也是个殿下,那个宫傲白能与你们做交易,我也能……”

在他喋喋不休中,白猿与灰猿互视一眼,视其如无物,扛着棒子,转身轰轰走了。

走了?这就走了?

丛无忌长吁一口气,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没想到,实力低到一定程度,也能保命……”

噗!一把寒光闪闪的法剑,从他胸口穿出。